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沈逸:“抄家”美国前总统,一场集体沉默的危险“独走”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大家好,欢迎来到本期的逸语道破。这次我们讲讲最近全球关注的关于“懂王”特朗普的大新闻——他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抄家”了,FBI拿着搜查令从他的海湖庄园拿走了一堆文件和各种各样的物品。

特朗普的海湖庄园(图片来源:ICphoto)

现在最新的进展是到上周五,根据双方的同意这次搜查的搜查令被公开了,搜查令显示,之所以签发搜查令是因为司法部门正在对“懂王”进行调查,调查援引的是1917年的《反间谍法》,涉及的条款是第793条、2071条和1519条。这几条涉及的核心内容差不多,大致是指以不正当的方式拿到了与美国国家安全相关的敏感的机密文件,然后这些文件面临被破坏、被扭曲、被披露给外国情报来源的风险,这种风险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直接的威胁。

这几个条款如果被确认的话是可以发起刑事诉讼的,这其中就涉及几个非常有趣的问题:

首先,发起搜查行动和签发搜查令是需要美国司法部长点头确认的。一般来说,如果涉及到前总统这样的特殊存在,合理的情况是司法部长判定这些信息确实处于暴露的风险中,且这种风险已经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生存性的威胁,所以必须采取行动,不搜不行了,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第二,现在明确搜走的文件中确实有一套标了TS/SCI,TS是TOP SECRET(最高秘密)的缩写,SCI是SENSITIVE COMPARTMENTED INFORMATION(部分来源信息敏感),它是指绝密当中的一类特定信息,这类信息也被称为Above Top Secret,相当于在绝密信息里又分了几类。这类信息通常要求指定在限定场合看。当然,这不是最高级别的机密,最高级别还有一个叫做“SAP”- Special Access Program,这类东西去看的时候,限定的场合必须装置特殊的接入通道,类似我们看《碟中谍》系列中描写的要需要进行虹膜和指纹识别才能进入一个房间,阅读的时候还要有相关的记录。

美国司法部签发的搜查令(图片来源:ICphoto)

在特朗普家里没有搜到TS/SAP,他拿到的是TS/SCI,还有一些TS的。基础事实可以确认,这些东西是被认为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现在各方拿到了这个基础事实后,问题指向了几个方面:第一,这件事后续会如何发展;第二,对特朗普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第三,推动这件事背后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首先,毫无疑问这件事一定是有很强政治属性的,它涉及到特朗普在美国国内政治中的影响和地位,以及美国当前的国内政治环境,包括与即将到来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和2024年总统选举,都有密切的关联。

其次,和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山冲击案调查不同,这次的“抄家”事件动用了美国的司法部门和FBI这样的国家机器,援引了1917年的《反间谍法》,这就涉及了非常复杂的法律问题。

1917年《反间谍法》在美国的名声是比较臭的。美国国内所谓的偏好“自由民主”的人权团体对这部法律颇有微词。因为这部法律给了政府司法部门很大的空间和自由度去进行某种政治上的运作,去打击政治上被认为需要被制裁的对象,就是那些“让美国政府不开心”的人。它其中很多行为的认定是非常微妙的。很多“懂王”的支持者认为这是把司法工具变成了政治上的武器。

这就好比如果有一天,“懂王”走在路上,突然他随地吐了一口痰,然后有人把这口痰拿去化验,发现里面包含某种病毒。然后就说,你吐痰了吗?吐了。这个痰里所包含的病毒是不是有一定概率会触发传染病?好,这几条满足我认为在法律上的要件,然后我很强势地进行推定,认为你吐痰的行为构成了对公共安全的威胁,判你30年。

这明显就属于扯了法律的大旗去做政治的工具。因为在路上吐痰的人多了,是不是人人都要按照这个标准去定罪?这就涉及到法律的适用是否公平。

无巧不成书,恰恰美国有另外一个人也干过类似的事儿,把一些文件挪到了不该挪的地方去了,这个人叫做希拉里·克林顿。

大家是否还记得希拉里·克林顿的“邮件门”事件,3万多份应该在美国国务院内部安全的邮件服务器上的邮件,被她弄到私人邮件服务器上去处理了。根据现在已有的对“邮件门”的调查,其中至少有7、8封邮件属于TS/SAP,比“懂王”的TS/SCI安全级别更高。更巧的是,在邮件门的调查中,也有人讨论过是否要适用国家安全法案的793条款去应用到希拉里·克林顿对于邮件的不当处理上。

2016年8月16号,当时的司法部给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院查理斯·格拉斯利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去解释希拉里·克林顿的行为,这封信里有一段非常有趣的描述:“尽管1917年的《反间谍法》允许司法部对政府官员的重大过失提出指控,但检察官长期以来一直对这种刑事定罪可能产生的宪法影响犹豫不决”,也就是说他认为政府不应该对他人的主观意图进行判定——你不能诛心,不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同时他也明确拒绝了2071条款,也就是特朗普搜查令中提到的同一个条款。当时有人指出认为应该对希拉里·克林顿做出这样的处置,因为她涉及到了所谓故意和非法隐藏、删除或是消费联邦政府的机密信息。司法部当时认为不应该追究。

那么问题是,如果希拉里当初没有被追究,现在是否可以以此为依据,对特朗普签发搜查令并且对他进行刑事上的定罪呢?为什么对希拉里和特朗普采取了不同的标准,司法部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是的,司法部的部长换人了。换上去的这位司法部部长是民主党提名的,又和共和党、特朗普这一侧有着不同寻常的纠葛。有人发现这位司法部部长在奥巴马任内有可能被提名为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事实上奥巴马提名了他,但被共和党在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麦克奈尔阻止了两三百天,然后就黄了。

又有传言说,后来希拉里·克林顿如果选上总统后要提名他成为联邦最高法院的成员,当然希拉里被特朗普击败了,没有赢得总统选举,他的提名又黄了。现在最高法院大法官满员了,短期内不可能有人死去或者被弹劾,没有出缺他也就没有希望了。这样的背景会给人一种政治上强烈的观感,认为司法部长是在挟私报复。而这种外部的政治性回应,对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里民主党和共和党人在路人中的声望会产生重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