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放下身段去沙特,拜登为何非扯上中俄?


【文/观察者网 王慧 编辑/冯雪】美国总统拜登“中东行”的最后一站去了沙特的第二大城市吉达,在那里先后与沙特国王萨勒曼和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举行了会晤。

这是他本次行程的最后一站,也是最受关注、最有争议的一站。

其中一个细节很值得玩味。到访当天,拜登和沙特王储碰了碰拳,却和国王握了握手。

拜登和特朗普不同,特朗普执政期间曾和沙特王储“打得火热”,不仅在上任后首次出访就去了沙特,还在卡舒吉事件中对沙特王储极力维护。

然而,拜登上台之后却对沙特王储连番敲打,致使美沙关系急转直下。

2018年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后,拜登曾称沙特为“贱民国家”,并在竞选时承诺要让沙特王室变成“社会弃儿”。上任之后,拜登“重新校准”美沙关系,没多久就下令公开卡舒吉案调查结果,直指沙特王储批准杀害卡舒吉。

白宫曾公开宣称,拜登将只和沙特国王打交道,不与王储直接沟通。除此之外,他还曾限制美国对沙特的军售,不再支持沙特打击也门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并将胡塞武装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剔除。

所以,拜登今年3月试图与沙特王储通话时,王储直接拒了。

正所谓无利不起早,这次能让拜登拉下老脸、放下身段去沙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石油。

7月15日,拜登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碰拳 图源:澎湃影像

求油得油?

俄乌冲突之后,国际油价飙升,美国能源市场也受到影响。如今,美国国内的高油价和高通胀已经影响到了拜登的选情。

13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美国汽油价格比前一个月上涨了11.2%,在过去12个月里涨幅达到59.9%;6月份美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9.1%,创近41年峰值。

随之而来的,是拜登惨淡的支持率。

截至当地时间15日,拜登在民调机构Civiqs的支持率仅有30%。而特朗普执政期间,该网站记录的他的最低支持率也有39%。

Civiqs网站截图

拜登坐不住了,特地跑到沙特,一边修补关系,一边请沙特增产石油。

据沙特媒体报道,这次美国和沙特签署了18项协议和谅解备忘录,涉及能源、投资、通信、太空、卫生等多个领域的合作。

“我正在尽我所能增加对美国的(石油)供应,”拜登在与沙特官员会面后称,他预计将在“未来几周看到进一步的举措”。但拜登政府没有具体说明,沙特将增加多少石油产量。

而沙特在会后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没有提及增加石油供应,仅表示两国“重申对全球能源市场稳定的承诺”,美国“欢迎沙特承诺支持全球石油市场平衡”。

事实上,在拜登到访中东之前,欧佩克+上月2日已经决定,今年7月和8月将原油产量提高64.8万桶/天,较此前计划的增产43.2万桶/天增加50%。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孙德刚表示,从沙特方面的表态来看,他们还是会给拜登面子,适度增加产能,但是空间很小。沙特现在的产能大概是1100万桶/天,剩余产能大概是200万桶/天,很难大幅增产,所以拜登政府的需求只能部分得到满足。

孙德刚说,沙特方面宣布,要继续跟俄罗斯在欧佩克+ 框架下合作。那么接下来比较值得关注是欧佩克+ 8月3日的会议,该会议将校准该组织9月及以后的产量。在这之后,可能到9月份才能正式释放出一些增产的石油产能。所以,拜登在短期内想拉低油价恐怕面临很大压力,不可能立竿见影。

孙德刚认为,拜登的这次出访也意味着美国在中东推行的“价值观外交”受挫,重拾“现实主义外交”,淡化价值观、人权等问题。但是由于双方战略互信的缺失,美国和沙特的关系恐怕很难达到拜登的预期。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刘中民说,美沙结构性的盟友关系是不会改变的,因为沙特对美国的安全需求是刚性的,不过美沙关系会小麻烦不断。

刘中民表示,沙特在一定程度上满足美国需求的同时,也不会因此得罪俄罗斯。现在甚至出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沙特在大量进口俄罗斯的廉价石油,将“省下来”的本国石油用于出口,从而以更高的价格在国际市场销售。这样的组合看起来很奇怪,但也看能看得出沙特在美俄之间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