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为避免歧视,美国科学家把亚洲大黄蜂的名字改成北方大黄蜂


(观察者网讯)据美媒26日报道,本周一,美国昆虫学会的科学家们宣布,将俗称“杀人大黄蜂”的亚洲大黄蜂改名为“北方大黄蜂”,目的是为了防止反亚裔仇恨犯罪。据其称,使用“亚洲”这个词来称呼这一入侵物种无意中助长了反亚裔情绪。

对此,有美媒调侃称,“谁能想到杀人大黄蜂最危险的地方居然是它们的名字?”不过随后,首次发现亚洲大黄蜂的华盛顿州也宣布,该州将遵循美国昆虫学会的建议,开始采用“北方大黄蜂”的名称,并将在未来几周更新其网站和印刷材料。

美国《纽约邮报》报道截图

据《纽约邮报》26日报道,当地时间25日,美国昆虫学会(ESA)在其网站发布声明,宣布对亚洲大黄蜂改名一事。美国昆虫学会成立于1889年,拥有超7000名成员,是世界上最大的为昆虫学家和相关学科人员提供专业服务的组织。

据声明介绍,亚洲大黄蜂(Asian giant hornet)是一种原产于亚洲的入侵物种,2019年首次在美国华盛顿州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发现单个大黄蜂后,它一直是这两个地方根除工作的目标。

《纽约邮报》还称,这种巨大的昆虫进入美国后,它们1/4英寸(0.635 厘米)长的注射器状毒刺的照片被公开,引起了相当大的恐慌。这种大黄蜂可以长到两英寸(5.08 厘米)长,以吃蜜蜂而闻名,几十只大黄蜂可以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撕碎一个蜂巢。

虽然亚洲大黄蜂对人不是特别有攻击性,但它们的刺扎人后会带来非常大的疼痛感,并且可能致命,它的毒性和一些毒蛇的毒液相当。华盛顿州农业部(WSDA)曾警告称,人们在亚洲大黄蜂附近时应当极度谨慎。

亚洲大黄蜂

如今,根据美国昆虫学会声明,这个在华盛顿州首次发现的入侵物种有了一个新的名称,“北方大黄蜂(northern giant hornet)”,美国昆虫学会也已在其昆虫和相关生物的通用名称列表中采用了“北方大黄蜂”这一名称。

“通用名称是昆虫学家与公众就昆虫和昆虫科学进行交流的一个重要工具,”美国昆虫学会主席杰西卡·韦尔(Jessica Ware)博士在声明中说。“北方大黄蜂既科学准确又易于理解,并且避免了引起恐惧或歧视。”

2021年,美国昆虫学会通过了关于可接受的昆虫通用名称新指南,禁止使用涉及民族或种族群体的名称以及可能引发恐惧的名称;这些新指南还禁止参考地理命名,尤其是对入侵物种。该协会还发起了“更好的通用名称项目”,旨在审查和替换那些可能不合适或冒犯性的昆虫通用名称。

昆虫学家、博士克里斯·鲁尼(Chris Looney)是华盛顿州农业部研究并试图根除亚洲大黄蜂小组的一员,此前他向美国昆虫学会提出通用名称提案,指出需要一个通俗易懂、准确、具有包容性的名称命名这种大黄蜂。

鲁尼在提案中特别指出,亚洲大黄蜂的描述“存在问题”。一个理由是,新冠疫情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导致全球多国针对亚洲人的仇恨犯罪和其他可憎行为增多。尽管亚洲大黄蜂中的“亚洲”一点也不带有贬义,而且在地理位置上也很准确,但它与一种引起恐惧、正在被消灭的大型昆虫的联系可能会助长一些人的反亚裔情绪。

美国昆虫学会也赞成鲁尼的观点,声明称,在仇恨犯罪和对亚裔的歧视增加的情况下,把“亚洲”用在入侵物种的名字中,会在无意中助长反亚裔的情绪。而且,从分类学的角度来看,所有的黄蜂均源自亚洲本土,这意味着亚洲大黄蜂这个名词并不能传达有关该物种生物学或行为的独特信息。

而对于美国昆虫学会给亚洲大黄蜂起新名称一事,《纽约邮报》在报道中调侃称,“谁能想到杀人大黄蜂最危险的地方居然是它们的名字?”

尽管有媒体调侃,但华盛顿州农业部已采用美国昆虫学会的新名称。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26日报道,华盛顿州农业部官员25日表示,华盛顿州将使用“北方大黄蜂”这一新通用名称称呼亚洲大黄蜂。

在华盛顿州农业部25日发布声明中,该部门明确称,华盛顿州农业部正在遵循美国昆虫学会的建议,将开始采用“北方大黄蜂”名称,并将在未来几周更新其网站和印刷材料,以反映新确立的通用名称。

至于为何采用新名称,华盛顿州农业部的声明只提及“为了避免使用地理区域来命名昆虫”,并未提到种族歧视与反亚裔情绪。

美国公共电视网(PBS)在今年4月曾报道称,美国历史上充斥着对亚裔的排斥、歧视和偏见,“尤其是在经济困难时期或其他大动荡时期”。

“停止仇恨亚太裔(Stop AAPI Hate)”是美国一个追踪针对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的仇恨事件和仇恨犯罪的组织,根据其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3月19日-2022年3月31日期间,该组织被报告了近11500起仇恨事件。

7月10日,《华盛顿邮报》刊登的一份读者来信也反映了亚裔受到的骚扰。这名读者自称他和妻子均是亚裔,目前已退休,就在几个月前,在一个著名的露天市场,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走到他妻子面前,把热咖啡吐在她脸上。同时,该男子还骚扰了韩国游客和老挝卖花小贩。

随后,读者的妻子报了警,但警方称袭击者有精神问题,并未逮捕他。如今,读者的妻子不敢单独外出,在他们所住城市,其他亚裔女性也被随机袭击过。就此,读者称他的妻子现在很缺乏安全感,他也害怕自己会伤害攻击他们的人,因为如果此人也是“精神病患”,“我将会是那个被送进监狱的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