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军火巨头担忧:还得为乌供应多少武器,我们需要明确信号


【文/观察者网 王沫初】

美国向乌克兰的武器援助还在继续,但美国国内军火商已经在担忧这样的供应水平还要维持多久。

在《金融时报》17日发表的一篇采访中,美国五大军火巨头之一的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CEO凯西·沃顿(Kathy Warden)发出警告:西方没有维持在乌克兰或其他地方的长期军事行动所需的武器储备。

她进而呼吁,如果军火商需要为乌克兰的长期冲突持续提供其所需的武器,那么西方政府需要发出一个“明确的需求信号”,说明“军火企业到底该生产什么”,以及承诺“这些武器生产出来后一定会被买走。”

凯西·沃顿,美国五大国防承包商之一的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CEO,图自彭博社

沃顿在《金融时报》的采访中直言,西方政府需要给国防工业行业一个“明确的需求信号”,阐明乌克兰的长期军事冲突到底需要他们供应多少武器,因为仅靠库存是无法满足长期供应的。

沃顿解释,尽管目前的西方还没有为乌克兰耗尽武器库存,但现有的武器储备并不是为长期冲突而设计。“如果我们要把现在的武器供应程度再维持几年——显然谁建立的武器库存也满足不了这一点”,她说。

此外,全球供应链的限制也导致军火商需要更艰难地寻找关键部件的供应,尤其是电缆、连接器和电源等电子零件。沃顿表示,这类零件的交货时间已经延长了一倍甚至两倍。

鉴于一家军火公司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来采购零件、组装、测试和交付一个系统,沃顿还对生产完成后的不确定的需求市场表示担忧。

沃顿说,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已准备进行投资,包括“在合同之前”扩大工厂,但她警告说,工业界需要“得到一个指示,如果我们造完它(武器),需求也会到来”

沃顿是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CEO。该公司制造了布什马斯特自动加农炮和中型弹药,并从美国政府库存中向乌克兰部队提供了这些武器。据报道,其生产制造的“RQ-4全球鹰”无人机代表美国空军和北约盟友在乌克兰边境定期进行监视飞行。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生产制造的“RQ-4全球鹰”无人机,图自美国空军

据《金融时报》介绍,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80%以上的年收入都来自与美国政府的合同。相关项目包括其在F-35战斗机等项目中发挥的关键作用,为武器系统和航空电子设备提供零部件,以及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的行业团队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警告得到了另一个军火商的响应。据该公司的一位高管说,该公司现在已经开始采购部件,期望会有更多武器的合同,但这些准备最终也有可能都用不上。

上周,《金融时报》在11日发布的一篇题为“军事简报:西方正在耗尽供应乌克兰的弹药?”的文章中,西方国防储备的匮乏一事已经引起讨论。

《金融时报》报道截图

在该文中,《金融时报》援引国防官员和分析人士说,这些国防储备的短缺揭示了西方在冷战结束后轻视了可能存在的军事威胁,现在这个问题借由军事支持乌克兰的愿望而暴露了出来。他们补充说,西方对高科技武器装备和精益生产的迷恋掩盖了保持基本装备储备的重要性。

而这些库存短缺严重影响了西方为乌克兰提供军需的能力。

早在5月,当美国想要订购1300枚“毒刺”防空导弹送往乌克兰时,该导弹的制造商雷神公司的CEO回答说,“我们需要花一点时间才能造出来(It’s going to take us a little bit of time)”。

与此同时,法国向乌克兰运送了18门155毫米凯撒车载榴弹炮,这占他们高科技火炮总库存的四分之一,但法国公司Nexter需要花费18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造出新的。

对英国来说,低武器库存意味着他们最近不得不从第三方购买榴弹炮送往乌克兰,据说是一家比利时私人经销商;而在美国,五角大楼仅与5家主要国防承包商合作;在20世纪90年代,国防承包商的数字是51家。

“长期以来,人们接受的观念是,西方将永远不会再打一场工业战争”,一位西方国防顾问说,“结果现在几乎没有人保持能力来加强关键设备的国家生产。”

西方军火制造商正争先恐后地确保稀缺部件和材料的供应,以制造直到最近都几乎没有需求的武器和弹药。据雷神公司称,“毒刺”导弹的一些电子部件最后一次大规模生产是在20年前,现在已经没有商业供应。

“毒刺”防空导弹,图自美国军方

前北约政策规划主任杰米·谢(Jamie Shea)说,“这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巨大炮弹危机。”他回顾了1915年的丑闻,当时在堑壕战中大量使用火炮,耗尽了英国的库存,这种短缺导致部队伤亡惨重,首相赫·阿斯奎斯辞职。

英国国防部长本-华莱士(Ben Wallace)表示,西方国家将很难发动一场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攻击相当的持久战,因为他们的弹药库存“不足以应对我们面临的威胁”。在去年的一次战争模拟中,英国的弹药在8天后就用完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