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因关键议员反对,美国国会或无法通过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协议



【文/李泽西】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再次扮演了民主党经济议程的搅局者角色。

美国当地时间715日,他在接受西弗吉尼亚当地电台 MetroNews 采访时表示,自己反对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与多国谈拢的15%全球最低企业税率

如果该协议无法在国会通过,这意味着美国更难以增税,以控制疫情期间飙升至30万亿美元的债务,而对外则阻挠全世界打击避税的进程,美国又在一项重大国际承诺上无法兑现。


曼钦受访视频截图

在采访中,曼钦解释说,自己认为一些其他国家没有跟进措施,而美国则依然落实15%最低企业税的话,将会“让我们所有的国际公司处于危险之中,并损害美国的经济”。虽然他个人认为15%的最低企业税是合理的,但是依然希望确保美国政府采取的任何措施不会阻遏企业投资、招聘或建设。

此外,他还表示,考虑到当前的全球能源短缺问题,以及不希望“做的过多,产生更多问题”,自己也反对民主党提出的许多控制碳排放的倡议。这意味着拜登此前承诺的2030年碳排放减半的目标将变得更难以实现,尤其考虑到美国最高法院也在不久前做出裁决,限制美国环保局控制碳排放等方面的权力。曼钦受访当天,拜登发表声明表示,如果国会不作为,自己将采取行政措施来应对“气候危机”。

“这是曼钦的美国”

美国的参议院目前有50名共和党参议员,50名民主党参议员,如投票结果为5050,民主党副总统哈里斯可投决胜票。这个局面意味着没有共和党支持的时候,民主党需要党内的每一票,因此其中每一人都可以“一票否决”法案或决议。

报道此事时,《大西洋》杂志直接用“这是曼钦的美国”当做标题。

曼钦的老家西弗吉尼亚是美国最保守的州之一,在202069%选民投给共和党的特朗普,是特朗普得票率第二高的州。该州经济较为落后,人均收入全美倒数第二,高度依赖能源开采;在2020年,该州生产美国16%的煤炭和7.5%的天然气。分析认为这是曼钦反对一些控制碳排放提议的原因之一。

作为如此保守的一个州的代表,曼钦在民主党党内一直属于一个异类。他反对堕胎,支持持枪权,曾投票给特朗普任命的最高法院法官;数据和政治分析组织“538”(Fivethirtyeight)统计数据显示,曼钦在半数时候持与特朗普持相同的立场,在民主党内较为罕见。


曼钦2017年12月与特朗普合影(来源:曼钦推特)

拜登上台以后,曼钦没少让他“头大”。20213月,民主党党内提议在“美国救援方案法”里添加抬高最低工资的款项时,他是最大绊脚石之一,导致未能通过。在20211219日,曼钦宣布称因为对通胀、债务和具体款项的担忧,自己将不支持之前已谈判了大半年的“重建美好法案”(Build Back Better),相当于“一票否决”了该法案。

此后数月,民主党一直试图重启“重建美好法案”,或以其他方式通过其中的条款。通过715日的采访以及其他声明中,曼钦再次“一票否决”了又一大半年的谈判进展,理由还是自己对通胀、债务和具体款项的担忧。此外,曼钦受访时还称,在看到美联储727日加息决定以及810日公布的7CPI数据前,自己将暂时不考虑增加开支的经济政策。

美国力推15%全球最低企业税率

“重建美好法案”是个大开销的法案草案,最后一稿包括1.75万亿美元的开支,以施行“碳中和”、支持儿童保育、医疗、住房等。为了买单,草案将包含落实15%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简称“GMCT”)。

德国时任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和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在20195月提出GMCT20214月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同意了该提案后,GMCT就快速过关斩将,在20216G7峰会上得到一致同意,在2021108日终于让全世界136个国家和地区同意,同月30日在G20峰会上签署。


法国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和德国时任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来源:AFP)

GMCT主要针对全球最大跨国公司和集团为了避税而利用低税“避税天堂”的政策,从而提高自身的竞争力,但降低了原所在国的税收的现象。通过提出15%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加上分配一部分超大跨国企业的税收给其生意所在国(而非单纯注册地),GMCT力图更为公平的分摊税收,以及确保最大的跨国企业不会支付少于15%的税,降低其避税的动机。

美国虽然企业税为21%,自己不是“避税天堂”,但是一直以来纵容“避税天堂”的存在而不加过多干涉。这是因为很多大型跨国集团的经营和投资都以美国为主,避税天堂的存在,允许这些企业在赚到世界的钱之后,在美国国内投资或雇佣新的员工,帮助发展美国经济。同时,美国政府允许资本集团游说政客,也增加了本身就渴望低税率的大型跨国集团的政治影响力。

不过,声称美国正在被世界掠夺、承诺将避免企业外流的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态度有所改变。此前,美国的企业税法按集团总部所在地,统一征收其旗下所有企业的企业税,特朗普批评该体系鼓励美国集团将总部设在“避税天堂”,在美国开下属分部,使得美国政府失去一大笔潜在税收。

在2017年通过的“减税与就业法案”中,特朗普和共和党除了较低企业税至21%(原为28%),还要求企业按地纳税,而非根据集团所在地纳税。此外,该法案还对美国企业在国内的利润加上转出国的利润征收10%的最低企业税率,确保所有在美国运营的企业无法逃避支付至少10%的税,可以说是美国单边施行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雏形,只不过仅针对他国。

虽然民主党当时全员反对“减税与就业法案”,但是显然他们对于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的设想是持积极态度的,因为他们希望惩戒大企业,并为自己提出的一系列开支买单。耶伦的高调支持和游说,使得媒体和外界解读普遍强调美国的作用,而相对忽视德国和法国提出GMCT的作用。

然而,这回共和党不支持了。他们认为GMCT允许他国干涉美国的税收政策,危及美国国会的权力,同时损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对此,耶伦在2021年致信共和党参议员迈克·克拉波(Mike Crapo)予以否认。她称该方案将创造一个“国际和国内企业更为公平的竞争环境”。

共和党反对根本上是因为他们认为GMCT在全世界范围的通过,是民主党在美国国内将企业税率重新抬高到28%的前奏,而该条款也确实出现在“重建美好法案”中。因多重原因反对增税的他们,自然也反对GMCT

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计划被多国否决

美国公布7CPI数据的810日刚好处在参议院歇会的86日至95日期间,根据曼钦给出的时间线,这将意味着96日才能开始考虑重新尝试通过GMCT,距离2022财年结束的930日仅19个工作日。

101日起,民主党想要再通过GMCT就难上加难,除了考虑选举,他们还需要彻底重新开始立法过程,先通过2023财年的预算(国会近20多年从未按时通过预算),再提出针对其的“和解”(reconciliation)法案,因为正常法案需要民主党没有的参议院60票,但民主党刚好有“和解”所需的50票,只是必须经历其要求的繁琐步骤,而101日到中期选举后下一届国会上任日期202313日的时间不足以完成该过程。

由于GMCT原定于2024年完成落实,只要民主党不能在短期内说服曼钦放弃反对,那么美国继撤出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核协定后,将再次变相撤出自己主导推动的一项国际协约。


美国参议院

耶伦在曼钦表示反对后表现坦然,声称“我认为有巨大的政治动力在推进(GMCT),其他国家也在向前推进,无论先后,美国落实这一协议的动力是存在的,我们将利用一切机会推动之。”

确实,GMCT协议中指出,拒绝落实15%企业税率的国家,将失去其“纳税权”,协议允许相关企业营业范围的其他国家可自行征收“差额”。但是,GMCT不只是在美国陷入困境。

为了阻挠GMCT,共和党除了在国内维持反对的统一战线,还在国际上试图破坏其落实。据《华盛顿邮报》71日报道,共和党议员与匈牙利官员保持密切联系,利用匈牙利在欧盟内部的一票否决权破坏欧盟实施GMCT

作为一个通过9%企业税率吸引外资的国家,匈牙利此前就对GMCT持保留态度,而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与匈牙利间多方面原有的分歧被进一步扩大。匈牙利解释其反对态度时引用共和党的反对意见,而共和党解释其反对态度时引用匈牙利等国的反对意见。

此前的617日,匈牙利就利用自己的一票否决权阻止了欧盟一项实施15%最低企业税率的决议。为此,拜登政府在79日宣布将终止与匈牙利之间的税收协定。

除了匈牙利,波兰在45日也“一票否决”了GMCT。为此,耶伦不得不在516日前往波兰“灭火”。


耶伦5月前往波兰“灭火”(来源:AP)

如果美国和欧盟皆因“一票否决”而无法落实15%全球最低企业税率,那么一年前轰轰烈烈推出的GMCT将名存实亡,没有了世界近一半GDP经济体的参与,“避税天堂”的现象恐怕将无法得到治理。

对此,《纽约时报》评论称,如果美国未能参与GMCT,这将是耶伦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大挫折”,她在达成该协议方面所付出的努力曾被视为她的标志性外交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