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为抗议气候变化,欧洲活动人士开始流行把手粘在世界名画上


(观察者网讯)据美联社8月25日报道,最近,德国、英国、意大利的气候活动人士盯上了博物馆里的世界名画和雕像,他们开始用胶把手粘在艺术作品的画框或底座上,以抗议当地政府的能源政策及对气候变化的不作为。

当地时间8月25日,德国影响力最大的文化机构“德国文化委员会”(The German Cultural Council)谴责此类行为会损害珍贵的艺术品,并告诫这些抗议人士不要将艺术与遏制全球气候变暖一事对立起来。

两名气候活动人士将手粘在《逃往埃及途中的休息》的画框上

据德新社报道,一家名为“最后一代的起义”的德国气候活动组织最近频繁发起抗议活动,比如让成员坐在柏油路上,用此方式堵了几十条德国境内的道路。

该组织声称,他们想用各种不同寻常的抗议方式提醒人们和当地政府注意:现在仅剩很短的时间来阻止全球变暖达到“灾难性的水平”。

该组织的抗议对象目前主要是德国政府在北海的油气开采项目。“最后一代的起义”官网上称,他们的目的是要求德国总理朔尔茨声明不会再有新的北海油田钻探项目,“我们必须节约石油而不是钻探”。

为了让人们和德国政府关注到他们的抗议,这些气候活动人士把抗议地点从马路转向了博物馆和美术馆。

当地时间8月25日,“最后一代的起义”组织的支持者来到世界知名绘画收藏馆——柏林画廊,两名气候活动人士将手粘在了《逃往埃及途中的休息》的画框上。这幅创作于1504年的画出自德国文艺复兴时期重要画家大·卢卡斯·克拉纳赫之手。该画背后的故事来自《圣经》,展示了圣若瑟和圣母玛丽亚带着耶稣逃往埃及途中在林中休息的场景。

两个参与抗议的女孩,一个19岁,高中辍学后就加入了“最后一代的起义”组织的抗议运动,另一个24岁。俩人声称,她们选择这幅画的原因是,“我们都渴望家人和朋友有一个安全的未来……我们没有更多时间可以浪费,因为气候灾难已经开始”。

前一天(当地时间8月24日),还有两名气候活动人士跑到了法兰克福的施塔德尔博物馆,把手粘在了法国古典主义绘画的奠基人尼古拉斯·普桑1651年的画作《暴风雨中的皮拉摩斯和提斯柏》的画框上。

当地时间23日,德累斯顿画廊的镇馆之作——拉斐尔的《西斯廷圣母》(1513-1514)的画框,也没逃过这些气候活动人士的黏胶。

针对此类抗议活动,当地时间8月25日,德国文化行业领袖组织“德国文化委员会”谴责此举已经威胁到了重要艺术品的安全,并警告抗议人士不要将艺术与遏制全球气候变暖一事对立起来。

德国文化委员会常委董事奥拉夫·齐默尔曼(Olaf Zimmermann)称:“尽管我能够理解气候活动人士的绝望,但我要明确一点,把自己粘在著名艺术品画框上的做法显然是错误的。此举损坏艺术品的可能性非常大。受到威胁的作品是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和我们的气候一样应该受到保护。”

据美联社报道,其他欧洲国家的气候活动人士最近也发起了类似的抗议活动。

在英国伦敦,当地的活动人士上个月盯上了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展出的一副达芬奇《最后的晚餐》的复制品,还在画框上喷上了“没有新石油”的字样。

当地时间8月18日,意大利气候活动人士把手粘在了梵蒂冈美术馆的“镇馆之宝”拉奥孔雕像的底座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