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布林肯说不要求非洲国家选边站,南非外长当面暗讽


【文/观察者网 齐倩】打着抗衡中俄影响力的目的访非,却口口声声说“不要求非洲国家选边站队”,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这副姿态让南非外长潘多尔看不下去了,开始当面暗讽。

在8月8日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布林肯先是重申了美国不希望非洲被夹在超级大国的竞争之中。随后,潘多尔提到了一些国家在同非洲国家互动时的“高高在上、恃强凌弱”,同时强调,“我不记得美国这么做过,说的是欧洲”;她表示南非不喜欢被人强迫“要么这样,要么那样”。

但潘多尔当场又告诉布林肯,美国众议院此前通过的《打击俄罗斯在非恶意活动法案》“最为不幸”、“令人失望”、“具有冒犯性”。南非是一个主权国家,不容别国指点所谓“选边站队”。“如果有一个官员这么跟我说话,我绝对不会被这么欺负。”话毕潘多尔向布林肯澄清,“我没说你,说的是其他人”。

值得一提,上述法案要求布林肯所在美国国务院锁定违反美国对俄制裁的非洲政府,并向国会汇报。

布林肯与潘多尔举行联合记者会,路透社视频截图

根据美国国务院发布新闻稿和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8月8日,正在南非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南非外长潘多尔举行联合记者会,就双边合作、俄乌冲突、台海局势等议题回答记者提问。

一开始,布林肯便重复其陈词滥调,在强调美国和南非的共同利益后,先是批评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又声称中方对佩洛西窜台的反应“太过了并且无济于事”。他还倒打一耙,表示中方暂停中美气候变化商谈是在“惩罚世界,尤其是非洲国家”。

“首先,在俄乌问题上,南非没有人支持战争”,潘多尔表明态度,但依旧没有跟随欧美谴责俄罗斯。

她紧接着表示,南非的立场是希望联合国等多边机构在俄乌冲突中发挥作用,同时指出:“正如乌克兰人应该得到领土和自由一样,巴勒斯坦人也应该得到他们的领土和自由。我们应该同样关注发生在巴勒斯坦人身上的事情,就像我们关注发生在乌克兰人身上的事情一样。”

谈及佩洛西窜台一事,潘多尔称,她理解在三权分立结构下,美国政府无法左右众议院议长的决定。但她强调,行政官员在接受议员决定的同时,还应“修复他们可能造成的关系裂痕”。

布林肯同南非总统、外长举行会晤

8月7日,布林肯开始非洲之行,前往南非、刚果(金)和卢旺达三国进行访问。在首站南非,布林肯竟在一次演讲中声称,拜登政府强调非洲各国政府的地缘政治自决权,“美国不会左右非洲的选择”。

在联合记者会上,有记者提到了布林肯的这一表态。但潘多尔的回应却意味深长。

“我很高兴布林肯已经确认美国不要求我们做出选择”,潘多尔随即补充说,“我不记得美国曾试图这样做,但在我们与欧洲和其他地方的一些合作伙伴的互动中,(体会到)一种高高在上恃强凌弱的感觉”。

随后,潘多尔提到了美国众议院此前通过的一项名为《打击俄罗斯在非恶意活动法案》。据介绍,该法案要求布林肯和国务院评估俄罗斯在非影响力和破坏美国在非目标和利益的活动,并制定对应措施,同时锁定违反美国对俄制裁的非洲政府,并向国会汇报。

潘多尔形容其为一个“最为不幸的”法案。她当面向布林肯抗议:“正如我所说,这(同哪些国家互动)是每个国家的自由。当我们相信自由时,就不能出现‘因为非洲这么做了就会被美国惩罚’的事情。所以这是一项令人失望的法案,我们希望美国参议院不会通过这种冒犯性的法案。”

“毕竟根据《联合国宪章》,我们是被视为平等的主权国家”,潘多尔再次强调,世界各国可能在经济实力和经济能力方面存在差异,但仍必须相互尊重,这样世界才会运转。

“这非常、非常重要。我绝对不喜欢的一件事儿,就是被要求选边站队。如果一个官员这么跟我说话,我绝对不会被这样欺负,其他非洲国家也不会同意被这么对待,”潘多尔补充道:“我没说布林肯国务卿,我说的是其他人。”

美国众议院4月通过《打击俄罗斯在非恶意活动法案》

对于布林肯此次非洲之行,西方分析人士称,此举旨在“对抗中国和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美媒《华尔街日报》8日指出,美国对俄罗斯在非洲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感到担忧,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不久前刚刚访问了非洲。而且,包括南非在内的大多数非洲国家都回避公开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也没有加入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

另一方面,白宫所发布的新版非洲战略中所提到的内容,也意味着拜登政府承认美国过去30多年来非洲战略的失败。文件写道:“美国促进民主的努力以及对和平与安全的贡献,都难以显示出预期的效果。”

不过,《华尔街日报》分析称,拜登政府的新战略究竟要如何让美国“走上不一样的道路”,目前还缺乏具体细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