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苏奎:“优步门”事件,马克龙被绊了一个趔趄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苏奎】

在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的领导下,手机打车巨头美国优步公司自问世以来就不缺丑闻。不过,自从丑闻缠身的卡拉尼克在2017年6月被公司董事会赶下台后,优步公司被媒体曝光确实少了很多。但今年7月10日,优步公司猛然再次成为了全球媒体的焦点。

英国《卫报》率先进行了连续报道,披露了12.4万份美国优步公司内部机密文件内容,这些文件详细记录了其联合创始人、前CEO卡拉尼克和公司高管之间的通信,时间跨度从2013年到2017年,涉及40个国家,8.3万份电子邮件、演示稿、手机和社交媒体短信等内容,存储这些资料需要18.69GB的空间。

劲爆内容实在是太多,《卫报》把获得的这些内部文件通过(ICIJ,国际调查记者联盟)分享给了媒体同行,包括全球29个国家的40多家媒体,180多名调查记者,半年后才终于消化完了这些材料。

欧美的重量级媒体都有跟进,如美国《华盛顿邮报》长篇报道了优步的黑材料,而在欧洲大陆同样吸引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法国阅读量最大的媒体《世界报》(Le Monde)也不厌其烦进行了深度报道。

人们或许不会惊讶于优步的任何行为,但是对于如此众多的公共人物,如政治家、学者、媒体大亨等卷入了优步的无序扩张,对于一个新兴企业凭借资本的力量短时间内织起了如此之广的关系网络,还是不能不感到惊叹,或许还有愤怒。

“优步门”

卡拉尼克“山大王”式的管理,优步“牛仔式”的经营风格,刻意违法(“我们他X的就是非法”),与全球各地监管部门关系紧张,冲突不断,这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梳理这些媒体的报道,这些秘密文件吸引眼球的内容主要包括几个方面:

·通过公关公司,不遗余力地秘密打通与各国政要高层的关系,寻求有利于公司的法律政策;

·资助学者发表倾向性研究以引导舆论和政治。

如向法国著名的巴黎高等商学院经济学院(HEC Paris)Augustin Randier以及David Thesmar教授支付了10万欧元的研究经费,其他被点名的经济学家还包括巴黎第九大学经济学家Nicolas Bouzou教授,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竞争经济学Justus Haucap教授等。

德国经济研究院(DIW)也参与相关研究,甚至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重量级劳动经济学家克鲁格Alan Krueger教授也与优步有合作(10万美元),而这些有资助的研究并没有对外披露。

在学者完成研究后,再由媒体引用学者的研究,优步则向社会强化其正面叙事:优步创造高收入工作机会、向消费者提供更便宜的交通方式。

·将媒体老板或者其他有重要影响力的大亨纳入公司战略投资者以构建利益共同体。

欧洲发行量最大的德国媒体《图片报》(Bild)老板斯普林格(Axel Springer)被拉拢成为优步公司的战略投资者,斯普林格的影响力不止在欧洲,美国的POLITICO Media Group也是其所有,旗下的Protocol是美国有相当影响力的新兴互联网消费互动媒体。

其他还包括英国《每日邮报》(The Daily Mail)老板Jonathan Harmsworth(第四代罗斯米尔子爵 Fourth Viscount Rothermere)、欧洲最大的英国商业广播集团(Global, the Media & Entertainment Group)负责人Ashley Tabor-King、 意大利《新闻周刊》(L’Espresso)Carlo de Benedetti等媒体大亨,都被拉拢成为了优步的股东。甚至远在亚洲的印度时报集团也与优步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并参与其融资。

此外,为在法国找到靠山,卡拉尼克还亲自劝说法国有政商界极大影响力的路易威登集团(LVMH)的CEO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入股优步。

·鼓动以及利用驾驶员的暴力或者用户的抗议谋取舆论以及政治优势,卡拉尼克竟然声称“暴力能保证胜利”( Violence guarantee[s] success)。

·通过技术手段(Kill Switch,一键切断关键数据开关)阻碍司法(监管)调查等。据披露,仅从2014年11月至2015年12月,优步公司在7个国家使用了至少13次。

根据报道,这些秘密文件涉及的重要政治人物包括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龙、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英国前商务大臣曼德尔森、意大利前总理伦齐与贝鲁斯科尼、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尼莉·克罗斯、爱尔兰总理恩达·肯尼、爱尔兰财政部长莫兰、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俄罗斯前经济部长赫尔曼·格列夫以及德国现总理朔尔茨等人。

2014年-2016年,优步高管与重要政治人物的会面超过100场次。这些活动自然价格不菲,据文件信息,优步公司仅在2016年一年,就投入9000万美元用于公关和政府游说。

在所有涉及的政治人物中,一些是已经下野的前政治人物,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利用旧人脉做生意,如英国前商务大臣曼德尔森,他的公关公司为优步牵线搭桥。一些属于口惠而实不至,只是逢场作戏,如奥斯本、拜登。一些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心栽花花未成,如爱尔兰财政部长莫兰。一些甚至被优步公司所嫉恨,道不同不相为谋,如德国现总理朔尔茨。

唯有马克龙显得异常突出,他与卡拉尼克相见恨晚,与优步高管联系之密、热情之高、帮助之实,无出其右,在本国国内引起的反响也是最大的。优步内部资料泄露成为了马克龙的“优步门”。

我兜售了谎言

对于媒体披露的这些内部资料,优步公司倒是显得很坦然,公司发言人在声明中概况承认了以前犯下的“错误”,“我们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为过去的(错误)行为寻找借口,这(行为)明显偏离了我们现在的价值观”。但也表示公司在新任CEO 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的领导下,已经转变了。

显然,现在的公司高层不想纠缠过去,希望与卡拉尼克时代进行切割,但对背叛公司泄露信息的人却没有原谅,反而攻击了他的诚信。

究竟是谁掌握了这么多内部材料并将之公之于众呢?吹哨人没有躲在幕后,在《卫报》披露的第二天,他就站出来接受了公开采访,并公开了身份,那就是优步公司欧洲、中东及北非大区的公共关系部门负责人麦克甘(MacGann)。

麦克甘依然记得2014年自己就职优步第一天时的场景,当时,麦克甘正在伦敦一辆优步车内,收到了一位公司高管发来的信息:“我在上帝视角看着你。”上帝视角(Godview)是优步开发的监控乘客实时移动的工具,后来被发现多次用于监控批评他们的记者。优步高管无视隐私而无耻地卖弄公司技术的行为,使得刚刚进入公司的麦克甘隐隐不安。8年后,他对记者回忆说:“那时,我已经意识到这是一家流氓公司。”

麦克甘,图片来源:《卫报》

麦克甘舍弃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高薪工作屈尊跳槽到新兴的优步,年薪从75万美元降到16万欧元,是优步可能上市的高额回报期待支撑着他。然而,优步进入欧洲大陆市场后,出租车驾驶员与优步司机时常发生暴力冲突,公司与欧洲各地政府的矛盾也越来越激烈,欧洲各地办公室频频被警察搜查,法国内政部长卡泽纳夫(Bernard Cazeneuve)把他叫到办公室威胁要追究他个人的刑事责任,这样的局面是他入职之前无法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