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媒:能源价格飙升,德国面临“去工业化”风险


(观察者网讯)“能源价格大幅上涨,德国面临工业外流风险。”美国彭博社8月18日以此为题发文称,高度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德国正饱受能源危机折磨,德国制造商越来越难以承受不断创下新高的能源价格,这一欧洲工业中心地带如今面临潜在的“去工业化”风险。

彭博社报道截图

报道称,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德国的电力和天然气价格上涨了一倍多,基准负荷电力价格现在已飙升至每兆瓦时540欧元,而在两年前这一数字还仅为40欧元。

德国硅橡胶生厂商BIW Isolierstoffe GmbH公司首席执行官拉尔夫·斯托菲尔斯(Ralf Stoffels)表示,“这里的能源通胀比其他地方要严重得多,我担心德国经济会逐渐走向去工业化。”

德国基准负荷电力价格飙升至每兆瓦时500欧元以上 彭博社报道截图

彭博社指出,德国的发电厂和工厂高度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因此随着俄罗斯对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量降低,德国的电力供应和企业运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尽管在去年12月和今年3月,德国的化肥和钢铁产量也一度受到能源价格飙升的限制,但眼下的情况还要更加严峻。

报道称,欧洲基准荷兰TTF天然气期货价格18日创下新高,达到每兆瓦时241欧元,比往年同期的价格高出11倍之多。德国政府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家庭成本的涨幅,但企业无法避免能源成本飙升造成的冲击,许多德国公司选择把成本转嫁给客户,或者直接关门停业。

世界第二大化学品生产商,德国赢创工业公司发言人马蒂亚斯·鲁奇(Matthias Ruch)直言,“能源价格给许多参与国际竞争的能源密集型企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该公司目前正使用液化石油气和煤炭替换40%的德国天然气用量。

尽管赢创工业强调,他们并没有考虑过搬迁的事宜,但一些德国工业地位下滑的迹象已直观地反映了能源危机造成的影响。牛津经济研究院对德国政府数据的分析表明,今年前六个月,德国化学品进口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约27%。与此同时,德国的化工产量却在下滑,6月产量较去年12月降低了近8%。

资料图:赢创工业公司位于德国黑尔讷市的工厂 图自IC photo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发布的报告更是描绘了一幅“黯淡的前景”,预计德国今年的经济表现将是七国集团(G7)的垫底水平,2022年经济增长预测仅为1.2%。

能源成本的压力正迫使德国企业为最坏的情况早做打算。欧洲最大的铜生产商、总部位于德国汉堡的Aurubis AG公司首席执行官罗兰·哈林斯(Roland Harings)5日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将天然气使用量降至“最低水平”,并设法将电力成本转嫁给客户。

德国著名汽车制造商宝马也在加紧应对可能出现的能源短缺情况。报道称,这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汽车巨头在德国和奥地利运营着37座以天然气为动力的设施,用于供热和发电。该公司现在正考虑改用当地的公用事业设施。

德国糖业巨头Suedzucker AG公司发言人则通过电子邮件告诉彭博社,该公司已制定了应急能源计划,以应对俄罗斯完全切断对德国天然气供应的极端情况。

但高昂的能源成本还是让一些德国工厂遭遇关停危机。彭博社举例称,德国包装公司Delkeskamp Verpackungswerke GmbH正计划关闭位于北部城市诺特鲁普附近的一家造纸厂,这将导致70名员工失去工作。

比利时智库布勒哲尔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西蒙尼·塔利亚皮耶特拉(Simone Tagliapietra)直言,能源价格的长期上涨可能最终改变欧洲大陆的经济格局,“一些行业将面临严重的压力,他们可能不得不重新考虑在欧洲的生产布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