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疫情下的越南制造业:民众只能自己扛,频繁跨行跳槽


观察者网:在谈越南工厂的情况前,想先问问中国国内4、5月份这波疫情对你们华东工厂的生产有哪些影响?你们是如何顺利应对相关困扰的?

吴威:我们临近上海的昆山工厂的一线员工包括操作工、技术人员和生产管理人员等都是在厂里吃住,不能离厂回家。行政管理人员在家办公,每天远程沟通协调生产。

当时最大的问题是物料进口和成品出口受阻。物料进口的流程很慢,有的物料等几周也出不来,另外进口消杀也需要额外时间。没有物料就没法生产,有的产品只能停产了。我们当时曾尝试走其他城市机场清关,比如通过北京、天津、杭州等。

总体来讲,保持耐心持续沟通协调,密切关注最新动向,我们能做的事只有这些。

封控期间很多物流公司都不接单了,有的头部快递能接单,但也不能发车来工厂提货,因为特殊时期有条件外出开车送货的司机很有限。我们曾高价租用专车直接送货到国际快递公司的仓库,同城短途送一趟货的价格比去北京的机票还贵。

观察者网:这波长达两个月的严格管控一定程度上给不少企业特别是外企带来不小的顾虑。你们企业原有的发展规划是否有因此而改变?

吴威:公司宣布了明年的新计划,改变了全球工厂布局。决策主要基于两个原因:首先是美国针对中国的关税问题,其次是公司高层预计无论疫情如何发展,越南都不会再次封控。

中国大中城市人口多、密度大,严格防疫至关重要,否则生命健康层面后果将不堪设想。同时大家都明白,管控疫情和开工吃饭要两手抓才行。我们做工厂的最怕停线,成千上万的员工和家庭都在等着供养,我们背后还有几百上千家供货商盼着送货收款。

制造业解决千万人的就业,直接创造新的经济价值,希望今后政府的封控措施能够多考虑支持制造业运作的重要意义。工厂有订单就尽量要运转起来,供应链的每个商户都动起来,才有商品和资金的正常流动。员工上班能出货,有收入才有购买力,才能通过纳税和消费去推动其他产业的发展。这个庞大复杂的经济体系要运转,需要制造业来承担类似造血、输血的功能。

观察者网:有新闻报道,不少管理层的外籍人士的居留意愿,或外企高管们的来华意愿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能否和我们分享下您经历或了解到的情况是怎样的?

吴威:入境隔离要求最近降低到7+3天。我们公司在中国大陆已没有长居的外籍人士;我们公司目前的这些国内业务,都是中国经理人直接管理然后向海外总部汇报。

疫情这3年多,我没见有任何来中国大陆的外籍同事或老板,合作工厂也没有外籍出差人员来华。来华商务旅游这类业务已降至冰点。

不过人虽然不来,开会沟通还是可以照样远程进行;有一些新产品投资的进度肯定多少会受影响,但是并不影响现有的项目在中国照常运转。

疫情期间公司员工出差到其他国家地区的也很少,主要是做新品引入的工程师,毕竟他们必须去现场解决问题。

总部高层去过越南工厂拜访,因为那边不要求隔离,也没有健康码。美、越现在都是病毒共存派,基本没把这出差的风险当回事。公司要我出差,我打算先拖几个月再说——出差大体是安全的,回来大概率是没事的,但如果个人有选择权,谁会选择去做那不确定的0.1%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