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被问询4小时,特朗普除了名字啥都没答


【文/观察者网 杨蓉】在遭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突袭“搜家”后,当地时间10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出席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一项针对特朗普集团涉嫌“财务欺诈”的民事调查取证,但拒绝提供证词。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特朗普当天发表声明称,出于律师建议等原因,他决定援引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在取证中保持沉默。

《纽约时报》披露,在约四个小时的问询中,特朗普只回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最开始时通报自己的姓名。一位了解特朗普想法的人士透露,曼哈顿地检目前正对特朗普集团进行的另一项刑事调查是特朗普决定行使沉默权的原因之一。

在接下来的问询中,特朗普对于所有的问题都以两个单词挡了回去:“答案一样”(same answer)。

当地时间10日8点半左右,特朗普离开特朗普大厦前去作证。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答案一样”

“我曾经发问,如果你是清白的,你为什么要(援引)使用第五修正案?现在我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当你的家人、你的公司和你周围的所有人,都成为了由律师、检察官和假新闻媒体支持的毫无根据的、出于政治动机的猎巫行动的目标时,你别无选择。”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周三(10日)上午9时许,特朗普坐车抵达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约半小时后取证问询正式开始。不久后,特朗普办公室通过电子邮件向公众发表声明,宣布特朗普将在作证时援引第五修正案,并发表了上述解释。

特朗普办公室的公开声明

第五修正案赋予了美国公民在面对民事或刑事程序时保持沉默、不提供可能让自己获罪证词的权利。该修正案规定:“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证其罪。”

特朗普的律师费斯切蒂(Ronald P. Fischetti)透露,该会议约下午3点结束,中间休息数次,特朗普与纽约州总检察长詹姆斯(Letitia James)面对面隔桌而坐。

费斯切蒂称,在大约四个小时问询时间中,特朗普只回答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最开始时通报自己的姓名。随后,特朗普就大声念了一份声明,表示自己会在作答时援引第五修正案。

根据英国《每日邮报》所获得的声明内容,这份特朗普亲自宣读的声明与其办公室发布的公开声明使用了类似的话术,大部分内容都基本相同。

特朗普称,民主党人詹姆斯通过对于他本人、他的家人和他的公司的“毫无根据”的攻击,为自己树立形象,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他指责詹姆斯是一名“叛徒”,而其领导的这场调查是“我们国家历史上最大的猎巫行动”。他声称,纽约州“正在遭受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谋杀、毒品和整体犯罪率”,但詹姆斯办公室却将很大一部分时间精力和纳税人的资金用于讨伐自己。

此外,特朗普还在声明中将纽约检方调查与FBI突击搜查海湖庄园一事联系起来,尽管两者的调查动机并不相同。他称詹姆斯办公室的行动是针对自己的更大阴谋的一部分,“现任政府和这个国家的许多检察官已经没有了任何道德和伦理的界限”。

英国《每日邮报》获取的声明内容(节选)

在接下来的问询中,特朗普对于所有的问题都以两个单词挡了回去:“答案一样”(same answer)。

费斯切蒂透露,在四个小时的会议中,詹姆斯在场的时间约为一半。在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调查情况后,詹姆斯便将提问交给了其办公室的一名律师凯文·华莱士(Kevin Wallace)。该律师身旁坐有10名律师助理,时常在问询中给他递上笔记。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华莱士向特朗普询问了包括其高尔夫俱乐部在内的各种房地产资产的估值,他签署的与抵押和贷款有关的文件,以及他的公寓面积等问题。费斯切蒂描述说,房间里的气氛很有礼貌,没有紧张感。

费斯切蒂对CNN指出,特朗普原本“非常想作证”,在律师们的极力劝说下,才决定不回答问题。《纽约时报》也称,一位曾经问询过特朗普的律师透露,他“在取证中完全无所畏惧”。

事实上,特朗普曾公开嘲讽那些援引第五修正案以保持沉默的人。他曾在一次集会上称,援引第五修正案是暴民的惯用手法,暗示援引该条款的人可能本身真的有罪。

但报道同时指出,特朗普本人实际行使过第五修正案的权利。在与第一任妻子伊万娜离婚诉讼中的一次取证中,他曾拒绝回答问题。

问询结束后,詹姆斯办公室也在一份声明中证实特朗普援引了第五修正案,并表示将继续进行调查。

“詹姆斯总检察长将追求事实和法律,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们的调查仍在继续。”声明写道。

本周一(8日),FBI人员突击搜查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住所海湖庄园。美媒称,这项搜查与特朗普2021年初卸任美国总统时将一些机密文件带到海湖庄园有关。FBI和美国司法部尚未就此公开表态。白宫否认提前知情,并表示司法部门正在对此进行独立调查,白宫不会对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论。

CNN指出,美国司法部长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严格限制司法部对外发表对于调查的公开声明,尤其是那些与特朗普有关的。加兰对此曾解释称,这是司法部的一般政策,也是保护调查的一种战略,以防潜在目标了解司法部的动向。他还指出,不对外评价调查也可以保护涉事人员的权利,以免其在司法部提起诉讼之前就在公共领域受到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