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历史学家私下警告拜登:美国的民主正摇摇欲坠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美国的民主正摇摇欲坠( teetering)。”

据《华盛顿邮报》8月10日独家报道称,多位知情人士透露,8月4日,一群学者进入白宫,为美国总统拜登上了近两个小时的私人历史课,消息人士表示,这次对话不涉及到具体的政策和计划,很多谈话都是关于西方民主价值观和其他制度之间的较量,以及全球所谓“威权主义制度”增长之类的话题。

《华盛顿邮报》表示,在这堂历史课上,专家认为,今天的形势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有相似之处,当时部分威权主义思想影响了一些政客。具体到当前的美国国内形势,与会的不少历史学家认为,特朗普的“政治议程”是“反民主的”,认为拜登有必要与美国的“反民主势力作战”。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美国总统有定期收听历史学家小组汇报的习惯,这种做法至少可以追溯到里根政府时期,不过在特朗普时期,这种活动不受欢迎。《华盛顿邮报》表示,拜登邀请到白宫的历史学家们通常会将拜登与其他美国总统的历史功绩和地位进行对比。

8月4日的“私人历史课”规模比较小,与会者的焦点是所谓“威权主义在世界各地的崛起”,以及这种崛起“对美国国内民主的威胁”。

这些上课专家包括拜登的临时演讲撰稿人乔恩·米查姆、记者安妮·阿普勒鲍姆、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肖恩·维伦茨、弗吉尼亚大学历史学家阿利达·布莱克和美国总统历史学家迈克尔·贝施洛,参会的还有白宫高级顾问安妮塔·邓恩和拜登首席演讲稿撰写人维奈·雷迪。

消息人士透露,8月4日华盛顿的天气电闪雷鸣,这些历史学家聚集在白宫地图室,和因为新冠病毒阳性依旧在隔离的拜登连线展开了对话。而拜登和历史学者以一种苏格拉底式的对话形式展开了讨论,这些学者将当下描述为现代民主治理史上最危险的时刻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与会者当时听到了一声巨大的霹雳声,与会者后来发现,白宫对面的拉斐特广场发生了一起雷击,造成三人死亡。

消息人士表示,这次对话不涉及到具体的政策和计划,很多谈话都是关于西方民主价值观和其他制度之间的较量,以及全球所谓“威权主义增长”的大背景。但历史学家表示,现在的情况和30年代类似。

20世纪30年代,随着西欧法西斯的崛起,美国国内出现了一些法西斯支持者。查尔斯·考夫林牧师利用他的广播在美国传播反犹太的民粹主义信息。时任路易斯安那州民主党参议员休伊·朗也号召美国人反对罗斯福,并对法西斯政府表示同情。

报道称,与会的不少历史学家认为,特朗普的“政治议程”是“反民主的”,认为拜登有必要与美国的“反民主势力作战”。美国总统历史学家迈克尔·贝施洛斯经常出现在NBC和MSNBC的节目中。最近,他更加直言不讳地谈到了他认为拜登有必要与该国的“反民主势力”作战。

贝施洛斯今年3月在拜登发表国情咨文演讲之前在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上说:“我认为他今晚必须谈谈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的民主制度和世界各地的民主制度都面临着被摧毁的生存危险。”

《华盛顿邮报》评论称,如果特朗普寻求竞选美国总统,那么拜登将继续打着“挽救民主”的旗号以追求连任。

拜登经常召集政府外专家进行咨询,尤其是美国政府面临危机的时候。今年5月,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与拜登就如何应对通货膨胀和中期选举进行了交谈。今年1月,在俄乌冲突之前,包括前共和党顾问在内的一组外交政策专家来到白宫,向拜登做了简报。

当下,由于各种原因,拜登办公室处于一个孤立的状态,访客寥寥。一些民主党人说,新冠疫情以及拜登核心圈子的孤立特性加剧了这个问题,由于新冠疫情,拜登在他担任总统的第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限制了访客的来访。

奥巴马总统任内的前美国驻俄罗斯大使麦克福尔认为拜登这种召集专家的做法很好,他说:“(拜登)他们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圈,在我去莫斯科之前,我在白宫工作了三年。相比之下,我认为拜登的做法比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做法更具战略意义。感觉他们更专心致志了。”

拜登也会听从这些专家的建议,《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表示,克林顿在见拜登的时候建议,拜登政府要在政策上与共和党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当时白宫已经在考虑类似的议题,几天后,拜登公开抨击前总统特朗普所谓的“极端MAGA议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