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被要求去除“柴可夫斯基”名字,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拒绝


(观察者网讯)据俄新社当地时间7月13日报道,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学生和部分教师近日发起请愿,要求学校更名,去除提及“俄罗斯作曲家”的字眼。对此,该校管理部门表示拒绝。

值得一提的是,乌克兰文化和信息政策部此前就曾要求基辅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将柴可夫斯基的名字移除,遭到该校学术委员会一致投票反对,委员会表示,“柴可夫斯基属于全世界”“他的作品是乌克兰文化历史和精神遗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大楼 图源:乌媒

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钢琴系二年级学生达里娜·马苏克(Daryna Masyuk)  在接受基辅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重新给学校命名的呼声早在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前就已经出现了,但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并没有加速该校“去俄罗斯化进程”。学校学术委员会决定保留校名中的柴可夫斯基的名字,校监事会成员尤里·雷布钦斯基(Yuriy Rybchinsky)更是将柴可夫斯基这位俄罗斯作曲家比作耶稣基督。

“尽管许多学生和老师都赞成改名,但学术委员会决定我们不会更改音乐学院的名称。”达里娜说道,“我们写了一份请愿书,然后寄给了所有可能的政府当局官员。”

达里娜介绍道,他们的这封请愿书是写给乌克兰总统、总理、议会议长、文化部长等政府高层。在信中,他们强调了在“俄罗斯世界”冲击下捍卫乌克兰民族身份的重要性,并且声称民意调查显示超过75%的学生支持将柴可夫斯基的名字从校名中移除。

大提琴手艾米莉亚·德米特里耶娃(Emilia Dmitrieva)是基辅柴可夫斯基国立音乐学院二年级学生,她在这封要求学校改名的请愿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乌克兰的学院要以一位俄罗斯作曲家的名字命名?我认为这完全是荒谬的。”艾米莉亚说道,“是时候改名字了。柴可夫斯基不是乌克兰人,没有理由保留他的名字。”

要求改名的学生和老师们还声称,柴可夫斯基是俄罗斯帝国的歌唱家,是一名沙文主义者,他的作品带有意识形态宣传的性质,比如他的作品《1812序曲》中,就出现了俄罗斯帝国国歌《天佑沙皇》的旋律。

对于这些学生和老师们的要求,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一名副校长解释了学校拒绝改名的原因,“我认为柴可夫斯基是一个音乐天才,我们不能说每件事都要封杀,都要砍掉或切断。”

柴可夫斯基

资料显示,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成立于1913年,是原苏联时期俄罗斯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分院,有近百年建校历史,培养了很多世界级的音乐大师。是乌克兰政府支持的重点音乐学院。

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乌克兰国内兴起“去俄罗斯运动”,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也被波及。

上个月,乌克兰文化和信息政策部下属的一个关于“消除俄罗斯化和极权主义后果”的专家委员会就曾提出要求,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要移除柴可夫斯基的名字。

他们说道:“世界上有两所音乐学院——莫斯科和基辅——都挂着柴可夫斯基的名字,他的一首交响曲的一个片段是俄官方批准的国歌,在俄罗斯奥林匹克代表队的旗帜下响起。他(柴可夫斯基)实际上是今天俄罗斯的一个国家象征,这种情况看起来很荒谬。”

不过,该学术委员会强调称,柴可夫斯基可以继续在乌克兰的社会和文化空间中发挥作用,因为“他不是帝国沙文主义者,不是人道主义或人类普遍价值观的敌人。”

乌克兰国家记忆研究所所长安东·德罗波维奇也声称,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中没有帝国沙文主义,“所以我们可以像对待李斯特、拉威尔和贝多芬一样,去倾听、研究甚至尊重这位外国作曲家,我们也应该这样做,不过不必对他产生崇拜。”

德罗波维奇补充道,这就是为什么乌克兰柴可夫斯基国家音乐学院应该取另外一个名字。

乌克兰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学术委员会对更名要求表示拒绝,他们在回应中将柴可夫斯基称为“乌克兰作曲家”,称“学院以乌克兰作曲家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的名字命名,是一种‘崇高的荣誉’,他是基辅音乐学院的创始人之一,其作品属于世界艺术,是乌克兰文化历史和精神遗产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该校监事会成员尤里·雷布钦斯基说道:“政府和军队可以战斗,但文化之间永远不会战斗,他们可以互相竞争并互相丰富。柴可夫斯基和莎士比亚一样,不属于某个特定的民族,他属于全世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