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堕胎权在美国“深红色”堪萨斯州意外胜利,拜登乐了


美国广播公司(ABC)当地时间83日报道,美国保守的堪萨斯州在2日的公投中投票支持保护堕胎权,拜登当日发表声明欢迎。美国政治分析者认为,堕胎权能够在“深红州”也得到支持,或许提供了民主党中期选举止损乃至“翻盘”的途径。

“国会山报”(the Hill)表示,这是自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以来,选民首次就堕胎问题发表意见,它被认为是美国人将如何回应最高法院裁决的一个风向。


“ABC新闻”报道截图

这次公投正式名为“重视她们两人”,其中“两人”指的是母亲和胎儿,由反对堕胎的堪萨斯州议会共和党议员提出,企图重新解读堪萨斯州法律,以确立其没有对堕胎权的保护。最终,41%的选民支持,59%反对,从而公投失败,堪萨斯州依然保护堕胎权。


公投结果,蓝为反对堕胎,绿为支持堕胎

对此,美国总统拜登发布声明表示欢迎,称这体现了“美国大多数选民”表达的民意。他说:“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的极端决定将妇女的健康和生命置于危险之中。今晚,美国人民对此有话要说。”

“堪萨斯州选民参加投票的人数创历史记录,他们反对修改州宪法的极端努力,该宪法旨在剥夺女性的选择权利,并为全州范围内的禁令打开大门。这次投票清楚地表明了我们所知道的情况:大多数美国人都同意,妇女应该有堕胎的权利,应该有自己决定医疗保健的权利。”

拜登还呼吁国会将堕胎保护纳入法律。此前81日,两党的一些参议员公布了一则方案,大致恢复此前对于胎儿具有生存力前堕胎权的保护;然而,该法案尚没有所需的10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因此被认为前途渺茫。拜登在声明中表示,如若国会忽略民意、不采取行动,自己将继续采取“有意义”的行动来保护堕胎


白宫发布拜登声明

美媒:堕胎或成为民主党中期选举“致胜法宝

在美国最高法院推翻联邦堕胎权后,共和党控制的许多州,尤其在保守的美国南方,都相继通过了堕胎禁令或限令。然而,共和党控制超过2/3“超级多数”议会席位的堪萨斯州却迟迟未通过任何堕胎限制,使得远至密西西比州的女性都前来堪萨斯州寻求堕胎。


截至8月2日,采纳美国最严格的堕胎限制的州(图源:纽约时报)

本次公投源于堪萨斯州州宪法第一条“所有人享有平等和不可剥夺的权利”。堪萨斯州最高法院在2019年解读确立该款包含了堕胎权,虽然该解读采用的恰好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所推翻的解读,但是因为两者解读的是不同的宪法,因此堪萨斯州对堕胎权的保护没有受到联邦层面变化的影响。

在堪萨斯州,改变州宪法不仅需要上下两院议会都以2/3“超级多数”通过,还需要选民同意。在2021年初,堪萨斯州上下两院中共和党单方面通过对宪法的修正案,定公投于82日的初选日。

这次公投没有直接对堕胎权进行限制,但是将允许堪萨斯州政府随后采取任何对堕胎的限制。虽然修正案提到限制需要“考虑”强奸、乱伦和母亲命危的因素,但是没有定义需如何“考虑”,而许多美国分析者认为,这项修正案将实质上允许共和党通过任何堕胎限制,不会真正考虑到强奸、乱伦和母亲命危。

对于堪萨斯州以较大比例否决了议会的修正提案,美国许多媒体在一定程度的惊讶之余,也分析认为堕胎或许能够帮助民主党就11月将举行的中期选举“止损”。根据民调机构盖洛普(Gallup)的最新民调,55%选民更倾支持堕胎,39%选民更倾反对堕胎。

数据和政治分析网站“538”(FiveThirtyEight)发布标题为“为什么堕胎可能是民主党人的制胜法宝”文章,认为共和党采取的一些彻底堕胎禁令过于极端,激发了民主党投票的热情和政治关注度,同时使得无党派人士,乃至少数共和党女性重新考虑是否应考虑投票民主党,因此这是个民主党可以不断强调以增加赢面的议题。


“538”报道截图

盖洛普今年5月的美国民调显示,35%的选民认为堕胎应在一切情况下合法,50%认为堕胎应该在部分情况下合法,仅15%选民认为堕胎应在一切情况下被禁止。

根据“538”的中期选举预告,自最高法院624日推翻联邦堕胎权以来,民主党中期选举后继续控制参议院的几率由47%增加到了57%,而民主党继续控制众议院的几率也从12%增加到了20%。该网站的总编认为,这其中有多重因素,但是直接影响到许多普通人民生的堕胎问题是该变化的关键原因之一。


“538”中期选举预测:上为控制参议院的几率,下为控制众议院的几率

民主党正悄然重返堪萨斯州?

与这次公投同时发生的是堪萨斯等州的中期选举候选人党内初选。与美国大部分选举(包括总统、中期等)一样,这次选举在星期二进行。这是因为在19世纪交通不便,许多人需走一整天才能投票,而在美国占多数的基督教信徒拒绝在礼拜天开始旅程,因此周二被认为是最合适举办选举的日子。虽然近年有将选举日调为周末的提议,但是大多数美国选举依然维持19世纪的惯例。

根据《纽约时报》收集的数据,同日举行的堪萨斯州州长初选中,截至北京时间8月4日12点,有约45万人参与共和党的初选,而仅近28万人参与民主党的初选,表示共和党有约62%38%的优势。

这个比例与堪萨斯州选民登记的党派比例相似;据堪萨斯州务卿统计数据,共和党在选民登记的党派方面享有62%38%的优势。在堪萨斯州,登记了党派的选民只能参与自己党派的初选。


堪萨斯州务卿统计数据:共和党(红)和民主党(蓝)登记人数

然而,共和党该优势显然未能帮助反对堕胎的势力通过该法案。民调机构“Coefficient7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就2日公投,当时大约47%的堪萨斯选民打算投票支持推翻堕胎权,43%打算投票反对推翻堕胎权。其中,民主党大致“铁板一块”,86%打算投“不”,无党派人士63%打算投“不”,而共和党虽然68%打算投“是”,但是也有18%打算投“不”。

这次结果更是呈现了共和党内部的分裂,保守立场的结果比民调所预测的还要“糟糕”。与2020总统大选结果相比,“左翼”的支持率升高了17%。这也不仅仅是民主党和无党派人士的功劳,因为仅37.5万人投“是”,比参与共和党初选的45万人要少7.5万人,表示或许有相当一部分共和党选民投票支持堕胎权。


左为两党选民登记人数对比,右为本次公投结果(图源:“萨巴托的水晶球”

2020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其实也没能达到自己在该州理论上享有的优势,因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获得了41.5%的投票,仅输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15.4%;这是民主党近30年来堪萨斯总统选举中最接近获胜的一次。

长期以来,堪萨斯州被标榜为一个深红的州,以至于美国记者和历史学家托马斯·弗兰克(Thomas
Frank
)在2004年出了一本名为《堪萨斯怎么了?》的书,剖析民主党缘何失去了美国中部许多地区的支持,引堪萨斯州为其典型。

不过,根据美国政治评论家的分析,堪萨斯州采取的“招商引资”政策吸引了其他州的人移民到堪萨斯州的城区,加之乡下地区人口持续流失,使得堪萨斯州快速城镇化(2010年城镇化比例达74.2%),悄然扩大了更迎合城区选民的民主党的基本盘。

在中期选举中,现任的堪萨斯州民主党州长劳拉·凯利(Laura Kelly)将寻求连任。虽然堪萨斯州似乎在缓慢地朝着民主党靠拢,但是依然较为保守;对于凯利和民主党来说,堕胎问题显然是一条她们需牢牢抓住的生命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