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57期:非西方世界的觉醒


“随着整个非西方世界的觉醒,我们有可能通过奋斗,为这个‘第三时期’的全球治理秩序探索出一条新路。”

“哪种文明和制度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面’的,应该让实践发展来证明,由世界各国人民自主选择。”

“在非西方世界觉醒的浪潮下,未来的世界格局是会更割裂,还是会更融合呢?”

在东方卫视8月22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第157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特邀研究员邱文平教授一起,围绕非西方世界的觉醒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和对话。


张维为:

不久前,我在这个节目里,引用过巴基斯坦前驻华大使说的一番话,他两年前去美国,很多地方都请他去演讲,美国听众老问他,中国的未来是什么?他的回答很简单:“中国就是未来”。这也是我的观点。

美国人问这个问题,背后实际上隐含了美国人的一种思维定势:那就是中国的未来,可能可以被美国塑造。基督教传教士的心态使然,美国总想按照自己的模式改造其它国家,实现美国利益的最大化,但现在看来美国越是这样做,越不得人心,美国越是想遏制中国,非西方世界反而越是欢迎中国。

前段时间,我看到了三个民调很有意思,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是日本外务省5月25日公布的在东盟国家进行的民调。当被问及“二十国集团”中哪个国家是东盟国家现在以及今后最重要的伙伴时,排名第一是中国,56%的东南亚受访者认为中国是东盟国家“现在最重要的伙伴”。日本和美国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为50%和45%。民调还问“二十国集团”成员中哪个国家是东盟国家“今后最重要的伙伴”,48%的受访者选择了中国,再次排名第一。日本和美国排名是第二和第三,分别是43%和41%。

其实,这些年美国一直在胁迫东盟国家反华,但东盟绝大多数成员坚持不选边站。美国本想在今年3月与东盟领导人举行峰会,但由于美方安排不合乎外交礼节,遭到东盟成员的集体拒绝,一直到5月中旬,东盟峰会才举行,算是给了美国一点面子,但拜登在会上提出一个利诱东盟国家远离中国的“东盟援助计划”,金额只有区区的1亿5千万美元,结果引来东盟乃至国际媒体舆论的哗然。

相比之下,东盟早已成为了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2021年我们双边贸易额高达8782亿美元。东南亚最大国家印度尼西亚的国防部长不久前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公开表示:印尼曾经深受殖民主义侵害,中国是有智慧、有仁爱、有担当的反帝先锋,是印尼的好朋友。

第二个民调是6月13日非洲的伊奇科维茨家庭基金会发布的。这个民调发现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非洲年轻人心目中,对非洲产生最大积极影响的国家。

根据民调报告,76%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一个对他们的生活有积极影响的国家,高于美国的72%。这些年轻人认为,中国对非洲最重要的三大积极影响分别是:负担得起的消费品、基础设施的投资,以及中国投资所提供的就业机会。

基金会的主席是这样评论的,他说:“我们看到中国今天来到了一个领先的位置。其它国家很少参与非洲发展,但中国正在参与。美国在实际投资、实际贸易和实际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发挥的作用微不足道”,他进一步指出,“毫无疑问,中国是今天非洲的主导力量。总的来说,我们看到非洲年轻人对中国的态度非常积极,这将推动非洲与中国更多地接触。”美国的彭博社也对此做了一个解读,认为民调的结果进一步表明,中国在与美国争取“非洲人心”方面,赢了美国和欧盟等地缘政治的对手。

确实,中国国内坚持的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对外经贸合作也是这种理念的延伸,我们聚焦当地民生的改善,这使中国迅速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国,2021年中非贸易额已经高达2542亿美元,远超美非贸易额。

俄乌冲突爆发后,美国好像突然想起了世界上还有非洲的存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等一些高级官员公开要求非洲国家限制与俄罗斯的关系,期待非洲国家做出所谓“正确的选择”,然而非盟轮值主席、塞内加尔总统萨勒不顾美国的反对,访问了俄罗斯与普京会晤,就加强非洲与俄罗斯在能源、小麦、化肥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建设性的会谈。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非盟轮值主席萨勒会晤。图源:视觉中国

换言之,非洲国家正在有意识地拉开与美国的距离,它们太了解自己的核心利益所在,它们知道中国与俄罗斯比美国更能真正地帮助它们。

第三个是中东地区的民调,在所谓“阿拉伯之春”爆发十多年之后,一个叫“阿拉伯晴雨表”的网络组织于2021年底至2022年初采访了9个国家和巴勒斯坦领土上的近2.3万人,民调的详细细节还没有公布,但结论已经公布了:大多数受访者都认为,在现在这个所谓“民主制度”下,它们国家的经济更加疲软,社会动荡和腐败严重。项目负责人之一罗宾斯博士是这样说的,阿拉伯地区的公民可能正在寻求其它政治制度,例如中国模式。他说,过去40年中,中国模式使中国大量人口摆脱了贫困。“这种快速的经济发展,是我们这个地区许多人都希望得到的”。

谈到非西方世界的觉醒,一定还要提一下拉丁美洲政治生态的巨变。不久前,我们曾就这个题目做过一期节目,我们谈到三分之一的拉美国家领导人拒绝参加拜登在洛杉矶召开的美洲国家峰会。这个节目做完后不久的6月23日,哥伦比亚左翼领导人佩特罗当选总统,这意味着拉美地区人口最多的7个大国,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阿根廷、秘鲁、委内瑞拉、智利,目前只有巴西仍然是右翼执政,其它都是左翼执政了,而且从现在的民调来看,巴西左翼领袖卢拉10月大选中胜出的概率也比较大。但即使由于种种原因,卢拉最终没有当选,我们还是可以说,这次拉美“向左转”的规模是拉美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英国《泰晤士报》不久前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标题是《佩特罗当选哥伦比亚总统标志着左翼粉红浪潮席卷拉美》,文章指出,一名前游击队员当选哥伦比亚总统,证明哥伦比亚的选民已经厌倦了自我膨胀的右翼精英,这些精英拒绝解决腐败问题和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等问题。美国应该将这次“粉红的潮流”看作是自己影响力正在削弱的表现。文章说,拉美国家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关系很糟糕,至于拜登政府,则基本上认为是无关紧要的。请大家注意这篇文章所描述的拉美国家对美国这种蔑视的态度。

当然,西方媒体总喜欢把美国的“失”,看作中国的“得”,这篇文章是这样说的,中国抓住这一机会,向拉美国家提供了3亿剂新冠肺炎疫苗。中国还帮助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打破了美国的石油制裁,使他的军队得以拥有大量武器,反对派夺权的企图惨遭失败。中国的技术人员在阿根廷进行着一个卫星跟踪系统。总之,这个文章说,美国正在节节败退。

今年2月的美国《外交》杂志也刊文指出,拉丁美洲“向东看”。文章聚焦中国在拉美影响的扩大:由于对大豆、铁矿石、石油等大宗商品的需求,中国与拉美的贸易额从2002年的180亿美元飙升至2021年的4500亿美元。

文章专门提到了即使在这波左翼浪潮席卷拉美之前,拉美地区中间偏右的亲美的领导人,如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智利总统皮涅拉和哥伦比亚总统杜克等,也对美国发出的所谓“与中国经济往来有风险”的警告不屑一顾,他们欢迎来自中国的大量投资和技术,包括为该地区多个国家提供5G网络设备、在智利开发锂矿,以及为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建造新的地铁等。

文章作者感叹道:在这一戏剧性的变化过程中,中国受到许多拉美国家的欢迎,因为中国是一个可以替代美国、但又不像美国那样背负200多年帝国主义行径历史包袱的新伙伴。

看到今天非西方世界的醒悟、觉醒,我不由得想到了英国著名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曾经讲过的一个观点,他回望整个20世纪的历史后说,“其实,整个世界自1914年以来并未真正地有过和平”。 他把20世纪的战争分为三个时期:以德国为中心的世界战争时代,也就是从1914年到1945年,也就是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然后是美苏两大超级大国相互对峙的冷战时代,从1945年到1989年。

然后就是第三时期:一方面全球化打开了商品文化交流,另一方面则加剧了贫富分化、移民问题、种族矛盾等等,这些问题导致冲突更多。他认为在现有的美帝国主导下的全球治理秩序,很难保证持久和平,国际社会需要探索维护和平的新机制。我个人认为,随着整个非西方世界的觉醒,这种觉醒包含了对美国霸权的反感和抵制,也包含了对中国崛起和中国模式的更多认知,我们有可能通过奋斗为这个“第三时期”的全球治理秩序探索出一条新路。

这也使我想起了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毛泽东主席在中华民族走向解放的关键时刻,从战略层面提出了两种中国之命运,后来证明毛主席的战略抉择、判断是极富远见的。今天我们也有必要前瞻性地思考两种世界之命运,一种是有利于少数国家和资本力量的单极霸权主导的世界秩序及其制度安排,特点是零和游戏、以邻为壑、极度自私、霸权主义,另一种是有利于最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世界及其制度安排,其特点是以人民为中心,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方向,实现最大限度的和平发展与合作共赢。

总体上,世界历史大潮有利于后者,但旧势力一定不会退出历史舞台,它们还在进行抵制和破坏。我们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西方社会的积极力量,为后一种世界和世界秩序而奋斗,中国人今天的思考和抉择会影响整个世界的未来。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