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万青松|俄乌冲突半年:乌克兰的“反攻”和西方的“B计划”?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万青松】

8月24日是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别军事行动”满半年的日子,这一天恰好也是31年前乌克兰正式宣布独立的纪念日,具有一定的特殊意义。

这种特殊性也与近期俄乌冲突相关的一系列事件联系在一起,既有炮击扎波罗热核电站及其引发的核事故担忧,也有克里米亚发生的数起爆炸,无人机袭击俄黑海舰队总部,还有俄罗斯社会活动家杜金女儿被炸死等。如何看待这些事件及其对俄乌战局的影响?又该如何评估已持续半年的战争前景?

乌克兰的两大“战术反攻”

7月初乌克兰宣称“百万大军”反攻,而近一个月来,乌克兰则将重点放在“战术反攻”上。

乌克兰第一个战术反攻举措是,将炮击扎波罗热核电站事件国际化。当前围绕炮击扎波罗热核电站可能导致的核灾难争论不休,俄乌互相指责对方炮击了核电站周围地区,并认定这是“核恐怖主义”,其后果将比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更严重。俄罗斯呼吁对乌克兰有影响力的西方国家迫使其停止炮击,而乌克兰则要求国际社会在核电站周围建立一个非军事区,并在那里部署维和人员。联合国称对核电站的攻击是“自杀式”的,国际原子能机构警告存在“核灾难的真正风险”。8月11日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未能达成解决这一危机的方案,俄罗斯随后拒绝了非军事化的提议。

作为欧洲最大的核电站,扎波罗热核电站的发电量占乌克兰所有电力生产的五分之一;如果失去核电站,乌克兰将难以度过供暖季,尤其是乌克兰能源系统有30%依赖于该电站的电力供应,并且还会继续失去向中东欧国家出口电力的外汇收入。因此,8月15日举行的乌克兰军事和政治领导人会议上,在讨论秋季行动计划时,总统泽连斯基向军事指挥部强调了扎波罗热核电站回归乌克兰控制之下的迫切性。从俄方来说,俄罗斯也需要扎波罗核电站的能源供应其军事控制的区域,因为周边地区没有过剩的电能,更何况在当前持续交战状态下。

鉴于当前核电站处于俄罗斯的控制之下,乌克兰能做的动作有限。俄专家指出,尽管美国的M777榴弹炮和海马斯(HIMARS)多管火箭炮无法破坏核反应堆,但对华盛顿和基辅来说,炮击是一个信息触发器,可以大规模复制有关可能的放射性污染的信息。

从当前来看,乌克兰显然有意将重点放在炮击扎波罗热核电站事件的“国际化”之上,从而尽可能地给俄罗斯施加更多的国际舆论压力。比如,乌克兰利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访乌的时机,继续对俄施加国际压力,虽然媒体指出此次三方会谈的重点其实是粮食协议的落实。再比如,借助炮击核电站事件,乌克兰试图说服美国和欧盟承认俄罗斯是一个(核)恐怖主义国家,并迫使其交出核电站,即使不在乌克兰控制之下,至少也要在西方控制之下。

泽连斯基还警告欧洲,“核电站的任何辐射事故都会对许多欧洲国家造成严重影响,这取决于风的方向和强度。这就是为什么应该从讨论和呼吁对俄罗斯、对俄罗斯原子能集团和这个‘恐怖’国家的整个核工业进行严厉的新制裁。”有意思的是,欧盟对此保持沉默。七国集团外长要求将核电站移交给乌克兰控制,并提出在8月24日召开联合国安理会关于乌克兰的新会议。甚至,美英两国的政客也在暗示,对扎波罗热核电站的持续炮击和大面积的可能的放射性污染,可能是北约直接介入俄乌冲突的一个理由。

扎波罗热核电站 视频截图

乌克兰的第二个战术反攻举措是,通过对克里米亚的袭击或破坏,并借助“克里米亚平台”峰会来对俄施加国际压力。8月23日是乌克兰的国旗日,24日则是庆祝独立日。有点特殊的是,8月23日乌克兰继续举行第二届“克里米亚平台”在线国际峰会,峰会主题是“将克里米亚归还乌克兰控制”。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等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高级代表出席此次峰会。泽连斯基在峰会前夕表示,“你可以在克里米亚的空气中感受到,……乌克兰要回来了”。乌官方表示,乌克兰从未放弃克里米亚,现在打算不仅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而且通过军事手段寻求克里米亚的回归。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8月以来克里米亚遭受袭击或破坏的事件数量急剧增加,包括8月初克里米亚军事仓库、萨基机场爆炸,发生数起无人机袭击事件,俄黑海舰队总部再度遭无人机袭击等。在此背景下,乌克兰再度炒作对克里米亚大桥进行打击的必要性。

俄专家认为,此举意在向乌克兰民众传递反攻任务的复杂性和进一步推迟军事行动的想法。在公共舆论层面,乌克兰试图维持所谓的克里米亚不可避免的回归以及乌克兰边界全面恢复到1991年是必要的,以弥补乌克兰在南部没有出现承诺的反攻,并减轻基辅无力扭转军事行动局势的负面影响。同时,也是为了维持来自西方的援助,因为有越来越多的西方舆论指出,尽管乌克兰得到了军事援助,但并没有取得多大成果。因此,不能排除最近破坏和袭击事件是为了配合举行的“克里米亚平台”峰会。

乌克兰反攻的“积极性”也来自于近期美国的再度“补血”。8月19日,美国国防部宣布了一项对乌克兰7.75亿美元的新军事援助计划,包括4个“海马斯”高机动火箭炮系统、16门榴弹炮、3.6万发子弹、15架无人侦察机和40辆防地雷反伏击车等。媒体称,这是美国首次向乌克兰提供“扫描鹰”无人机以及防地雷装备。但这项援助恰是俄乌冲突以来美国最大的一次缩减,早前根据美国国际开发署的信息,华盛顿将在8月向乌克兰提供45亿美元的援助。

乌克兰“战术反攻”的迫切性

1.丢失佩斯基居民点致战场失利。根据媒体的计算,俄罗斯与联军现在控制“顿涅茨克共和国”领土的60.25%,一个月前的数字是59.7%,这意味着它们在这个方向并没有大的突破,但继续向西稳步推进。不过,俄罗斯与联军拿下顿涅茨克地区的关键据点佩斯基居民点,被认为是乌方的一个重大失败。俄方还打击了在顿巴斯的阿尔特米夫斯克和阿夫迪耶夫卡方向的乌军两个旅,致使其减员一半以上。

在过去的几周里,乌克兰对赫尔松攻势的主要力量也已经被打掉。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乌克兰在赫尔松地区缺乏人员优势,而做了最艰苦战斗的五个旅已经失血过多、疲惫不堪,无法开展新的大规模攻势。在此情况下,乌克兰选择退而求其次,比如必须保持一个有争议的前线,攻击俄罗斯的指挥和控制系统,并“削弱”俄罗斯的部队。

8月17日,乌克兰陆军总司令扎卢日尼公开表示,乌克兰军队在前线的情况很困难,乌军阵地每天被击中700-800次,俄军每天消耗4万至6万发炮弹,乌克兰处于困境中。在这一表态之前,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曾指出,乌军的损失是巨大的。在这样的背景下,泽连斯基下令改组最高统帅部。

近日,俄军拿下顿巴斯地区的两个居民点,一个是位于顿涅茨克的佩斯基,一个是哈尔科夫的乌迪。视频截图

2.美西方舆论越来越不相信乌克兰有能力反攻。战场上的反攻失利,尤其是没有出现美西方期待的“第聂伯河上的奇迹”,即通过乌克兰的反攻,使得俄罗斯退回卢甘斯克,甚至退回到本国的罗斯托夫和别尔哥罗德。与此相伴的是,美西方出现越来越多不利于乌克兰反攻士气的负面舆论,这是乌克兰领导人不得不严肃考虑的。

英国军事情报负责人公开表示,不相信乌克兰关于“向赫尔松发起大规模和成功攻势”的声明,认为至少在今年年底之前,期望乌克兰在南部方向取得决定性进展是不现实的。8月18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刊文指出,如果乌克兰军队未来三个月在顿巴斯和赫尔松地区的反攻尝试没有成功,将导致西方盟友削弱对乌克兰的支持。该报预测,11月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G20峰会上,普京可能提议在乌克兰休战,条件是保留俄罗斯对顿巴斯、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几个已经被俄罗斯军队控制的地区。在严重的经济困难背景下,西方领导人将准备同意莫斯科的建议,并鼓励乌克兰做出让步。

8月4日,大赦国际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乌克兰武装部队在居民区、包括在学校和医院建立基地,违反了人道主义法和战争法。同时,该组织强调,这种做法“决不是为俄罗斯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提供理由”。乌克兰严厉批评了大赦国际的报告,泽连斯基指责该组织存在“不道德的选择倾向”。迫于巨大的西方压力,大赦国际不得不提出将报告交由独立专家进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