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青瓦台魔咒”来了,文在寅的“防弹衣”有用吗?


【文/观察者网 李丽】8月22日,文在寅走出家门,散步了一小时。这短短的一小时已经是文在寅自卸任返乡后在村里最长时间的一次外出。

8月22日,前总统文在寅在庆尚南道梁山市平山村散步。图自韩媒“YTN电视台”

此前,文在寅的退休生活一直被家门口保守派示威者的抗议横幅和循环播放辱骂言语的大喇叭给围绕,这样的“折腾”自他5月9日退休回乡后的第二天就开始,直到8月22日警方介入才停歇。

不过,更大的麻烦是“青瓦台魔咒”来了。

8月19日,在尹锡悦就任刚过百日之际,韩国检方对文在寅前政府展开调查。对此,韩共同民主党方面表示,现任总统尹锡悦在向前任总统文在寅进行“政治报复”。

手握大权的检察机关可谓悬在韩国政治头上的一把“双刃剑”。在主导调查历届总统的大案中,检方不可避免地成为韩国政坛两派角力的工具,“青瓦台魔咒”中不乏检方的影子。

为此,文在寅在卸任前就做好准备,以“阻碍”尹锡悦政府对自己的调查。5月3日,文在寅离任前主持召开国务会议时,表决通过了《检察厅法》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2项法案,以限制检察侦查权。

未来等待文在寅的是牢狱之灾,还是惬意的养老生活,目前成了未知数。

新政府算“旧账”,共同民主党:这是对文在寅的政治报复

据韩媒“YTN电视台”报道,8月22日,在散步途中,文在寅遇到前来采访的记者们。记者向文在寅表示,这是您100多天后再度找回的平静生活,请您发表一下感想。面对记者的提问,文在寅只是面带微笑,并向记者挥手问候。

通过对比文在寅卸任前后的照片,可以看到,69岁的他如今胡子全白,白发也显著增多。

左图为,4月25日,文在寅出席记者会。图自韩联社

右图为,8月初,文在寅在济州岛旅行期间发布的照片。图自文在寅的社交账号

在文在寅卸任前,外界曾担忧他是否会遭到“事后清算”,如今在文在寅卸任3个多月后,“魔咒”真的来了。

综合韩联社、《首尔经济》、《韩民族日报》等韩媒报道,“文在寅政府错误的国政运营损害了国家的根基。”为纪念尹锡悦执政100天“国民力量”党8月19日在发布的白皮书中如此评价前政府。同日,韩国检方在一天内两度“突袭”总统档案馆进行扣押搜查。

报道称,检方第一次突袭总统档案馆,是为了调查“月城核电站1号机申请提前关闭”的过程中,文在寅前政府是否下达了不正当关闭的决定。

文在寅执政时,认为韩国核电密集度居全球之首,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开始主张“脱核电”计划。

2019年,在文在寅的影响下,韩国原子能安全委员会宣布永久关闭月城核电站1号机组(韩国的主力核电站之一)。

1号机组于1983年正式投入运营,并于2012年,达到设计使用年限。之后经过申请该机组寿命延长至2022年。因此,当2019年月城1号机组被提早关闭后引起了不少人的反对。2020年,韩国监查院发布监查报告称,该核电机组经济效益被过度低估。

今年5月10日,文在寅卸任韩国总统的第一天,就有2600多名市民联名向大田地方检察院举报文在寅,要求调查他在推行去核电政策过程中“滥用职权”的嫌疑。

举报信中称,文在寅“滥用职权”过早关闭月城核电站1号机组并中断新核电站建设,造成核电产业中小企业倒闭、韩国电力公社股价下跌,加重民众负担。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尹锡悦政府则明确表示,将推翻“脱核电”政策,继续运转老旧核电站。

8月19日,在位于世宗市的总统档案馆,韩国检方进行搜查取证。图自韩联社

8月19日,韩检方第二次突袭总统档案馆,针对的是2019年的“脱离朝鲜渔民强制送回”事件。

事实上,这起几年前的案件是尹锡悦上台后,新政府在上个月(7月)才新发起的调查,文在寅被牵扯其中。

2019年11月,韩方发现疑似杀害16名船员的2名朝鲜船员越界南下,并从板门店将两人遣返。检方怀疑文在寅政府时期负责对朝事务的青瓦台官员和国家情报院(国情院)在毫无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仓促了结联合调查,并不顾2名朝鲜船员的“归顺意愿”将其强制遣返回朝。

在该案中,文在寅的亲信、总统秘书室长卢英敏涉嫌介入其中,事件经媒体报道后不断发酵,7月18日,韩国国内律师及人权团体以涉嫌杀人、国际刑事犯罪、玩忽职守、滥用职权、非法监禁五项罪名为由,针对文在寅本人发起了诉讼。

此次搜查,检方想要查看文在寅政府与这一事件有关的决策过程记录。如果在总统档案馆的扣押搜查中也没有发现有关遣返的重要资料,预计检察机关调查的重点将放在“文在寅政府是否故意删除安保室记录”这个问题上。

此番两次搜查“十分罕见”,《首尔经济》报道称,在8月19日之前,历届韩国政府对总统档案馆总共只进行过7次扣押搜查。而在8月19日当天,韩国检方就针对文在寅政府记录物品进行了2次扣押搜查。根据规定,总统档案最长15年无法调阅,其中与个人隐私有关的资料最长30年无法调阅。要有三分之二以上现任国会议员赞成或辖区高等法院下令公开,才能调阅、复印及作为资料提交。想查总统档案,难度可想而知。

韩国《朝鲜日报》19日称,对于搜查总统档案馆一事,韩共同民主党方面表示不满并强调,这是韩国现任总统尹锡悦在向前任总统文在寅进行政治报复,检方在编造无中生有的“罪名”。

共同民主党发言人申贤英批韩国检方,因为之前不管怎么查也查不出来,所以现在连总统档案纪录都要翻。申贤英强调,最终这场搜查的一切目的都是针对前总统文在寅本人。共同民主党方面要求,立即中止调查。

6月20日,在位于世宗市的韩国总统档案馆,工作人员正为展示与前总统文在寅有关的100多件文件、图片、视频等资料以及物品做准备。 图自韩联社

前政府大多数关键人物被查,文在寅早有准备“自保”

此前的韩国总统犯事入狱,有个熟悉情节,就是如果从自身找不出问题的话,其亲信部下、家属都是韩国检方的一个突破口,随着突破口的不断扩大,这把火自然要烧到下台的总统身上。据《韩民族日报》21日指出,在尹锡悦政府上台三个多月期间,文在寅任职时期的许多关键人物,包括青瓦台和安全官员,都被检察机关盯上了。

在此番“突袭”总统档案馆的3天前(8月16),在文在寅政府的三名重要官员前国家情报院院长朴智元、前国防部长官徐旭和前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徐薰已被韩国检方搜家,以收集“西海公务员遭枪杀事件”中他们滥用职权证据。

2020年9月21日,韩国海洋水产部公务员李某(当时47岁)在西部海域小延坪岛海上失踪后被发现遭朝军枪击身亡。韩国国防部和国情院当时根据情报认定李大俊想要“投靠朝鲜”。仁川海洋警察署今年6月16日对此事表示,关于李某生前“主动投朝”的说法没有根据。韩国国情院指控朴智元等三人在上述案件中存在涉嫌擅自删除情报、误导调查等滥用职权行为。

韩国检方表示,在分析完被没收的材料后,将决定是否传唤调查朴智元等三人。若调查范围扩大,时任文在寅秘书室长的卢英敏也可能会遭到调查。

对此,青瓦台前发言人、国会议员高旼廷16日批评搜家是“政治报复”,指责韩国现任政府因支持率低,而试图通过调查转移国内对于经济等问题的注意力。

韩国《世界日报》16日称,韩国司法界人士认为,检方突然对两年前的事件加速调查,下一步瞄准的就是前总统文在寅。

《韩民族日报》在21日的报道中也指出,从检方的调查方向和指控内容来看,上述“弃朝渔民遣送案”等三起案件的调查最终目的均为将前总统文在寅牵扯进来。据《韩民族日报》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包括两名前总统秘书室室长在内的近30名前政府重要官员因这些案件被指控或接受调查。

5月9日,在韩国总统府青瓦台,总统文在寅发表离任讲话。文在寅的任期将于当天午夜结束。 图自韩联社

韩国检方对文在寅前政府官员的搜查场景似曾相识。韩《中央日报》指出,韩国新一届政府对上届政府进行清算的行动颇为普遍。公开报道显示,自上世纪80年代末全斗焕卸任起算,7任韩国总统全部在离任后遭到司法清算,其中金泳三、金大中家人被捕,卢武铉被逼自杀,其余4任总统全部入狱。其中大多数和文在寅一样都是被举报“滥用职权”。

文在寅执政时,曾以反贪为名控告前总统李明博,最终使其入狱;李明博在任时亦以反贪为名,搜查前总统卢武铉,最终迫使其跳崖自杀。由于文在寅与卢武铉“交情颇深”,所以当年李明博入狱时,外界还流传着文在寅是在为卢武铉“复仇”的故事。

为避免前总统等高官屡遭清算重演,文在寅其实早在卸任前就为自己编织了“防弹衣”。

5月3日,文在寅离任前主持召开国务会议时,表决通过了《检察厅法》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2项法案。这2项法案极大地削弱了检察机关的权力,缩小了检方直接调查范围。

具体来看,原《检察厅法》有条文规定,检方可以对六种犯罪进行侦办,包括“选举、腐败、公职人员、经济、大型事故、军工项目等”。而新《检察厅法》规定,韩国检方将不再具有其中的公职人员、选举、军工项目和重大事故这四项犯罪的侦查权。其原有的侦查权将移交给韩国警方,检方只具有起诉权。此外,新法案还有一项规定是检察官不得对其本人侦办的案件提起公诉。

简单来说,即韩国检方失去了“四大犯罪”的侦办权。目前所保留的腐败和经济犯罪的侦查权,由于检察官不得对自己侦办的案件提起公诉,也就等于侦查权和起诉权的“实质性”分离。

而原《刑事诉讼法》有条文规定,检察方可以对案件直接侦办,而这一权力在修正案中被废止。新《刑事诉讼法》增加了“不得另案侦查”的规定。这意味着侦查机构不得为了侦办“在查案件”而在无“合理依据”的情况下以“不正当手段”调查“其他案件”。

新《检察厅法》和新《刑事诉讼法》或为文在寅打破“青瓦台魔咒”,埋下了程序上的“伏笔”。

卸任前夕,5月5日,《韩国日报》公布的数据称,文在寅4月末的民调支持率达到45%,人气领跑韩国历任总统。虽然文在寅政府也留下诸多遗憾——暴涨的房价、激化的性别矛盾和待完成的终战宣言……但超高支持率足以证明在韩国民众心目中,文在寅执政5年的得分不低。对此,文在寅在与媒体人孙石熙的访谈中苦涩的笑言:“支持率有意义吗?政权交替了,我的支持率高又有何用?”

文在寅早在2017年刚执政时,就欲突破总统“一任制”,但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