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潘光:延宕20多年的铁路将修建,上合组织补上了一截短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光】

延宕20多年的中吉乌铁路,终于迎来了修建的曙光。

今年6月初,正值中国-中亚五国外长会议举行之际,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宣布俄罗斯总统普京已同意修建中吉乌铁路。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视频截图

关于这个20多年“悬案”的前因后果,如果视野扩大一点来看,其实就是上合组织内长期不景气的经济合作的一个缩影。

2001年上合组织成立后,其经济合作一直滞后于安全合作,原因在于安全合作的阻力很小,比如反恐、反对“颜色革命”等等,各方意见比较一致;但是一谈到经济合作,主要问题是俄罗斯忧虑中国经济实力比俄罗斯强,一旦开展经济合作,那么在中亚、上合范围内,中国可能会取代俄罗斯的影响力。

至少在俄罗斯的概念里,它始终把后苏联的中亚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苏联时代,中国是不可能进入这块区域的;现在,俄罗斯则是忧虑中国的经济实力而不希望中国进入。苏联瓦解之后的俄罗斯元气大伤,将近3亿人口一下削减至1亿多,经济、领土也都随之削掉一大块,而中国却不断发展、壮大。各个层面的疑虑和担心,是很多经贸合作和互联互通项目无法推进的重要原因。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直到2015年1月1日,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正式运行,当年5月中俄双方才签了一个“一带一路”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协议,但事实上至今仍没有什么具体项目推进;只是表面上有一个协议,相互之间减少一点疑虑。

2010年上合组织成立10周年,隔年到了2011年,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成立俄白哈关税同盟。这个组织一成立,对中国来说就比较麻烦,因为中国到哈萨克斯坦的货物仍需缴纳高额关税,而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关税则大幅降低。实际上,俄白哈关税同盟是俄罗斯试图在前苏联地区进一步统一关税而走的一步棋,但这步棋走到现在也走不下去了。

其实,中国当时就提出我们能否加入这个关税同盟,但俄罗斯拒绝了,理由是这个同盟主要是前苏联国家;包括欧亚经济联盟,中国也表示加盟意愿,但最终只能实现与“一带一路”对接。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西方一直质疑俄罗斯还想把前苏联国家再统一起来,这次俄乌冲突发生以后,更是加深了这一疑虑。而在俄罗斯国内,确实存在这种思潮,比如俄共主席久加诺夫不久前还说,现在俄罗斯国歌是前苏联的国歌,那么是不是也可以恢复前苏联的镰刀斧头旗作为国旗。

再举两个例子,2004年中国就提出成立上合银行,中亚国家一致赞成,但俄罗斯不赞成,理由是俄方已经成立了一个欧亚银行,并提议是否可以在欧亚银行的基础上成立一个上合分行。当然,中国也不会接受这个条件。

所以,后来俄罗斯在金砖国家组织内做了让步,同意组建金砖银行,因为金砖国家不涉及前苏联国家。经过一番商讨,最终同意金砖银行设在上海,但首任行长要印度方面人士来担任。

计划中的中吉乌铁路 图片来源见水印

除了关税、银行,另一个大问题就是交通。中国一直希望能积极推动“上合组织交通合作协议”,但始终无法落实。2012年和2018年的上合峰会分别在北京和青岛召开,会议前,中方已经起草了交通合作协议,提前给俄方看,中间反复修改几十稿,后来俄方终于松口同意开会签,但临到开会前,他们又提出有一点修改意见,于是我们再把稿子交给他们改,但之后就一直没有收到俄方的修改意见,直到开会也没有提出来,此事又不了了之。

为什么不签?关键原因就是,一旦交通协定签署,铁路公路开通,那就又是中国占优势了。比如,我们的卡车到了哈萨克斯坦边界,要把货全部卸下来,装上哈萨克斯坦的车子,因为这涉及到两边车牌互认的问题,如果中国车牌能进哈萨克斯坦,那么哈萨克斯坦的车牌也可以进中国。这里面确实有现实问题要考虑,但相关方面的一些犹疑带来了阻碍。

中吉乌铁路,正是跟这些情况密切相连的。中吉乌铁路的选线不通过俄罗斯境内,而是走南线,途经中国、吉尔吉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再往西可能经过土库曼斯坦,甚至土耳其、伊朗、高加索、格鲁吉亚等等。在俄罗斯看来,这条线路绕开了自己国家,有些被边缘化了。虽然有学者认为俄罗斯的原因是无法从中收取过境费,但我觉得过境费是小事,关键是铁路绕开俄罗斯,未来俄罗斯无法主导并施加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