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刘宗义:斯里兰卡“爆雷”,下一个是谁?


观察者网:目前,斯里兰卡宣布国家破产。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也已离境。那么,后续的债务将如何偿还?混乱的政治局势又该如何收场?

刘宗义:目前斯里兰卡实际上处于一种权力真空状态。在总统总理双双辞职之后,理论上应该由议长顺位掌管国家权力,但斯里兰卡目前处于紧急状态,所以这个议长现在也就是一个召集人的角色。

他们将在7月19日举行各党派会议,然后共同协商推出国家领导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大概率是萨吉特·普雷马达萨出任国家领导人。他是反对党统一人民力量的领导人,实际上在前一段时间,他非常活跃。

在2019年的选举当中,他的得票率仅次于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略输3%。斯里兰卡爆发危机以来,他坚持不让步,始终要求总理和总统一起辞职。

在7月9日那场大规模抗议中,普雷马达萨和统一人民力量发挥了重要作用。值得注意的是,普雷马达萨一直展现亲美亲印的形象,抗议发生前,他和美国、印度可能也存在联系。美国驻斯里兰卡大使在示威之前就公开放话,要求军警给抗议民众自由表达的空间。

至于债务问题,维克勒马辛哈一直在和IMF谈判,期望就债务和援助达成一个协议。但是因为过去几天的政治动荡,谈判肯定要暂时停止。如果19号的会议上,他们能够顺利选出领导人,无论是普雷马达萨还是其他人,新领导人上台之后,这个谈判过程才可能会继续下去。

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 资料图 图自新华社

观察者网:一位斯里兰卡本土知识分子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斯里兰卡是南亚第一个拥抱新自由主义的国家,而恰恰是新自由主义把斯里兰卡推到了当前这一步。种种积弊伴随俄乌冲突、新冠疫情等因素的刺激,最后导致了目前的局面。您赞同这种归因分析吗?

刘宗义:这种分析有一定道理,因为过去这些年,斯里兰卡一直奉行债务融资型增长模式,就是说不断借钱投资于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和其他方面的发展,然后以此推动经济增长。也就是通过借新债还旧债这么一种方式,刺激经济。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斯里兰卡的经济模式,有自身的特殊性。虽然这个国家是资本主义国家,但全称叫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其中有一定的民主社会主义的成分。它是一个全民福利国家,全民福利支出在这个国家财政的占比很大。

在过去一些年,这笔不小的支出让斯里兰卡背负着沉重的压力,基本上每年财政都是赤字。很多本来应该用于投资、扩大生产的资金都被用于民众消费了,并且由于其国内的政党制度、政党之争,每一届政府为了选举,为了拉选票,都会给民众做一些增加福利的承诺。而每个政党背后都有很大的工会组织,为了相互竞争,相互攀比,推高福利承诺。

所以,全民社会福利已经成为斯里兰卡经济发展的一个非常沉重的负担,这个问题如果解决不了,这个国家将来还会出现同样的债务问题。这是第一。

冲入总统府邸的抗议者

第二,斯里兰卡没有一个真正的优势产业。国际旅游业是它最大的一个产业,也是它外汇的主要来源之一。其次是纺织业,可最近几年受孟加拉国、越南这些国家冲击很大,所以在这方面也没什么优势了。

为什么斯里兰卡找不到自己的优势产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希望发展既绿色环保、又能挣钱的那种行业,对发展制造业不感兴趣。我觉得他们在经济发展方面确实受西方的影响很深,这种背景之下,没能选择一条适合本国发展的道路。

最近两年,斯里兰卡之所以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除了国际背景和新冠疫情之外,自己的政策也有两大失误。第一个是减税,希望借此刺激老百姓的消费,但是老百姓有了钱之后,所购买的产品又不是斯里兰卡自己能够制造的,所以就需要大量进口商品,这就耗费了大量的外汇。同时因为减税,所以财政收入锐减,总理府的声明说,减税每年造成约22亿美元的财政收入损失。

第二个失策的地方就是突然推行有机农业,其初衷可能是为了限制化肥农药进口,减少外汇支出,但是斯里兰卡又不具备发展绿色有机产业的科技基础。在这种基础不具备的情况下,强行让老百姓不用化肥,不用农药,发展有机农业,完全是政策失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