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李泉:如果特朗普被定罪,美国将面临什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泉】

8月8日,特朗普的海湖庄园被联邦调查局搜查,这件事还在发酵中,走向不明。不过从目前透露出的信息来看,其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今年的中期选举,如果美国国内处理不好的话,会给自身惹出大麻烦。

对下台的前总统采取刑事调查这类举动,一般认为就是在韩国这样的国家才会发生的事,但竟然能够在美国发生,这件事本身就已经突破了美国政治的运行框架。要理解这件事的潜在冲击,一个途径是把它放到特朗普上台之后,特别是2020年美国大选以来的一系列事件当中去理解。

众所周知,特朗普甫一上任,就面临“通俄门”的调查。根据《火与怒》这本书的披露,特朗普当时听到消息,就意识到自己今后行使总统职能将受到极大掣肘。到了特朗普任期的后期,纽约州的检察长和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开始分别调查特朗普的公司。不过不管是“通俄门”调查,还是纽约州的调查,都没有直接指向特朗普本人,只不过是在外围对特朗普施压,影响其施政选择的间接措施。

虽然特朗普创造了美国历史——两次被众议院弹劾,但因为最终都没有在参议院获得通过,所以他个人不仅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反而借着弹劾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在共和党支持者中的支持度。特朗普虽然和民主党争斗得很厉害,但大体并没有特别超越出既有的政治行为规范,或者说既有的正式和非正式规范依然发挥了作用,确保没有发生颠覆性的事件。

这次的调查性质则完全不一样,不但直接指向了特朗普本人,还存在非常严重的刑事指控。按照媒体的披露,这次搜查的直接起因是怀疑特朗普从白宫带走了机密文件。如果属实的话,那么特朗普就涉嫌违反《间谍法》等三部联邦法律,最高面临33年的刑期。[1]

美国历史上此前从来没有任何总统受到过刑事指控,这倒不是因为所有总统都毫无瑕疵,而是源于美国政治里面心照不宣的不成文规范。[2]现在,这个规范不仅面临被彻底打破的局面,而且前总统的住所被搜查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经济学人》文章:对海湖庄园的突袭可能会动摇美国的根基

如果说事态发展到需要通过主动打破规范的方式来进一步约束特朗普,那么很自然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是现在?

自从罗斯福从新政时代开始进行总统扩权以来,每一任总统基于职权范围的扩大和管理需要,在任内都会积累下大量的文件和各种记录,如何在总统离任后妥善保存以资后见就逐渐成为了一个现实问题。毕竟从总统个人的角度出发,针对一些特定事务的处理方式最好能够被永远尘封甚至销声匿迹。

以1978年为界,在此之前美国没有正式立法,白宫的相关文件被视作是总统的个人财产。总统可以自行决定以何种方式来处理。不过遵循罗斯福在1940年设立总统图书馆并捐赠个人文件的先例,后续的总统基本上也依样画葫芦,通过这种方式将一部分文件保留了下来。到“水门事件”爆发之后,保存历史记录和总统个人的政治考虑之间的矛盾第一次达到顶峰。

当时尼克松本来和继任者福特已经达成协议,可以自行保管甚至销毁相关记录,比如促成了其辞职的椭圆形办公室录音带。但国会在得知这项安排之后,于1974年通过了一个特别法案,要求联邦总务管理局对尼克松保留下来的4200万页文件和880盘录音带进行全面清理,排除掉完全属于私人事务的记录后,保留具有历史价值的所有文件,不得销毁。

尼克松于法律通过的第二天就开始打官司,但最高法院在1977年以7比2的判决支持了国会的特别立法。随后国会更进一步,在1978年通过了《总统记录法》,正式规定所有总统记录都属于公共财产,总统在离任后有责任将留存下来的文件转交给国家档案局。[3]

不过虽然有这样的法律规定,在什么交、什么不交的问题上,离任总统依然有很大的发言权,国家档案局在特朗普之前也一直是以协商的方式来处理,鲜有听说对离任总统采取强制措施的。就特朗普而言,国家档案局在2021年的时候,就从海湖庄园取走了15箱文件。这次如果比照办理,完全可以像上次一样冷处理,避免激化矛盾。

当地时间8月8日,特朗普就搜查事件发表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