国内新闻翻译

雁默:禁忌的吊唁之旅,赖清德兔死狐悲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在安倍遇刺后的第一时间,日本右翼媒体《产经新闻》在境外政要的信息里,将来自赖清德(而不是蔡英文)的慰问标注得最醒目,仅次于美国政要。由此可见,赖清德不但是“台独金孙”,还是“右翼宝贝”。

然后是在连续三天全球的错愕与对安倍的一阵乱褒表扬声中,自民党在选举中大胜。第四天,突然传出赖清德赴日吊唁,绿营皮哭肉笑,用力“欢呼”:这是1972年台湾与日本“断交”以来访日的“最高层级”,是重大“外交”突破。

“突破”,在台湾已是自嗨的同义词,喊得愈忘情,显得愈寂寞,激情三天,困境依旧。

赖清德这一趟突击式的赴日吊唁,《产经新闻》驻台记者这么解释:自民党昨天的参议员在议员选举中获得大胜,政权已高枕无忧,所以(首相岸田文雄)一咬牙一跺脚就给赖发了“副总统”签证。

“一咬牙一跺脚”?不知日本右翼记者是本来就这么有戏,还是驻台太久不幸染上戏瘾,这则没有内幕消息的纯闲聊,显示产经的水平太低,直逼台湾绿媒。该记者经常对台湾政情指手画脚,堪称绿营侧翼,也算绿营与日本右翼关系匪浅的一个侧面佐证。

安倍遇刺身亡不是好消息,尤其对讨厌安倍右翼立场的人而言,这是坏消息,因为受害者总会得到不相称的表扬,并使其追随者得到意外的助力,实现若干危险的遗愿。

此外,“吊唁外交”给予日本政府一个公开“禁断之恋”(下文采用大陆译法,写成“禁忌之恋”)的特权,岸田“一咬牙一跺脚”,赖清德随传随到,结束半个世纪的私下幽会,使中日关系又划出一道裂痕。

赖清德赴日一事,外界全然不知,直到日媒捕捉到赖的身影,此事才曝光,仿佛见不得人。台湾当局的态度也极为低调,只说这是“私人行程”不愿多说。台媒粉饰称之为“外交艺术”,但不如说这是“小三礼数”还比较贴切,因为低调不是台湾想要的,而显然是日本“谕令”的。

台官方态度虽极尽低调,但“绿委”仍坚称“个人身份就是外交身份,就是台湾特使”,可见绿营有多想借安倍之死获取政治红利,而日本政府对“民意代表”层次直白表态的放水,早已是日方在台日关系上暗渡陈仓的新模式。

那么,安倍之后,台日关系的走向会如何?事关日本右翼的兴衰、美方的态度,以及日本现在国力还能支撑其“倚美制华”的政策走多远。

日本没事找事,扩军才真会出事

说到安倍的遗愿,五个字形容足矣:国家正常化。其下野后猛蹭台湾议题,也只是实现其右翼宿愿的手段之一。说安倍“最爱台湾”,是让民进党人方便裹挟全台表现感恩戴德的文宣术语,实情不过是彼岸一小撮人与此岸一小撮人的战略苟合而已。

“台湾有事,等于日本有事”,安倍此言的对象可不是台湾人,而是美国人和安于现状的日本民众。这句话对民进党与其支持者而言是暖乎乎的“亲台”,但言语内涵却是冷冰冰的扩军。

滥情假戏且放一边,从经济角度看,日本扩军,是否等于日本自残?这才是真命题。

记得马凯硕提出了一个饶有意思的问题:中国希望美国增加还是削减国防经费?关于此,马凯硕认为中国乐见美国维持巨额军费,并持续进行国外战争,因为美国经济最终将支撑不住这样的开销,就像冷战时期的苏联那样。

同理,日本现在的经济状况,支撑得起扩军虚耗吗?

安倍的经济遗产,各界讨论已多,统而言之,其“三箭计划”毁誉参半,短多长空。在超宽松货币政策下,好的部分是让日企获利频创新高,失业率创新低,便宜的日元也带动了旅游业。

坏的部分是,日元疲软下的高额债务,公债的一半是日本央行持有。而一场意外的全球疫情,覆盖掉了超宽松货币政策的红利。安倍的“三支箭”并没有解决日本经济的结构问题,也没达到他当初设下的600兆日元GDP的目标。

日本经济研究中心(JCER)甚至预测,2027年韩国人均GDP将超越日本,2028年则被台湾超越。

实况是,日本民众已习惯了通缩的环境,存钱的欲望大于花钱,银行存款还要交“税”即买保险箱将钱放家里。“团体家屋”(与陌生人共享一室)兴起,中古衣店处处林立,安倍并没有促成一个愿意消费的社会。

“三支箭”飞了十年,势头已衰,现在外界纷纷预测,安倍经济学将随着安倍一起淡出历史舞台,但短期间也不容易改弦易辙。

也就是说,扩大军费支出,搭配的是经济弱支撑,以及民众的节衣缩食。当企业与民众都看紧荷包时,政府大举增加对提振经济无用的消耗性支出……?

是的,若日方执迷不悟,为美作伥,中国应“乐见”日本扩军。没事找事,这个国家会再进入另一个失落的30年,而且比前一个时期还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