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军称将派遣军舰过台湾海峡,秦刚:美方在这一地区做得太过了


中国驻美大使馆网站8月17日消息,16日,秦刚大使在华盛顿接受路透社、美联社、彭博社、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纽约客》、《国会山报》、POLITICO、AXIOS、“防务一号”等美国主流媒体联合采访,就中美关系、台湾问题、涉港问题、中国外交等回答了记者的提问。答问实录如下:

罗金(《华盛顿邮报》):大使,感谢您今天跟我们交流。您的同事中国驻法国大使最近在两个场合都谈到了,中国政府正计划在统一后对台湾人民进行“再教育”。您能解释一下这指的是什么吗?什么样的“再教育”,是香港那样的,还是新疆、西藏那样的?

秦大使:我不太清楚驻法大使是在什么情况和语境下作出有关表态的。但我的理解是海峡两岸都是中国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我们要强化中华民族的身份认同。这应该是他想要表达的,当然我不能为他代言。

罗金:我追问一下,您不久前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署名文章写到还是要争取和平统一,但看起来你们仍需要说服台湾民众自愿回归中国。这方面工作进展如何?你们争取台湾民心民意的努力有进展吗?会有效果吗?

秦大使:事实上,过去几年大陆方面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作出了大量努力,展现了善意。台湾地域狭小、市场有限,自身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空间不大。台湾的前途取决于与大陆实现统一。过去几十年来,我们做了很多努力,现在有100万台湾同胞在大陆工作生活,他们过得很幸福,有开厂兴业的,也有求学的。过去几十年两岸贸易额大幅增长到3200亿美元,(去年)台湾地区对大陆享有的贸易顺差达1700亿美元,大陆是台湾地区最大出口市场和最大贸易顺差来源地,两岸之间还有频繁往来。这些都有助于增进相互了解。

罗金:那为什么台湾人压倒性地表示他们不想回归?

秦大使:我们争取和平统一,我们有这样的愿望,因为和平统一最符合两岸人民的利益。两岸皆同胞,我们最不愿意做的就是骨肉相残。所以我们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前景。我们不承诺放弃非和平方式实现统一,这不是针对台湾同胞,而是为了遏制“台独”分裂势力,防止外部势力干涉。

实现统一以后,我们提出实行“一国两制”。这对台湾来说是最佳方案。“一国两制”最早是为了解决台湾问题提出的构想,充分考虑了台湾的现实,也有利于台湾长期稳定繁荣。

关于“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我们会充分吸收两岸意见建议,会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的利益和感情。“一国两制”是解决台湾问题最具包容性的方案,是一个和平的方案、民主的方案、善意的方案、共赢的方案。两岸制度不同,不是统一的障碍,更不是分裂的借口。相信中国实现统一之后,“两制”的台湾方案会有更大空间和可能性。

克莱门斯(《国会山报》):大使,美方认为中方利用佩洛西访台建立一种新常态,美方认为是中方在升级局势。美政府很多人对佩此访持很大保留态度,政府内部对此看法分野。是哪个官员向您表示中方以此为借口改变现状的?

秦大使:这不是什么秘密。我记得上周五白宫国安会高官召开了记者吹风会,指责中方升级局势并将此访作为借口。

克莱门斯:那就是坎贝尔了。

秦大使:这是对媒体公开发布的。

林海(POLITICO):大使,在美国的密苏里州、宾夕法尼亚州等地,“中国威胁”在政治话语体系中占相当大的部分。此次解放军对佩洛西访台的反应会加剧这一现象。你对“中国威胁”占据(美国)中选话题有关切吗?你对美国国会、选民有什么话要说吗,他们应该如何看待中国?谢谢。

秦大使:我担任驻美大使已经一年了,感觉自己身处(美国对中国的)“威胁恐惧症”之中。中国被误解误判成美国的挑战甚至威胁,确实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中美关系这么重要的一组双边关系现在被(美对华的)恐惧驱动着,而不是被两国的共同利益和共同责任驱动。你从这个国家政客的言行中不难得出这个结论。但我要说的是,中国不是威胁,不是挑战。中国的发展意图就是为了让人民过上更好的日子。我们无意取代美国、破坏美国。我们无非想让人民幸福生活罢了。我们需要一个和平、合作的外部环境特别是对美关系,以更好地聚焦国内建设。遗憾的是,我们的意图被误解了。我希望美方能摆脱“威胁恐惧症”,不要将美国的所有问题归咎于中国。中美是不一样的,谁都改变不了对方。但分歧不是进行无端指责的借口,也不能为那些疯狂无理的言行开脱。我们不应让分歧占据中美关系舞台的中心,不应由分歧定义中美关系。如果出于对中国的恐惧来处理中美关系,就会造成两国关系紧张,而且是源源不断的紧张,会使中美关系走上错误轨道,走向冲突对抗的危险方向。

凯利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在华盛顿,很多人讨论中国应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中吸取什么教训。您能否回答一下这个问题,随着乌克兰战事发展,中方认识到了什么?看到了与自身有相似之处还是不同之处?

秦大使:我不知道美国应从乌克兰危机中吸取什么教训。中国不是乌危机的直接当事方,历史上不是,现在也不是。大家都知道乌危机的根源。这场危机不是中乌之间的危机,中国不是北约成员。那为什么会发生危机呢?这有其复杂历史和现实原因。俄罗斯的要求不是中国能满足的。中国支持和平,从危机一开始就呼吁停火止战,敦促各方通过外交谈判寻求政治解决。我们没有输送任何武器弹药,只向乌克兰送去了睡袋、药品等人道主义援助。如果说美国、北约或其他当事方要吸取任何教训的话,那就是如何实现安全。一国追求自身安全不应以其他国家安全为代价,各国合理安全关切都应该得到重视。这不是零和游戏,冷战思维不是当今世界安全问题的解决方案。

所以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议”,呼吁各国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我希望乌危机各方能最终坐到谈判桌前,找到当前困境的解决方案,共同协商建设未来的安全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