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军撤退近一周年,一阿富汗父亲:17岁儿子死在喀布尔机场,大儿子仍下落不明


【编译/观察者网 刘程辉】“我的一个儿子从喀布尔机场的飞机上坠亡,我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另一个儿子的命运。”美军仓皇撤离阿富汗过去了将近一年,但阿富汗难民穆罕默德·雷扎伊(Mohammad Rezayee)的痛苦仍无法弥合。

《泰晤士报》报道

在英国《泰晤士报》8月7日发表的报道中,雷扎伊回忆起了去年8月美军撤离阿富汗时他所经历的一幕幕场景。在那次撤离行动中,成千上万名阿富汗人冲进喀布尔机场,试图抓住美军飞机离开。当美军C-17运输机升空后,有人拍摄到了数人从机上坠下的画面。

雷扎伊17岁的儿子扎比(Zabi Rezayee)正是从C-17运输机上坠亡的人之一,而他19岁的哥哥扎基(Zaki Rezayee)也爬上了飞机,但是至今下落不明。

美国空军曾辩称,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导致机组人员决定“尽快离开机场”,但雷扎伊并不认同。

“每次听到手机铃声,我的妻子都会祈祷一下,急切地希望是关于我们大儿子扎基的消息。”雷扎伊说,“我责怪飞行员,我责怪负责机场安全的美国人。当飞行员知道有人在抓住飞机的时候,他为什么要做出起飞的决定?我不认为那些坚持(抓住飞机)的人真的相信飞机会离开。”

雷扎伊说,家里人并不知道兄弟俩那天早上去了机场。一个衣柜里仍然装满了他们的衣服。

“我在机场接到他们的电话时才知道,”雷扎伊说,“两个儿子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他们说自己就要登机了。我为他们感到高兴,为他们离开到安全的地方感到高兴,因为我们都很害怕在塔利班控制下会发生什么。”

“我们只打了几分钟电话,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和他们通话。不到半小时后,我接到电话,他们告诉我扎比死了。直到今天,我还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扎基的信息。”

得知儿子遇难的消息后,悲痛欲绝的雷扎伊由于找不到出租车,奔跑了4.5英里(约7.2公里)到达机场。但塔利班警卫拒绝让他们进入,雷扎伊不得不等待了一个小时,儿子扎比的尸体才被送到他面前。

“我哥哥把扎比的尸体带回了家,我开始寻找扎基的身影。”雷扎伊回忆说,他在医院里转来转去,毫无结果。

“下落不明才是最麻烦的,我的妻子为此备受折磨……这一年是我从未经历过的一年,我很受伤,很愤怒,但我无能为力。”

“我已经埋葬了一个儿子,我甚至不知道另一个是死是活。”

最左边的扎基、最右边的扎比同父亲雷扎伊的合影(泰晤士报图

尽管内心的伤痛无法愈合,但雷扎伊一家仍在苦苦挣扎着生存下去。除了丧子之痛,雷扎伊一家还面临着严重的困难,他们付不起房租,曾经营的果蔬店也被迫倒闭。

“我们已经卖掉了家当。这是唯一的选择。我再也没有工作了,有时我甚至买不起面包。”

“我现在觉得在我儿子的事情上愤怒只是浪费时间,我得用这些精力想办法养活我剩下的孩子们。”雷扎伊十分无奈。

“但为了知道扎基的下落,我愿意付出一切。”他说。

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之后,美国政府冻结了阿富汗央行储存在海外近95亿美元资产,并将停止向阿富汗境内运送现金以阻止塔利班获取资金。

此后,阿富汗因面临严重的经济问题,曾多次要求美国解冻该国央行海外资产,但均未果。

美国总统拜登今年2月发布行政命令,“挪用”阿富汗冻结在美国的约70亿美元资产,其中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2亿元)留在美国,用以赔偿“9·11”事件的受害者们。拜登声称将另外35亿美元则成立所谓的信托基金,通过人道主义组织分配,救济阿富汗民众,但不会交给塔利班。

联合国数据显示,随着阿富汗陷入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经济直线下滑,约2300万人面临严重的粮食危机。

今年4月初,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阿富汗大约95%的人口没有足够的食物,900万人面临饥荒的危险。他援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估算数据称,如果不立即采取行动,超过100万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就处于死亡的边缘,“为了换取食物,人们已经开始出售自己的孩子和身体器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