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博阿文图拉·德·苏萨·桑托斯:“收缩”的西方会与世界和平共处吗?


【文/博阿文图拉·德·苏萨·桑托斯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西方人所说的“西方”或“西方文明”是一个始现于16世纪并不断膨胀到20世纪的地缘政治势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西方占有或主导着地球面积的90%:欧洲、俄罗斯、美洲、非洲、大洋洲和亚洲大部分地区(不完全控制日本和中国)。

但从那时起,西方就开启了收缩进程:首先是1917年俄罗斯爆发革命和苏东集团出现,然后是非殖民化运动自20世纪中叶启动并延续至今。

地球空间和随即出现的外层空间将成为各国激烈争夺的领域。

与此同时,西方人理解的“西方”正在发生变化。它始于基督教和殖民主义,然后转变为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之后又演变为民主、人权、去殖民化、民族自决和“基于规则的国际关系”(规则将由西方制定并只有在规则符合其利益时西方才会遵守),最后演变为全球化。

到上世纪中叶,西方已经收缩得如此严重,以至于几个新独立的国家决定既不与西方结盟,也不与其对手苏东集团结盟。这导致了1955—1961年不结盟运动的出现。

不结盟国家领导人会面 图源:资料图

随着1991年苏东集团解体,西方似乎经历了一段狂热的扩张期。大约在此时,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表达了他的愿望,希望俄罗斯在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的支持下加入欧洲“大家园”。弗拉基米尔•普京在2000年掌权时也重申了这一愿望。

但这一历史时期持续时间并不长,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西方的“规模”自那时起已开始急剧缩小。乌克兰战争爆发后,西方抢先决定只有那些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国家才会被纳入亲西方阵营。这些国家占联合国成员国的21%左右,而这些国家的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16%。

收缩是衰落吗?

有人可能会认为收缩对西方有利,因为这使得西方更专注于较现实的目标。但仔细研究美国(西方霸主)战略家的思想就会发现,美国战略家们显然没有看清这一明显收缩,反而仍在展现自己无边的雄心壮志。

就像他们预见到西方能够轻易将俄罗斯(全世界最强大的核大国之一)变成附庸国或毁灭它一样,他们也预见到西方能够压制中国(它正在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并很快会在台海挑起战争来实现这一目标。

然而,世界各大帝国的历史表明,收缩往往与衰落相伴,这种衰落是不可逆转的并会给人类带来灾难。

在现阶段,西方的弱点与优势同时呈现,这使得分析变得非常困难。两个反差鲜明的例子能帮我们更清楚地理解这一点。

美国至少在全球80个国家设有军事基地,它拥有全世界最强大的军力(尽管自1945年以来没有赢得任何一场战争)。

展现其强势地位的一个极端实例是其在加纳的驻军。根据2018年达成的协议,美国可以不受控制或监督地使用加纳阿克拉机场,美国士兵甚至不需要持有护照就能进入该国并享有治外法权,这意味着他们无论犯下多么严重的罪行都不会被加纳法庭审判。

另一方面,就目前而言,相较于西方从地缘政治角度划定的非西方世界,多达数千项的对俄制裁给西方自身造成的损害更大。那些似乎正在赢得这场战争的国家正经历着最严重的货币贬值。面对迫在眉睫的通货膨胀和经济衰退,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表示,一场“风暴”正在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