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玛格丽特·扎瓦茨卡娅:俄乌冲突下,俄罗斯新移民潮正悄悄发生着变化


【文/玛格丽特·扎瓦茨卡娅,译/上海外国语大学硕士研究生 夏青】

乌克兰战争爆发后,数十万俄罗斯公民离开了俄罗斯。这是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最大的移民潮,其中许多移民都是IT界的代表。这种高技能劳动力的外流将不可避免地使俄罗斯失去大量人才和专家。

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爆发后,数十万俄罗斯公民离开俄罗斯,最终在土耳其、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等一些免签国家定居。由于直达欧盟国家的航班比较短缺,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成为俄罗斯移民最受欢迎的过境国。如此规模的移民潮对俄罗斯和收容国都产生了一系列影响。与以往的移民潮不同的是,本次移民潮是高度政治化的,移民有潜在能力自发组织和建立一些在目前俄罗斯无法存活下来的新政策网络(policy network)。

俄罗斯的新移民潮,原文截图来自俄罗斯政论网站Riddle

新移民是否会在收容国形成新的俄罗斯公民协会?还是更倾向于切断与祖国的联系,从头开始生活?这个问题看起来不是最重要的,但历史表明,政治移民和离散族群在巩固国家民主政治方面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一些回到祖国的移民甚至会领导或加入新的民主政府。例如,立陶宛前总统瓦尔达斯·阿达姆库斯和爱沙尼亚第一任总统伦纳特·梅里曾长期在国外生活过。同样需要指出的是,本次移民潮中的很大一部分移民是活跃在公共领域的人,他们能够与那些留在俄罗斯但没有能力声明自己立场的人保持联系。

俄罗斯的社会学家团队OK Russians对俄罗斯移民进行多次研究,发现大多数俄罗斯移民在土耳其(24.9%)、格鲁吉亚(23.4%)和亚美尼亚(15.1%)定居。2022年3月,以色列大大简化了乌克兰和俄罗斯犹太人的回国手续,约有2.8%的受访者移民回到以色列。前往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移民人数略少——各占2%左右。最受欢迎的欧洲国家是塞尔维亚(1.9%)、黑山(1.7%)、爱沙尼亚(1.6%)、德国(1.6%)和西班牙(1.5%)。

58%的受访移民表示,对移民国家的选择基本上是随机的,取决于机票供应情况以及收容国的入境和停留规则;不到一半的受访移民计划留在这些国家(43%),而18%的人打算继续前往其他国家定居。调查期间,35%的受访者对定居国的选择仍然感到迷茫,只有3%的人计划之后会重返俄罗斯。许多移民发现自己所在的国家仍然不够“民主”,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似乎都要比俄罗斯安全。

普京总统早在3月就给那些离开国家的人贴上了“民族叛徒”的标签,并宣称俄罗斯人民“永远都会把真正的爱国者与卑鄙小人和叛徒区分开”,而后者只是“像不小心飞进嘴里的苍蝇,把它们吐出来罢了”。

普京认为,移民是“社会的一种自然和必要的自我净化”。不仅是那些支持政府政策的人,还有一些留在俄罗斯、但持有反对派思想的公民也这样认为。在俄语社交网络中,不时会爆发出关于“谁是真正的爱国者”或“真正的反对派”的争吵,关于谁的选择是站在更高的道德点的争议,成为留在俄罗斯的人和离开俄罗斯的人之间沟通和协作的障碍。

那些在境外的俄罗斯人能够在境外公开传播信息,组建境外俄罗斯公民协会,并与收容国领导人建立工作关系;而那些留在俄罗斯的人也没有与国内现实情况脱节,继续抵制一些政府政策。留在俄罗斯的人和离开的人之间维持的联系,是为俄罗斯建立一个新的政治议程的重要前提。

在很多国家都生活着大量俄罗斯移民,他们的政治观点可能与刚迁移过来的俄罗斯人有很大不同。与媒体宣传、机器人、网络巨魔、黑客攻击等网络工具一样,俄罗斯当局经常利用境外讲俄语的离散族群作为“软实力影响”的工具。国家对海外同胞的政策、“俄罗斯世界”基金会、俄罗斯侨民与国际人道主义合作事务署Rossotrudnichestvo和俄罗斯同胞世界协调委员会,都在试图建立一些渠道,以提高国家对居住在俄罗斯境外的俄语人口的影响。然而,对俄罗斯各种组织机构的国际制裁与抵制,将削弱俄罗斯的海外影响力。

先前移民到国外的俄罗斯人往往都是支持更保守的政党,他们会定期公开表达对俄罗斯领导人的支持。例如,今年的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纪念日引发了许多问题:一些人举行了爱国主义汽车集会,而另一些移民则参加了支持乌克兰的集会或组织哀悼日,集会的组织者们担心可能会发生冲突和挑衅行为。

新移民潮与以往的俄罗斯移民在政治观点上有很大分歧:前者具有政治化特点,他们相互团结,与留在俄罗斯的人保持联系,具有典型的中产阶级特征。只有1.5%的受访者表示支持“统一俄罗斯”党(全国大约有50%的支持者),而86.4%的人遵循了“智能投票”的建议(根据列瓦达中心的数据,全国平均有8%的人赞成该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