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尹锡悦新政引发韩总警和政府对峙,行安部长:想学全斗焕搞政变?


【文/观察者网 林铃锦】

物价飙升、新冠病例数猛增、房价失控、支持率创新低,面临多重压力的韩国总统尹锡悦近期因试图约束警察,再遭到警方中坚力量的大范围对抗。

韩国行政安全部(行安部)7月15日宣布,将于8月2日在该部内新设负责警务的部门“警察局”,可掌管人事、监察、惩戒等事务。此举被认为是对警察加强控制的举措,遭到韩国警方的强烈反对。据《韩民族日报》报道,7月23日,韩国650余名全国警察署署长(即“总警”,相当于我国公安分局局长)中的189人出席了忠清南道牙山市举行的会议,对此进行抗议。

7月25日,韩国行安部长李祥敏将警方抗议类比于“双十二政变”,图源:韩联社

7月25日,尹锡悦的亲信、韩国行安部长李祥敏在回应警方上述会议时,将该活动同1979年促成全斗焕掌权的“12·12军事政变”相提并论。李祥敏此番言论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24日,首尔广津警局巡视员金成钟(音)提议,计划将抗议活动由高级警察扩大至韩国“14万”名警察,于30日召开会议。但27日,金成钟宣布“14万”警察抗议会议已“自愿”取消。

韩国行安部将于下月新设“警察局”,对警察加强控制

据韩联社报道,7月15日,韩国行安部长李祥敏在记者会上宣布,行安部将新设负责警务的部门“警察局”,该部门将于8月2日正式成立。

这将是行安部旗下负责警务的部门时隔31年复活。行安部“警察局”的前身内务部的“治安本部”曾于1991年成为独立机关“警察厅”。

新设的行安部“警察局”将下设3个课,由包括局长在内的16人组成,职能包括向国务会议提交涉及警务的政策和法律议案、提请起用“总警”以上级别的警察公务员、向国家警察委员会提案等。

李祥敏在15日的记者会上表示,“警察局”并非对同样隶属于行安部的警察厅进行指挥督导的部门,将只行使法律规定的权限。由于组织架构上的问题,“警察局”隶属于行安部次官(副部长),但实际上将由该部部长直接管辖,次官不会介入人事安排等工作。

另外,李祥敏还表示,将制定行安部长对下属警察和消防机构领导(警察厅厅长、消防厅厅长)的指挥规则。具体规则将包括批准下属机构的重大决策、报告请示预算安排等重要事项等,但不涉及侦查工作。

位于首尔市西大门区的警察厅(资料图),图自韩联社

据韩国国务总理室7月26日消息,在当天召开的韩国第33届国务会议上,旨在设立行安部“警察局”的《行政安全部及所属机构制度施行规则部分修正令(案)》获得通过,将于下月2日正式颁布施行。

韩联社报道指出,若“警察局”成功设立,行安部对警察组织的权限将会增大,可掌管人事、监察、惩戒等事务,因此相关动向备受警察厅等各方关注。

韩国近200名警方中坚力量参与抗议会议,被两度下令解散

为抗议韩政府新设机构对警方加强监督,23日下午2时起,韩国650余名警察署署长(总警)中的56人线下出席了忠清南道牙山市警察人才开发院召开的会议,线上参会者还有133人。此外,还有韩国总警虽然没有参加会议,但赞成会议宗旨,他们把挂有自己名字的木槿花花盆送到了会场。这意味着,包括他们在内,过半数(357人)的总警参与了集体行动。


7月23日下午,牙山市警察人才开发院会场前摆放着应援花篮。图源:韩联社

在会议正在进行的下午4时左右,韩国警察厅长候选人尹熙根突然向与会者下达了“解散指示命令”,并在会议即将结束的下午5时30分左右表示“将对与会者采取严厉措施”,称如果不遵守解散指示命令,将构成违反《国家公务员法》规定的服从义务。晚上7点30分左右,警察厅对召集并主导会议的蔚山中部警察署署长柳三荣下达待命处分。

据《韩民族日报》报道,韩国警方内部对突如其来的问责和惩戒安排感到不解,因为会议地点和时间于20日早已公布,警方指挥部虽对会议召开表现出消极态度,但丝毫没有提及惩戒等强硬应对措施,且警察厅长候选人尹熙根还预定于25日听取柳三荣对会议结果的报告。然而,政府在会议期间及之后却突然采取强硬态度。

警方内部怀疑,尹熙根是屈服于行政安全部长官等上级的指示,才采取了强硬措施。

参加会议的首都圈地区的一位总警说:“新设警察局将会给警察制度带来重要变化,如果一次会都不开反而很奇怪。警察署长之间进行会议又不是进行非法示威,像对待罪犯一样进行监察,令人难以接受。”

柳三荣则对《韩民族日报》表示,“这正是行政安全部长官不能通过警察局拥有人事权的证据”。


7月23日下午,柳三荣正走出会场。图源:韩联社

韩行安部长类比“全斗焕军事政变”:持枪警察可能推翻政府

对总警开会抗议新设“警察局”,韩国行安部长李祥敏7月25日批评称,警察可以携带武器,如果放任这样的会议(警察署长会议),持枪警察可能会推翻政府,作为长官他应该管理警察内部扩散到警监、警卫级别的抗议活动。

李祥敏还将全国警察署长会议与1979年的“双十二军事政变”相提并论,称“‘新军部’发动‘12·12’政变就是这样开始的。武装组织违反上级指示,任意聚集在一起反对政府政策是非常危险的”。

但李祥敏随即补充称:“当然,多年过去了,(再)策划政变已不可想象。”

李祥敏还表示,对警察署长会议与会者的严惩不可避免,“这已经超越了单纯的惩戒层面,是有可能判处1年或2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需进行刑事处罚的严重事件”。

李祥敏同日在国会会议上表示,“并不是说韩国的所有警察都是这样的,只是针对与此次事件有牵连的警察。他们损害了其他默默执行自己工作的警察的名誉。” 他没有具体提及“警察特定集团”是谁。

1979年,全斗焕对前总统朴正熙死亡发表立场。图源:韩联社

“双十二政变”,又称肃军政变,是1979年12月12日由韩国国军保安司令官全斗焕少将发动的一场军事政变。

1979年,韩国总统朴正熙遇刺身亡,全斗焕负责调查朴正熙遇刺事件,野心亦随之膨胀,同其领导的军中秘密组织“一心会”成员密谋兵变,企图除掉陆军参谋总长兼戒严司令官郑升和。政变于12月12日18时30分爆发。逮捕郑升和后,12月13日凌晨5时10分,全斗焕取得了韩国时任总统崔圭夏事后追认的对郑升和的逮捕令,政变宣告成功。

通过这场政变,全斗焕为首的“一心会”势力掌握了军权,建立了“新军部”。“新军部”继而于1980年5月17日发动“5·17”紧急戒严事件,夺取政权,全斗焕也在不久后当选总统,修改宪法,开创大韩民国第五共和国。

李祥敏将韩国总警会议同“双十二政变”类比的言论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称,将考虑提议罢免李祥敏的建议案,同时表示将在警察厅长候选人尹熙根的国会人事听证会上追究这一问题。民主党非常对策委员长禹相虎提及执政党对检方和警方集体行为表现出的双重态度,批评称:“普通检察官会议可以,为什么警察署长会议不可以?这是需要做出惩处事件吗?”。

此前,李祥敏在被任命为行政安全部长官时,比起行政经验,他更强调自己是尹锡悦的高中和大学后辈,作为国务委员,各界对于他能力和资质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大。

警方内部似乎也对李祥敏的发言忍无可忍。警方当天向首尔西大门区警察厅对面的警察纪念公园送去了30多个带有“国民的警察死了”字样的谨吊花环。警方内部留言板上也出现了“行政安全部长官居然把总警们聚在一起讨论组织方向的会议说成是政变,他应该感到羞愧”等留言。

26日,警察将花圈放置在首尔警察纪念公园,图自《东亚日报》

韩国警察还曾计划在7月30日再次举行会议,与会者将不限于全国警察署署长,而是扩大到全国约14万名警察。

首尔广津警局巡视员金成钟(音)24日提议韩国“14万”名警察召开抗议集会。26日上午,金成钟再次在韩国警方内部网站发文称,将在韩国警察人力资源开发中心大体育场举行线下集会,预计有1000人参加。他还针对李祥敏的“政变”言论表示,此次集会同“枪支”或“武器”毫无关联,也与“政变”无关。他还提醒称:“无论如何,对‘政变’感兴趣并希望发生‘政变’的警察同事请勿参加。”

据韩国《东亚日报》最新报道,金成钟于27日再次在警察内网发文称,原定于30日举行的14万警察抗议集会已“自愿取消”。

金成钟解释称,由于国民议会已通过有关决定,事实上已无通过社会层面解决该问题的办法。

他还补充说,这是一种危险的报复行为,人们可以清楚地发现这是一种权力的滥用。金成钟表示,相信国民议会将对这种非法设立“警察局”的行为进行立法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