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西方国家不应该期待印度成为另一个日本”


【文/沙琳·贾格蒂亚尼、阿梅亚·普拉塔普·辛格 编译/南亚研究小组】

自2010年代初印度与西方关系达到顶点以来,印度并未充分发挥其经济潜力,其民主价值观倒退,且仍不愿与他国形成更正式的安全协议。

2022年,印度对俄乌冲突的外交反应进一步粉碎了许多西方国家的希望,这些国家原本以为印度将坚定加入西方安全组织成为正式成员。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应该放弃加强与印度的伙伴关系。相反,它为西方以更务实态度接触印度提供了一个契机。

印度举行载人航天飞行博览会。图源:视觉中国

印度的不结盟并不像一些政策制定者所希望的那样,仅仅是冷战的遗留物,而代表了印度世界观一个基本而持久的方面。若理解印度摇摆不定的倾向并承认其安全偏好,西方国家仍可以在互利基础上与印度合作。

首先,西方国家要帮助印度摆脱对俄技术依赖,同时认识到印度不会因此放弃战略自主。西方国家应继续将印度纳入印太地区宽松的安全框架,以帮助印度对抗中国的军事优势,也助推西方国家在印周边海域实现更大影响力、更多准入和更完善的防御一体化。

西方国家也应接受印度作为陆上大国的地位,并帮助印度提高其在中印边境的威慑力。维持现状是西方遏制中国的战略关键。最后,印度可以帮助西方在经济上摆脱中国,实现制造业和供应链的多样化。由于担忧自身经济遭到损害,印度拒绝制裁俄罗斯,但这并不意味着印度不愿参与遏制中国以加强自身经济的政策。

一、与一个摇摆不定的国家交朋友

为正确看待印度摇摆不定的倾向,必须理解印度对战略自主原则的坚持。这一原则并非冷战中印度所特有,也不仅是单纯地渴望中立。相反,战略自主原则是印度理解和管理国际政治风险方式的基础。

北约代表跨大西洋的集体安全策略,即强调明确承诺,并对竞争对手采取坚定立场。印度政策制定者一直拒绝对中国采取类似行动。他们认为,类似集团关系模式减少了像他们这样的中等国家和地区的战略选择。因此,在处理许多涉及自身的困难关系时,印度一直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

中国警惕任何形式的联盟,因此,虽然印度被称为“四方会谈中最薄弱的一环”,但由于其对结盟的抵制,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印度得以一直与中国保持经济联系而不至于惹怒中国。这不仅促进保持两个竞争对手之间几十年来的相对和平,而且还帮助印度推进实现其独特的发展目标。现如今,尽管2020年6月中印间发生边境冲突,印度和中国仍保持着牢固的贸易关系。

对印度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来说,不结盟是一种道德选择,也是处理国际冲突、为和平创造条件的机会。现任印人党政府并不考虑类似的战略自主,但仍认为决策的灵活性对印度安全至关重要,尤其是在世界秩序发生变化的时候。

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图源:视觉中国

莫迪没有像尼赫鲁在1950年朝鲜危机中所做的那样,试图利用印度的中立立场促成交战方之间的和平。相反,他一直试图减少俄乌冲突对印度经济及其全球声誉的负面影响。

印度总理莫迪:希望季风会议取得丰硕成果。图源:视觉中国

印人党的战略自主愿景是向内的、自利的。这意味着,与西方国家的一些预期相反,印度不希望将其与中国的竞争纳入美中战略竞争,也不希望为了美国的利益而恶化其与俄罗斯的关系。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西方国家没有与印度合作的机会。

二、印度脱离俄罗斯的限制

在短期内,西方国家可以帮助减少印度对俄罗斯的防务依赖,但他们不应期望印度放弃俄罗斯。由于印度在北部边境面临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双重挑战,放弃俄罗斯的风险太大。俄印防务关系深厚、久经考验,并因商贸往来和政策互信得到进一步加强。此外,俄罗斯向印度提供价格适宜的军事装备,尊重印度对共享技术和建设国家能力的期望。事实上,俄罗斯国防物资的可负担性及其援助印度制造业的意愿,一直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即使西方合作伙伴试图干扰印俄国防贸易,他们也必须克服目前印度俄产装备的互操作性问题。史汀生中心的萨米尔·拉尔瓦尼(Sameer Lalwani)估计,俄罗斯产的武器和平台(包括常规和核潜艇、航空母舰和战斗机)在印度武装部队中的占比高达85%。

正如瓦萨吉特·班纳吉(Vasabjit Banerjee)和本杰明·特卡奇(Benjamin Tkach)预测,这意味着印度将“寻找能为俄产武器制造备件和提供升级的国家”。目前,尚不清楚西方合作伙伴是否有意愿帮助印度更新其俄产武器和平台。

此外,西方合作伙伴正逐渐克服与非北约盟国分享敏感的国防技术的心理障碍。例如,2010年,美国根据国防技术和贸易倡议(Defense Technology and Trade Initiative)试图与印度共同生产标枪导弹,但该项目由于美国对知识产权持的保留态度而失败。

然而,最近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印度巴拉特动力公司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以恢复这一进程,表明其愿意与印度分享技术。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巴拉特动力公司的协议是否会取得成果,并为更普遍的国防贸易开创先例,还有待观察。美国及其盟国当然“可以在外交、财政和军事上向印度提供比俄罗斯更多的服务”,但西方国家需要与印俄防务关系的基调和性质相匹配。无论如何,国防出口是积极影响印度安全偏好的有限机会。

法国主办首届欧盟印太合作部长级论坛。图源:视觉中国

三、印太地区的集体安全

西方国家可以通过将印度纳入宽松或迷你安全框架如“四方安全对话(QUAD)”继续与其保持互动的同时尊重其自主意愿。印度已表明不愿与中国为敌,也不愿意加入类似北约的安全组织。然而,印度在印度洋地区参加越来越多联合军事演习表明,印度准备加入西方国家的行列以保护其海洋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