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家档案馆:年初从特朗普海湖庄园查出700多页机密文件


(观察者网 讯)8月23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搜查特朗普海湖庄园一事又有新进展。据美国国家档案馆一位联络人23日披露,该机构5月10日致前总统特朗普代表律师的信件显示,档案馆1月份从海湖庄园取回的15个盒子中发现了700多页机密材料。其中一些带有“特殊访问计划”标记,表示最高级别的分类。

实际上,早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披露之前,特朗普驻国家档案馆的代表之一、前《国会山》(the Hill)专栏作家约翰·所罗门就已在保守派新闻网站“Just the news”上公布了这封信。随后引起美国国家档案馆关注并证实,而后其才对有关部门进行披露。

路透社报道截图

综合《国会山报》、英国《卫报》、路透社8月23日报道,目前,政府已经在三个不同的场合取回了高度敏感的材料:一组文件在1月份由国家档案馆协助,一组在6月送交司法部,另一组在两周前被联邦调查局搜查。

最初转移的材料清单显示,美国国家档案馆从特朗普那里收回了100多份标记为机密的文件,总共700多页,其中一些带有“特殊访问计划”标记,表示最高级别的分类。

据美国国家档案馆一位联络人周二(8月23日)介绍,是美国代理档案员黛布拉·斯蒂德尔·沃尔5月10日发给特朗普律师埃文·科兰的信揭露了这些信息。这是在特朗普政府卸任后,首次对这位前总统囤积的文件的数量和敏感性进行了官方统计。

美国国家档案馆今年5月致特朗普律师Evan Corcoran的信


其中提到,司法部4月29日向特朗普律师提及,已搜出100多份文件,超过700多页的机密材料

值得一提的是,据《国会山报》介绍,早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披露之前,特朗普驻国家档案馆的代表之一、前《国会山》(the Hill)专栏作家约翰·所罗门就已在保守派新闻网站“Just the news”上公布了这封信。随后引起美国国家档案馆关注并证实,而后其才对有关部门进行披露。

《卫报》称,信函的披露也让人理解,为什么司法部对特朗普未经授权保留政府机密展开国家安全调查,导致联邦调查局特工在海湖庄园执行搜查令,以恢复任何剩余的官方记录。国家档案馆1月份收回的文件的数量和敏感性也表明司法部迫切需要反复“访问”海湖庄园,以及推动联邦调查局在延迟数月后前去收集材料。

不过,《国会山报》报道称,美国国家档案馆在拿到文件后,等了一个月才将文件发给联邦调查局,然后再分发给其他情报机构。对此,专家感到惊讶,档案馆和有关部门在共享文件方面的行动竟如此缓慢。但信中解释说,在档案馆取回了这些文件记录之后,特朗普的律师在咨询了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后,仍要求有时间来确定这些文件是否以及有多少受到行政特权的保护,这导致了拖延。

专注于国家安全法的非营利性律师事务所 National Security Counselors 的执行董事 Kel McClanahan 表示,“拖沓”表明政府正在寻求谨慎的“平衡”以保护情报界与与前总统打交道的敏感性。

“情报界公认的观点是,机密信息在外越久,被某人用来伤害美国的可能性就越大。”麦克拉纳汉表示难以置信,“这是一幅真正了不起的画面,就如,两个机构迫切希望在不扣动扳机的情况下和平解决救治人质,而人质却说,’去死吧’。”

《国会山报》报道截图

《国会山报》分析称,特朗普拒绝交出未被披露的文件,可能会“加强”司法部对他潜在的指控,并再次引发有关推迟提交是否损害国家安全的问题。

前美国律师芭芭拉·麦克奎德 (Barbara McQuade) 说:“我认为,文件的数量和争议的持续时间使政府更有理由认为‘特朗普保留这些文件是故意的’。”她解释称,“如果你有300份文件,并保留了一年多。他们(FBI)来了几次想带走文件都被拒绝。那么我认为司法部不会这么容易妥协说‘我们拿回了文件。我们大功告成,然后回家。’”

“虽然指控他(特朗普)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但是伙计,在某个时候,当他的行为如此恶劣时,你怎么拒绝指控他呢?”

此外,国家档案馆的披露足以表明,特朗普的法律团队早在4月就意识到,联邦调查局急于获得这些文件,以进行损失评估并确定是否有任何与他们(特朗普政府)处理不当有关的后果。

被披露的信函中,美国代理档案员黛布拉·施泰德尔·沃尔在转达司法部国家安全司的信息时写道:“获取这些材料不仅是我们正在进行的刑事调查所必需的,行政部门还必须对这些材料的储存和运输方式造成的潜在损害进行评估,并采取任何必要的补救措施。”

纽约大学法学院雷斯法律与安全中心的联合主任瑞安·古德曼说,如果司法部决定根据《间谍法》提出指控,那么信中的这些细节可能是有用的。“这极大地增加了间谍指控。因为证明犯罪的要素之一是‘个人有理由知道,如果发布,这种材料可能会伤害美国’。而美国司法部国家安全部门已明确通知特朗普,这种材料可能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异常损害,”他解释说。

不过,特朗普对联邦调查局进行了反击,周一(8月22日),他的律师提出了一项“动议”,要求任命一名所谓的“特别主管”来审查证据并确定其中是否包含任何受到“行政特权”保护的信息,而不是由司法部“筛选”团队来判断。(该团队由与此案无关的检察官组成团队,目前从事判断特朗普的任何个人物品是否应该在搜查中被拿走的工作。)

“这在法律上没有意义,因为如果它真的受到行政特权的保护,那么这意味着它是一份政府文件,因此,更应该由政府在档案馆保管。这就是为什么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法律论点,没有任何有效性,”古德曼分析说。“该动议反而是在承认,你家里有不应该有的材料。”

8月23日,负责此案的法官似乎也质疑他们(特朗普律师团队)的法律论点,发布了一项命令,指示特朗普的团队提交一份补充简报,阐述其提出“动议”的法律依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