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俄气宣布将暂停另一台“北溪-1”燃气轮机运行,输欧天然气量再减半


(观察者网讯)“北溪-1”天然气管道自21日恢复供气后,欧洲国家稍稍松了口气,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当地时间25日宣布将暂停“北溪-1”天然气管道“波尔托瓦亚”压缩机站另一台燃气轮机运行,“北溪-1”天然气的日输气量将降至此前的一半,为设计产能的20%。

俄气宣布将暂停“北溪-1”另一台燃气轮机运行

综合塔斯社、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等媒体报道,当地时间7月25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以下简称“俄气”)发布声明称,自7月27日起,波尔托瓦亚压缩机站又一台西门子燃气轮机将被迫停止运行,管道的日输气量面临“腰斩”。

声明指出,考虑到机器本身的技术状况和大修前维修间隔时间的结束,俄气决定停运波尔托瓦亚压缩机站的另一台西门子燃气轮机。自莫斯科时间7月27日7时(北京时间12时)起,该压缩机站的输气量将不超过3300万立方米/日。

根据俄气的说法,“北溪-1”天然气的日输气量将降至此前的一半,为设计产能的20%。6月中旬(14日),俄气表示,“北溪-1”天然气管道俄方一侧一台燃气轮机在加拿大进行维修,但因当地制裁无法送回,因此,被迫缩减通向欧洲的天然气供应,每天只能向“北溪”供应6700万立方米天然气,而计划供应量为1.67亿立方米。

对此,西门子公司发言人回应称,该公司不认为燃气轮机技术维护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宣布的出口天然气减少之间有联系。

据其称,如果俄气提供燃气轮机进口海关文件,已在加拿大维修完的燃气轮机可以“立即”运往俄罗斯,而加拿大同意对在蒙特利尔西门子能源工厂维修的所有同类装置豁免制裁。

根据Bruegel智库,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在欧盟天然气供应中所占份额从2021年的40%以上下降到2022年6月的20%。此前,俄罗斯承担欧洲天然气市场约四成供应,去年总输气量约1550亿立方米。而德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已从2022年2月份的约55%降至5月的约35%。

除了“北溪-1”输气遇难,其他供应欧洲天然气的管道运气也因西方对俄制裁和俄罗斯反制措施的影响减供甚至停供。

其中,部分天然气运输需要过境乌克兰,5月10日,乌克兰称因“不可抗力”,叫停了经索赫拉尼夫卡(Sokhranivka)路线的天然气过境工作。而经过位于卢甘斯克北部的新普斯科夫泵站过境乌克兰输送至欧洲的天然气每天多达3260万立方米,几乎占到过境乌克兰输气量的三分之一。

5月11日,因响应俄罗斯制裁,俄气停止使用“亚马尔-欧洲”管线的波兰部分。此前,俄气公司向欧洲输送的20%天然气途经波兰。不过,据路透社报道,7月21日,Gascade管道运营商的数据显示,经亚马尔 – 欧洲管道从德国到波兰的东行天然气流量逐步增加。

除此之外,“土耳其溪”6月下旬也因进行计划内年度维护一度暂停供气。“土耳其溪”是俄罗斯向土耳其及欧洲南部输送天然气的管道项目,从俄罗斯阿纳帕经黑海海底至土耳其基伊科伊,其海底两条管线均长930公里,第一条供应土耳其市场,第二条向南欧与东欧供气。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下令,对“不友好”国家和地区的贸易须以俄罗斯卢布结算。而极度依赖“土耳其溪”提供俄天然气的保加利亚以“’卢布结算令’威胁保加利亚能源安全”为由拒绝以卢布支付俄罗斯天然气费用,遭俄“停气”。

而去年铺设完成、年输送能力为550亿立方米的“北溪-2”管线,因先后遭美国打压、俄乌冲突而未能运营。

天然气供应不足困扰着欧洲多国,据俄外交部网站消息,拉夫罗夫21日与到访的匈牙利外长西雅尔多举行会谈,匈牙利政府希望从俄罗斯额外采购天然气,俄方将考虑这一请求。

副总理:俄罗斯在玩一场阴险的游戏

俄气的再次减供引发俄罗斯天然气最大进口国德国的不满,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指责称,“俄罗斯违反条约,指责他人”,同时“在玩一场阴险的游戏”。

哈贝克认为,未来俄罗斯是否会继续保持供气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俄气此举将再次吹高天燃气价格。

“德国正加速建设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继续节约能源,尽力减少天然气消耗量。必须明确的是,德国必须减少天然气消耗量,必须尽力填满天然气储存设施。”

21日,哈贝克提出新的能源安全方案,要求私人家庭、公司和公共建筑进一步减少能源消耗,同时提高德国天然气储备的速度。

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局局长穆勒23日则警告称,德国的天然气消耗量必须减少20%,才能确保今年在天然气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度过冬季。

目前,天然气的价格比俄乌冲突开始之前增长了3倍,穆勒说,未来的价格发展将取决于私人家庭和工业企业的消耗情况,“在减少私人和工业天然气消费方面越成功,就越有可能降低当前疯狂的价格水平。德国只能通过减少消费来做到这一点”。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6日,德国威廉港,连接液化天然气(LNG)浮动站的终端正在建设中。该终端将允许浮动存储和再气化单元(FSRU)的停靠,这些船只可以将液化天然气转换成天然气形式,然后直接将其输送到德国的天然气网络和存储系统。Wilhelmshaven终端的天然气将通过一条30公里长的管道输送到Etzel地下储存设施,该管道目前也在建设中。新终端计划于今年年底完工,将允许德国从包括美国和卡塔尔在内的国家通过船舶进口液化天然气,以降低德国对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依赖。图源:视觉中国

“北溪-1”天然气管道于2011年5月建成,并于同年11月正式投入使用。它东起俄罗斯维堡,经由波罗的海海底通往德国格雷夫斯瓦尔德,全长大约1200公里,年输气量约550亿立方米,是俄罗斯向德国和欧洲输送天然气的主要管道之一。 该管道在计划性技术维护后于7月21日恢复运营。根据运营商Nord Stream AG的数据,恢复后的输气量将保持在6月中旬以来输气能力的约40%。

鉴于管道所处海域的特殊性,燃气轮机以及压缩机是增加管道中的气体压力必不可少的设备。自6月中旬以来,俄滞留在加的燃气轮机一直是关注的焦点。

7月9日,在德国等欧洲国家的敦促下,加拿大政府松口,决定将修好的燃气轮机经德国运回俄罗斯。虽然泽连斯基公开反对,称这个决定“不可接受”,是向俄方“示弱”,还表示已经为此召见了加拿大大使,但美国国务院发声支持加拿大的决定,称制裁中的这种例外将让欧洲恢复天然气储备。

17日,加拿将大燃气轮机运往德国,之后经芬兰赫尔辛基转运至俄罗斯。若物流和海关一切顺利,这台对“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运输至关重要的燃气轮机将于“5至7天”后运抵俄罗斯。

25日,俄气在社交媒体证实,已从德国西门子公司收到加拿大方面提供的有关允许返还“北溪-1”天然气管道燃气轮机的文件。不过,文件没有回应俄方先前提出的一些关切,并且“产生了一些新问题”。因此,俄气就一些问题再次向西门子公司寻求澄清和提供相关文件。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俄气减供并非毫无征兆,普京上周曾警告称,7月底,“北溪-1”管道的另一台燃气轮机也到了需要维修的时候,而这台机器能送去哪里维修,现在还未可知,假如之前被扣的燃气轮机无法在那之前归还俄气,“北溪-1”的输气量届时恐怕还会继续下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