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突尼斯全民公投通过新宪法草案,将加强总统权力


(观察者网讯)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当地时间7月26日晚,突尼斯最高独立选举委员会主席法鲁克·布阿斯卡宣布,94.6%的公投参与者投票支持突尼斯新宪法草案。新宪法大幅扩大了总统的权力,赋予总统完全的行政控制权、军队最高指挥权,以及未经议会批准任命政府的权力。这在突尼斯引发了巨大争议,支持者与反对者双双走上街头。

多家西方媒体悲观的表示,突尼斯新宪法投票结果标志着10多年前随着“阿拉伯之春”开始的一段“民主实验的失败”。

“半岛电视台”报道截图

公投投票率仅三成,民众分歧巨大

投票在发起全民公投的总统的支持者与其反对者间存在严重分歧背景下于7月25日举行。部分反对派呼吁支持者抵制公投。

突尼斯最高独立选举委员会数据显示,25日投票的选民中94.6%支持修宪,仅5.4%投反对票。不过,本次新宪法草案公投大约只有30.5%的选民参与投票,约为此前总统、议会等选举的一半。但是因为突尼斯没有最低投票率要求,因此新宪法依然得以顺利通过。

新宪法草案将赋予突尼斯总统全部、不受限的行政权力,允许其在议会内自由任命新政府,而议会则改成两院制,新增的全国(地区)委员会将代表地域的地方利益。

公投之前,突尼斯总统凯斯·赛义德(Kais Saied)的反对者在突尼斯多座城市举行抗议活动;公投后,数千名赛义德的支持者上街庆祝公投通过。

赛义德反对者举行抗议活动 图自路透社

公投后,赛义德的支持者上街庆祝 图自美联社

赛义德的支持者认为,突尼斯此前的宪法赋予总统的权力不够,议会和总统之间权责不明,使得各项政策都难以通过,突尼斯全国停滞不前。

在投完票后,赛义德对在场媒体表示,突尼斯正在走向一个基于自由、正义和民族尊严的新共和国,突尼斯人民将“共同开启一个基于责任的新征程”。结果公布后,他向自己的支持者表示,突尼斯成功的抛下了政治僵局的过去,“从绝望和幻灭走向希望的未来”。

突尼斯总统赛义德

然而,他的对手和政敌则称,这将允许他延长已维持一年的“独裁”统治,进一步弱化突尼斯的民主进程,使突尼斯全面陷入“阿拉伯之冬”。

反对派称赛义德可能篡改选票,因此唯一有效的表示反对公投的方式是抵制投票。由于反对派的呼吁加上民众对政治的冷漠等原因,导致本次公投仅有30.5%的投票率。赛义德则称,如若可以增加一天投票日,投票率必然更高。

作为当年“阿拉伯之春”的策源地,突尼斯这个国家的风吹草动一直牵动着各方的神经。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在2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特别注意到此次公投投票率较低,称“突尼斯的民间社会、媒体和政党都对公投表示了深切关注和担心,在起草新宪法的过程中,缺乏一个包容和透明的过程,真正的公众参与范围有限。”他表示美国还注意到“人们担心新宪法包括削弱的制衡措施,可能会损害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保护”,强调突尼斯“尊重权力分立和制定包容和透明的选举法的重要性。”

西方媒体对突尼斯新宪法草案的通过普遍持反对、悲观的态度。路透社表示,西方国家之前认为突尼斯是“阿拉伯之春”唯一成功的案例,但是现在许多人都对其“民主未来”感到担忧。

路透社报道截图

BBC报道中称,突尼斯或将重新变回一个“独裁国家”。

BBC报道截图

CNN报道则称,“阿拉伯之春”所产生的最后一个民主制度正“命悬一线”。

CNN报道截图

政治素人的“修宪”之路

2019年,借助民众对于政治精英阶层的不满,政治素人赛义德以压倒性多数当选突尼斯总统,他当时承诺要清理突尼斯政治。

赛义德早期从未参与过政治活动。据他自己的回忆,他的父亲在二战期间曾庇护犹太人女权主义者吉赛尔·哈利米(Gisèle Halimi)。他本人的专业是法律学,专注于研究宪法学,长期在突尼斯宪法协会工作,1990年至1995年任其秘书长。在起草突尼斯现行的2014年版宪法时,他还是当时修宪委员会中的一位专家。

按照2014年版宪法的规定,突尼斯的政治制度是半总统制,即人民直接选举的总统和议会产生的总理共享行政权。现在政治体制设立的一个主要考量就是避免总统享有巨大的权力。但是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突尼斯数次陷入政治危机,大约每年都要更换一次政府。引发了突尼斯民众对现有政治的失望与不满。

而在2019年大选前,赛义德早早宣布自己将作为无党派人士参选,抨击政治腐败、提倡法治的作用、强调自己不奢靡的生活,赢得了对突尼斯政治和社会发展失望的选民支持,而他在一些社会问题和宗教问题上持有的保守立场也一度赢得自己现在头号政敌伊斯兰主义的“复兴运动”(Ennahdha)支持,“复兴运动”自“阿拉伯之春”以来,长期是突尼斯议会第一大党派。

2021年7月,突尼斯部分民众抗议政府抗击新冠疫情不力、缺少改善该国经济的措施。7月25日,数千名示威者在首都举行集会,要求解散议会,赛义德顺应着这股民意,当晚利用宪法第80章赋予的紧急权冻结议会的所有职权,解除总理职务

2021年,分裂的突尼斯:上图为反对赛义德的示威,下图为支持赛义德的示威

此后,赛义德持续利用紧急状态继续独自施政,在2021年8月23晚宣布无限延长议会的冻结,并在2021年9月22日签署法令赋予自己全部的行政和立法权,一周后在9月29日任命了新的总理,阿拉伯国家中的第一个女总理吉拉·布登(Najla Bouden)。

为了确保自己的政治遗产得以延续,赛义德在2021年9月提出了修改宪法。并于12月宣布了修宪和全民公决的路线图。

此外,赛义德还加大了打击腐败的力度,涉及前官员、商人、地方官和议员等,与负责监督和保障法院正常运行的“最高司法委员会”(CSM)就后者处理贪腐案件等问题上陷入冲突;双方冲突不断升级后,赛义德在今年2月13日宣布解散该委员会,并建立了一个新的“临时最高司法委员会”。“最高司法委员会”是突尼斯2014年版宪法所创立的机构。

对此,赛义德的反对者批评他违背自己的竞选诺言,对自己有利的时候选择忽略法治和自己参与起草的宪法。

今年5月25日,赛义德宣布任命一个法律专家委员会起草新的宪法,以整合1月以来突尼斯政府从民众、专家等不同群体征集的改革意见,新宪法草稿终稿于7月8日公布。

突尼斯面临多重困境

对于赛义德的雷厉风行,突尼斯人民一开始是广泛支持的,认为这些举措是有必要于实现政治清廉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在赛义德行使紧急权力后,其民间声望迅速升高,当时的一份民调显示,赛义德的支持率从38%迅速攀升至82%。

然而,在赛义德所任命的新政府和新总理上台后,突尼斯的民生状况并未得到改善,民众对他的不满逐步增加。根据同一个民调机构今年6月的最新民调,38%的民众认为突尼斯的经济状况有所改善,有47%的民众认为经济形势正在持续恶化。

为了应对多重经济压力,包括债务、通胀、失业(近20%)、经济停滞等问题,赛义德在3月同意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出的对国有企业私有化和减少某些补贴的条件,以获取40亿美元的贷款。此举受到了突尼斯总工会(UGTT)的批评,突尼斯总工会认为接受IMF的条件会让本就艰苦的突尼斯工人生活“雪上加霜”。

同时,根据 Insight TN 的民调,去年赛义德刚宣布解散议会时,只有42%的突尼斯人对于人权和民主的未来感到担忧,而到了今年5月,这个数字已经高达83%。

突尼斯民众愈发担忧该国的民主和人权

在上文提到的民调机构最新民调中,赛义德的支持率已经下滑至57%,另一份民调更是显示他的声望已基本跌至2021年7月前的水平。

因为本次公投因多重原因的低支持率,对于赛义德实际支持率的真正考验将是今年12月举行的议会选举。目前,赛义德本人扔未成立自己的党派,其他参选的主要党派均对本次修宪持反对立场,突尼斯的未来仍然充满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