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基辛格:拜登政府不应让美国内政治干扰了解中国,美中不能陷入无休止对抗


(观察者网讯)“拜登应该警惕,不能让美国国内政治干扰对中国存在的重要性的理解。”7月19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纽约接受了美国彭博社的采访。他认为,美国政府对中国的看法受到了过多美国内政治观点的影响,美国不能与中国进行“无休止的对抗”,处理地缘政治问题需要“尼克松式的灵活性”。

彭博社报道截图

在与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克斯维特(John Micklethwait)讨论美国对华政策时,基辛格宣称,美国应当意识到“终结中国问题”是不可能实现的,美国需要寻求与中国共存。但他也鼓吹遏制中国,声称美国的当务之急是要“防止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取得霸权”。

不过,基辛格同时指出,“拜登政府和前几届美国政府对中国的看法,受到了过多美国国内观点的影响。”他警告说,拜登需要引起警惕,“不能让美国国内政治,干扰对于中国存在的重要性的理解。”

他表示,美国不能与中国进行“无休止的对抗”,如今美国处理地缘政治问题需要“尼克松式的灵活性”,以缓解美国与中国、俄罗斯和欧洲其他国家间的冲突。彭博社称,基辛格此前也曾警告,中美两国走向敌对关系可能会引发“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全球灾难”。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视频截图

除中国问题之外,基辛格还与米克斯维特讨论了欧洲局势。基辛格说,令他感到遗憾的是,无论是法国总统马克龙,还是德国总理朔尔茨,现任欧洲领导人的表现显然没能达到阿登纳或戴高乐等前领导人的高度,“他们缺少方向感和使命感”。

谈及俄乌冲突的形势,基辛格重申,他此前发表的观点被外界误解了。他宣称,俄乌双方谈判的时机正在接近,但他认为涉及克里米亚等争议领土的问题应该留在未来的谈判之中解决,而不应急于在双方停火之前确定。

今年5月,基辛格在达沃斯论坛上呼吁俄乌边界“恢复原状”,但随后被外界解读为建议乌克兰“割地求和”。对此,基辛格在美国《时代周刊》7月3日刊登的采访中强调,他从未说过要乌克兰放弃领土,而是暗示领土问题应在谈判中被单独考虑。

近年来,基辛格多次表示,当前中美关系需要“尼克松式的灵活”政策,避免两国间的冲突。他对《时代周刊》表示,较30年前相比,中美间战争将带来“无法想象的灾难”,因此中美都有特殊的责任,一是相互联系,为彼此定义危险;二是使之成为本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即使两国在许多其他事情上存在分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