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日本前外交高官:不能“外交内政化”,追随美国一边倒有损国益


【文/观察者网 黄一帆】

当地时间20日,日本前高级外交官、日本综合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所理事长田中均在媒体发表了两篇文章,其中一篇在刊载于日本钻石网的文章题为《岸田需要对中国的“混合战略”,一边倒追随美国有损国益》,另一篇刊载于《每日新闻》,题为《日本无法走出“外交内政化”》。

田中均指出,日本外交政策面临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外交内政化”,当下,日本外交最重要的是与邻国的关系,而与中国的外交更是需要“混合战略”,不能一边倒地跟随美国。

《岸田需要对中国的“混合战略”,一边倒追随美国有损国益》 钻石网截图

《日本无法走出“外交内政化”》 每日新闻截图

田中均,生于1947年,牛津大学硕士,1969年进入日本外务省,历任北美事务局审议官、日本驻旧金山总领事、经济事务局局长和亚太局局长,2002年被任命为负责政治事务的外务省审议官,2005年8月退休,其中2002年小泉政府期间,他促成了日本首相对朝鲜的访问。2005年9月,他被任命为日本国际交流中心的高级研究员,2010年10月被任命为日本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所理事长。 此外,他还著有《看不见的战争》、《日本外交的挑战》和《专业人士的谈判力》。

田中均(资料图) 图自日媒

田中均认为,随着自民党在参议院赢得选举,岸田政府所面临的最大的外部挑战将是如何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

日美当然是拥有共同价值观的盟友,如果没有美日安保框架,日本将无法应对东亚的威胁,面对中国的迅速崛起而导致的中美冲突加剧,与美国的紧密合作并针对中国一直是日本的既定方针。

与此同时,在日本国民反华情绪日益高涨的情况下,俄乌冲突的爆发进一步提高了公众的安全意识,如果这种趋势延续下去,日本的外交政策很可能会一边倒地偏向美国,持续实行“对中牵制”。

田中均表示,问题是,这对日本的国家利益有好处吗?

“外交内政化”

田中均认为,对今天的日本来说,开辟未来最重要的就是邻国关系。尤其是中韩两国在贸易和游客方面都占据主导地位,对外贸易总额方面,2020年,中国占23.9%,远多于美国的14.7%,韩国也占6%位居第三;游客人数方面,2007年,中国占30%,韩国占18%,加起来接近一半。

而近来日本与两国的关系逐渐恶化,是因为日本外交的一个巨大的问题,即“外交内政化”。“外交内政化”导致日本难以从国家利益出发,对他国进行客观评估,也就难以制定更好的外交战略。

如今,官僚机构受政治影响的程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官员的任命高度政治化,评价标准最重要的指标变成了对政治家的忠诚。

而政治家是选举产生的,因此拥有外交决策权的总理官邸最关心的就是公众的看法,本来,民主制度的决策过程应该是执政者向公众解释政策以获取支持,可过去的十年里,日本政治却变成了围绕“受欢迎”口号的选举游戏。结果是股市上涨,出口因日元疲软而繁荣,工资却停滞不前,劳动生产率停滞不前,出生率下降,老龄化加剧。

所谓的“专制VS民主”,只是美国的被动防御

至于美国的影响力和对美关系,田中均认为,迄今为止,世界秩序得以维持的基本前提是美国强大的影响力,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处于世界的中心。

然而,由于其自身的民主制度出现巨大的裂痕,美国已经不再是民主原则的表率。美国仍然是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但它没能解决极端的收入不平等问题,因此美国模式也已不再是最佳模式。

况且,美国自身也对二战以来通过其影响力来运作的国际组织失去了兴趣,无论是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WTO、OECD。美国依然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却似乎不再愿意充当世界警察。

其原因固然一部分是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崛起正在使世界变得多极化,但更重要的是,美国国内日益分裂,失去了以“强大的美国”作为支撑的国家凝聚力。导致分裂因素很多,种族问题、分配不公问题、保守主义抬头等等,都是。

自新世纪以来,从布什的对外战争,到奥巴马的回归国内,再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美国的外交立场也发生了变化。2001开始在中东进行的战争可能是消耗美国国力的起点,自那以后,美国就逐渐减少了作为世界领袖的对外承诺,回归“孤立主义”。

如今拜登所谓的“专制VS民主”乍一听还不错,但似乎也只是深挖堑壕的被动防御。

无法想象,美国能在不久的将来克服国内的分裂,重新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也许一个新的美国总统将带来希望,但共和党现在很多人支持特朗普,民主党对拜登的支持率也在40%以下,2024年大选恐怕还是看不到新面孔,很可能仍是拜登和特朗普,而根据选举的结果,美国社会可能变得更加分裂和混乱,甚至出现暴力事件。

美国今后可能进一步转向内部,接近两位数的通胀率和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将对美国造成巨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