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中东流浪站:今年的地球热翻了,尤其是在巴基斯坦


【文/中东流浪站】

今年以来,世界各地极端天气频发,北半球笼罩在百年不遇的高温热浪中,降水导致的洪涝夺取了许多人的生命与家园。

巴基斯坦从今年3月份提前入暑,遭遇了史上最热夏天,南部信德省的雅各布阿巴德温度一度超过51摄氏度。

现在的巴基斯坦也正在遭遇史上损失最大的季风季,截至目前,该国的洪涝灾害已经造成600多人死亡,7万多栋房屋损坏,2800多公里的道路、几十处水库和127座桥梁受损,700多万人直接受灾。

最致命的是灾害的一半发生在该国经济条件最贫乏的俾路支省,该省的许多村庄完全被洪水淹没,部分地区与外界相连的道路完全被切断,长时间无法得到救援。

巴基斯坦作为世界人口第五大国,有超过2.2亿人口,但温室气体排放量不及世界的1%,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也远远低于其他国家,却在当下全球气候变化中首当其冲,成为受灾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巴基斯坦俾路支斯坦部分地区一片汪洋(图源:Geo News)

人类活动与全球气候变化

在蒸汽机改变人类生活之前的数十亿年,受火山喷发、太阳活动以及地球轨道的影响,地球气候便一直受外部环境的影响而变化。早期,人类活动的其中一个目的便是“适应环境的变化”。肥沃的土壤、充足的水源是人们定居开垦的理想之地。当降水量呈降低趋势时,定居者便被迫流离失所,寻找新的定居点。

在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中,我们有时也可以看到气候变化那“看不见的手”。12世纪初,亚洲大陆北部气温急剧降低,北方的金国军队于是挥师南下,一举攻下东京汴梁。17世纪,由于蒙特极小期(Maunder minimum, 1645~1715)太阳活动的影响,满人之地异常寒冷不再适合居住,这成为了他们征服中原的动力。

人类自认为是历史的主宰,但却总是无法逃脱气候带来的影响。人们不断适应着自然气候,应对着艰难的环境,筚路蓝缕,一步一步走到了18世纪。直到工业革命后,人们逐渐成为自己崇拜已久的神明。

清军进入山海关,一说与地球的气候变化有关(图源:搜狐网)

随着一场场技术的革新,气候加于人类身上的镣铐被逐渐解开。大棚可以让作物在萧瑟的冬天仍不断生长,电力的利用使得人们可以随意调节生活地区的温度。此时人们不仅不受制于气候,甚至还可以改造气候或影响气候。然而,对于气候的改造,也必然伴随着极大的副作用。

人类发展的历史,从某种角度上说便是能量的历史。随着需要纳入社会考量的方面越来越多,人类不得不耗费更多的能量,以维持自己既定的秩序。

工业生产排放的大量二氧化碳、甲烷等气体使得全球气温不断升高,海平面高度升高,进而引发一系列极端天气。目前,温室气体的浓度已经达到了二百万年——人类诞生以来的最高值,且其排放量仍然在不断上升。

工业革命时期,温室气体排放大幅度增加(图源:Alamy)

气候变化的发生,正如上文所说,有很多因素。然而目前,人类活动已经成为了主要因素,急促的人类活动,未给地球足够自我调节的时间。借用美国科学促进会中科学家的一句话:“人类活动之于气候变化,正如吸烟之于肺部和心血管疾病。”

由于工业活动的排放,目前气温变化的速度比起农业发展时期快了50余倍,在陆地地区尤甚。科学家预估,气温升高引起的全球变暖会导致在2050年海平面上升1英尺,到2100年,这个数字将会达到恐怖的4-6英尺(1英尺约为30厘米)。这将导致沿海地区被大量淹没,人类可利用的土地资源进一步减少。

与此同时,气温的升高会加速水循环,陆地遭遇类似洪涝、干旱等极端天气的可能性增大,原有的种植业、畜牧业体系需要重新布局。作为温室气体被排放的二氧化碳还有酸化海水的副作用。目前,有约1/4人类排放的二氧化碳被海水吸收,形成碳酸。而证据表明,曾经海洋的酸化导致了生物的大规模灭绝,对生态环境产生不可逆的影响。

海平面上升,淹没菲律宾岛屿上的村庄(图源:国家地理)

巴基斯坦南部处热带地区,其余领土为亚热带季风气候。国家有着2.2亿人口,温室气体排放量不及世界的1%,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也远低于其他国家水平。但巴基斯坦却是全球气候变化中受害最大的国家之一。非营利组织德国观察的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巴基斯坦在世界上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的国家中列于第七位,这个数字已于2021年上升到了第五位。

德国观察2018年发布的1997-2016年全球气候变化风险指数列表,巴基斯坦排名第7(图源:Dawn)

20世纪的一百年间,巴基斯坦的年均气温增加了0.57度,且温度增加的变化率在20世纪后半叶不断增加。2022年,巴基斯坦迎来极端高温天气,最高气温达到了51摄氏度,单有记载的死亡人数便高达五百余人。科学家预估,若没有气候变化的影响,此类极端高温天气出现周期应为312年左右。当下,2022年这样的热浪大约每3年便会再次上演。

气温的上升影响了地区的冰川融化速度,进而改变降水情况。巴基斯坦受季风影响地区的雨季通常在7月至9月。近些年来,巴基斯坦的雨季被缩短至两个月——7月和8月。然而,该国半湿润与湿润地区的降雨量却不降反升,多处受到洪涝灾害的影响。

巴基斯坦沿海地区还有被海水淹没的风险。沿海区域,特别是信德省地区,已经出现了饮用水质量下降、渔业生产力降低的现象。据非政府组织统计,迄今为止,巴基斯坦沿海已有300万英亩的土地被淹没,村民被迫迁往卡拉奇等邻近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