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安德烈·巴贝里:佩洛西窜台背后动因——政治利益与模糊策略


【文/ 安德烈·巴贝里 译/ 观察者网 叶超楠】

南希·佩洛西在窜访台湾的一天内,接连会见台湾当局各官员,行程可谓满满当当。纽特·金里奇,上一位窜访台湾的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在1997年到台北时,仅停留了2小时。因此,可以说这两次访问在不同时期留下了截然不同的影响。更确切地说,这是一个美国对亚太地区战略布局态度转变过程的证明,这是美国直接和中国产生矛盾冲突的场景。

在佩洛西和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会晤之前,她一直和台湾“议员”保持着联系,她还向台湾当局立法机构“副院长”蔡其昌表示,想要促进美台“立法机构间的合作”。佩洛西意欲与台湾一起增强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部署,显然,这是为遏制中国而精心制定的策略。

俄罗斯有一句俗语说,任何一场挑衅背后必有算计。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评论恰好相反,此次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到台湾不是“无足轻重且随意”的。面对中国的警告,美国仍然发动了这场风险巨大的挑衅行动,不仅带来了不可预料的未来矛盾升级的隐患,也给中美双边关系戴起了新的枷锁。“今天我们代表团赴台湾是为了让大家清楚地知道我们不会放弃台湾,”佩洛西代表美国郑重许诺,“美国与台湾的团结现在是至关重要的。”

白宫谨慎的发文以及佩洛西访台的坚定像是个矛盾模版。美国国内,拜登政府表现得十分谨慎;而在台湾,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却坚定表达了台湾地区对美国政府的重要性。我们看到了一个明显的矛盾现象,但是却能够从政治角度理解。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拜登政府发布的信息是想减弱美国政府在明面上对佩洛西窜访举动的支持度,但也同时传达出,虽面临中国政府的“威胁”,该访问将以正式的形式进行。

由于中期选举存在的未知数,美国国会以及民主党内出现了裂隙。据预测,中期选举中美国国会大多数民主党将失去席位。也就是说,未来一切都是随势而行、结果不定的,同时也是颇具风险的。

但目前的情况是,在这些不确定因素影响下,人们对佩洛西赴台举动的利弊产生了极大的担忧与质疑,这是拜登政府及国防部几周来烘托造势而成,是为了更好地掩盖华盛顿向中共发出的“坚定信号”。

其传达的信号为美国正在调整对台的“战略模糊”历史政策。政策根本上不变(也就是说,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试图改变当中国可能出现的武统台湾情况时,国际上对美国行动的感知。

布林肯反诬中方的反制是挑衅

在这种复杂的状况下,各方都应尽可能谨慎行事。但国际上的感知极有可能是:不同于1979年《与台湾关系法》中的模糊做法,华盛顿可能会对中方武统行为启动军事介入,而中共在下半年的重大会议上定将提出武统台湾的必要性。

1972年在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任期内,恢复中美外交关系的历程开启了,后由美国总统吉米·卡特结束了与台湾当局的“外交关系”。在这样的背景下,《与台湾关系法》于1979年4月10日签署,是为保护美国在台湾地区的商业利益以及国家安全利益而诞生的。

由于缺乏前期咨询以及卡特政府立法提案的匮乏,共和党及民主党的议员们起草了一份法律草案,一方面该法案让美国能够调整与中国大陆的外交关系,另一方面也让美国能够持续与台湾地区保持长久往来关系。《与台湾关系法》中,美国没有清晰表明“不对中国武力统一进行军事干预”的承诺,而这也使得华盛顿在关于美国是否会军事干涉这一话题上始终都给分析评论专家及学者们留下了一个“战略模糊”的形象。

乔·拜登,较之特朗普更甚,在美帝国主义政府里算是试图改变现状的典型代表,哪怕这改变过程是缓慢微小、艰难曲折的。拜登过去一直在积极瓦解坚持“一个中国”政策的传统立场,并一直提出,美国将在台湾地区处于危难之际给予帮助,而这一点并未在《与台湾关系法》中直接明确指出,虽然其中的确存在模糊的解读空间。

南希·佩洛西则在蔡英文面前表达得更加直白明晰:“我们支持台湾保持现状,我们不希望台湾因武力而改变。”佩洛西的表述更为断然坚定,虽然不是官方回答,却比1979年的法案更加不容置喙。

正如我们预测的那样,中方发起军事演习表示对佩洛西访台的谴责。在佩洛西抵达台湾之际,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布公告宣布将实行台湾岛周边的六个海空域进行大规模军事演训行动并组织实弹射击。中国军方的《解放军报》称,“台独分裂分子们”应明白“任何中国对佩洛西窜台的举措都是正义的、合理的且有必要的”。

新华社官方报道在首页大篇幅抨击了佩洛西此次窜台,并将中国在新时代为建设世界一流军队作出的卓绝努力以记事方式单独发表在一篇报道中。同时,借人民解放军成立第95个纪念日之际向美国发出了郑重警告。文章借中国主席的话表示“人民军队将毫不动摇地维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维护国家主权,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

正如国际分析评论专家乔治·弗里德曼——斯特拉福智库(美国地缘政治情报平台)创始人——所言,目前世界四极都处于不稳定状态:美国、欧盟、俄罗斯和中国,代表着百分之六十多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刚经历好战的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事件的日本,已被涵盖在美国那一极范围内)。危机的各个方面持续相互滋长,可能会扩大衰退问题的影响。

“此次危机可以分为四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战争层面(指俄乌冲突),相较于大多数战争来说,它产生了在经济上更强的影响力,这就导致了欧盟供应链的危机,欧盟因为自身内部财政问题,早已处于极大的压力之下。

第二层危机是比供应链更大的问题,缺少物质的问题影响到了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因此该危机不仅对美国、欧盟、俄罗斯和中国四极具有负面影响,也扩大到了世界各地。

第三层危机则是美国周期性的经济衰退。全球供应链断裂造成能源价格急剧增加,而这加剧了美国经济衰退。

第四层,不出意外的,全球对中国出口商品需求量也会有所下降。”

面对中美冲突以及佩洛西访台(对中方来说是一次挑衅)带来的后续影响,目前的状况可能会变得难以掌控。

(本文发表于西班牙《左翼日报》网站laizquierdadiario.com)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