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张文木:日美韩涉台表述差异及其对中国两岸统一的外交影响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张文木】

目录:

一、日本只是“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声称“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二、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并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三、韩国只是“尊重中方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之立场”

四、日美韩涉台表述差异及其对中国台海统一的外交影响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关系到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所在。在台湾问题上,中国政府始终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目前绝大多数国家在台湾问题上都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但细究有些国家的具体表述,其含义还是有相当的差异。

下面我们以日本、美国和韩国对华外交文件为例,研究并剖析其涉台表述的差异,这对于我们认识在国际事务中涉台斗争的复杂性和我们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必要性,是有益的。

东部战区接续开展联合演训检验精确打击能力。图源:视觉中国

一、日本只是“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声称“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我们知道,现在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是1972年9月29日发表的《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8月12日签署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及1998年11月26日发表的《中日联合宣言》。那么,被中国视为核心利益的台湾主权归属问题,日本方面在这几个文件中是如何表述的呢?

我们先看第一份文件。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是中日三个文件中最基础性的文件,凡九款条文。内容如下:

(一)自本声明公布之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日本国之间迄今为止的不正常状态宣告结束。

(二)日本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国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决定自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起建立外交关系。两国政府决定,按照国际法和国际惯例,在各自的首都为对方大使馆的建立和履行职务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并尽快互换大使。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

(六)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同意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各项原则的基础上,建立两国间持久的和平友好关系。 根据上述原则和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两国政府确认,在相互关系中,用和平手段解决一切争端,而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

(七)中日邦交正常化,不是针对第三国的。两国任何一方都不应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谋求霸权,每一方都反对任何其他国家或集团建立这种霸权的努力。

(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为了巩固和发展两国间的和平友好关系,同意进行以缔结和平友好条约为目的的谈判。

(九)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日本国政府为进一步发展两国间的关系和扩大人员往来,根据需要并考虑到已有的民间协定,同意进行以缔结贸易、航海、航空、渔业等协定为目的的谈判。

在第二款中,日本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但在第三款中,日本只是“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重申的“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在这两款条文中,日本方面有意义的承诺是“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立场”。

《波茨坦公告》第八条是这样写的:

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

关于台湾,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国发表的《开罗宣言》是这样规定的:

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的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

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在签署《中日联合声明》后的记者招待会上曾解释说:

“《开罗宣言》规定台湾归还中国”,“我国政府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的立场是理所当然的”。

但我们如果仔细查一下《开罗宣言》就会发现,大平正芳在此通过偷换概念回避了“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实质性立场。

如果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日本“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的说辞可以表达日本放弃在台湾权利的含义,但现在日本建交的对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而不再是《开罗宣言》中所说的“中华民国”,并且日方也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那么这时日本再以波茨坦第八条搪塞台湾主权归属问题,显然就不合逻辑了。

尽管大平正芳代表日本政府宣布“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蒋条约》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并宣告结束”,但日本方面在《中日联合声明》中还是刻意规避了台湾的法律地位。

也就是说日本在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中只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只是“理解和尊重”但并没有承认中国政府重申的“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尽管日本与台湾当局实行了“断交”,但并不能由此推导出它法律上承认了“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原则。

由此必然产生的逻辑是,日本方面“一个中国的原则”是不包括台湾的,日本与中国建交的主权关系只限于中国大陆,日本方面废除在1952年4月28日签署的《日台条约》,不与台湾发生正式的官方关系并不是基于中国政府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立场”而是基于“理解和尊重”中国立场的表态。

1972年11月8日,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就《中日联合声明》中“台湾条款”的问题,代表日本政府给予官方的统一解释。他说:“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立场。我国对此表示充分理解并予以尊重。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台湾之间的对立问题,基本上是中国的国内问题。

作为我国,希望这一问题能在当事者之间和平解决,并且认为这一问题实际上不会有发展成武装冲突的可能性。”这实际是“两个中国”隐喻式表述。若一定要从积极意义上看,日方的这个表述只是明确承认了台湾不属于日本,日本放弃在《马关条约》中获得的对台湾的所有权利。但对于当时已为战败国的日本而言,这是一个没有意义但是必须有的法律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