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远川研究所:美国PPT造车,没有下个马斯克,但有很多贾跃亭


【文/远川研究所】

在电动车的发展过程中,看空机构虽然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特斯拉在实现连续盈利之前,曾被知名空头“香橼”连续做空五年,在华尔街引发了一场史诗级的“多空大战”;2020年,香橼盯上了当时股价暴涨的蔚来,认定其股价严重虚高,今年6月份,做空机构“灰熊”又再度出手,称蔚来通过电池租赁业务夸大了收入和净利润率,导致蔚来股价波动。

做空机构犹如一位“老大哥”,紧盯着每家上市公司的一举一动,随时都准备给予沉重一击,某种程度上也扮演着市场“清道夫”的角色,让一些骗子公司原形毕露。

过去两年,生于美国的两家新势力Nikola和Lordstown就曾被做空机构狠狠教训过,也让世人领略了美国版PPT造车有多野。

01.“下一个特斯拉”

2014年,特斯拉刚刚在硅谷掀起热潮,特雷弗·米尔顿(Trevor Milton)用著名电气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名字的另一半创办了卡车公司Nikola,此举用意明显——电动车的世界里,我和特斯拉二分天下。

在这之前,米尔顿是一位不太成功的连续创业者。在员工口中,他精力充沛、巧舌如簧,“可以在没有雪的情况下将雪卖给爱斯基摩人”,活脱脱一个青春版马斯克[1]。但Nikola要走的路和特斯拉不完全一样。

Nikola创始人米尔顿

2016年,氢燃料半挂卡车Nikola One发布,在这场商业首秀上,米尔顿充分展现了口才与野心。在对外公开的规划中,Nikola不仅会打造氢能与电动卡车One、Two、Tre,而且会负责氢能卡车的运维,同时还售卖氢燃料,并计划在北美建设700座加氢站[2]。

这种全链条生态化反的玩法,只比乐视汽车晚了一年。不过美国资本市场当时更喜欢将Nikola称之为:卡车领域的特斯拉。

当米尔顿摸着马斯克过河时,史蒂夫·伯恩斯(Steve·Burns)创办的电动货车公司WorkHorse快撑不住了,2018年亏损了3650万美元,账上一度只剩150万美金,这让他决定另起炉灶[3]。

2019年10月,通用位于俄亥俄的洛兹敦工厂因连年亏损即将关闭,数千名汽车工人面临失业。关键时刻,伯恩斯以白衣骑士身份降临,宣布收购该工厂,成立同名公司Lordstown,将其改造为年产能50万辆的电动车生产基地,在此生产电动皮卡Endurance。

伯恩斯当时还不知道,他挑中了一个完美的时间点。

数日后,特斯拉发布电动皮卡Cybertruck,三天时间就获得20万个订单,转年,Nikola亦发布氢燃料皮卡Badger。在美国,皮卡每年销售超过200万辆,新能源皮卡将是一个兵家必争的千亿市场。

原本与特斯拉错位竞争的Nikola与Lordstown,和特斯拉杀入了同一个赛道。2020年6月,特斯拉股价同比暴涨3倍,未能搭上这艘火箭的投资人急于寻找下一个特斯拉。在资本和媒体的推波助澜下,Nikola和Lordstown被推到了舞台中央。

同月,Nikola在纳斯达克上市,一辆车没产的Nikola市值达到30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第二大车企福特,而后者的年销量是200万辆。Lordstown的上市也箭在弦上,由于手握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订单,二级市场对其也如饥似渴。

如果一切顺利,Nikola和Lordstown的高光时刻将在2020年9月降临。

当月,通用宣布将以价值20亿美元的资产和技术换取Nikola 11%股权,并为后者生产Badger皮卡保驾护航,双方结成联盟对抗特斯拉。Lordstown也获得通用7500万美元投资,并在即将上市的关头,作为特朗普拯救制造业的重要政绩亮相白宫,由总统亲自带货。

特朗普在白宫为Lordstown的电动皮卡站台

这看起来会是个硕果累累的秋天:Nikola和Lordstown收获资本支持,高管们实现财务自由;通用招安了两位助其电动化转型的小弟;投资人找到了下一个特斯拉;政府正在完成制造业回流的大美中兴——所有人都拥有光明的未来。

直到有人站起来发问:为何大家都在蒙眼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