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米尔斯海默:警惕乌克兰战事的灾难性升级


【文/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译/聽贰拾肆橋】

西方决策者似乎已就乌克兰战争达成共识:这场冲突将陷入旷日持久的僵局,力量受损的俄罗斯最终将接受一项有利于美国及其北约盟友以及乌克兰的和平协议。

尽管官员们意识到,华盛顿和莫斯科都可能升级战事,以斩获优势或防止失败,但他们都认为,灾难性升级是可以避免的。很少有人认为美国军队会直接介入作战,或认为俄罗斯敢于动用核武器。

华盛顿及其盟友太过漫不经心了。尽管战事的灾难性升级或可避免,但交战各方管控危险的能力远非笃定无疑。战事升级的风险从本质上讲高于一般公众所认为的。鉴于战事升级的后果可能包括在欧洲爆发一场大规模战争,甚至是核毁灭,予以更多关切是理由充分的。

截图来自外交事务

要理解乌克兰局势升级的动态机制,首先要洞见双方的目标。自战争开始以来,莫斯科和华盛顿的雄心都在显著增强,现在也都坚定致力于赢得战争,实现令人畏惧的政治目标。因之,双方都有强大的动力找到致胜办法,以及(更重要的是)避免失败。

事实上,这意味着,假如美国急于取胜或者防止乌克兰失败,它就可能加入作战;另一方面,假如俄罗斯急于取胜或面对迫在眉睫的失败(假如美国军队受到诱惑加入作战,这是比较可能发生的),它就可能动用核武器。

此外,鉴于每一方都决心实现各自的目标,达成有意义妥协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目前在华盛顿和莫斯科盛行的极大化思维甚至使双方都有更多理由在战场上取胜,以便能够决定最终和平的条件。

实际上,缺乏可能的外交解决方案,会刺激双方沿着战事升级的阶梯继续向上攀爬。而沿着阶梯继续向上,结果就可能是某种真正的灾难:死亡和破坏程度会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

各自加码的目标

美国及其盟友最初支持乌克兰,是要阻止俄罗斯取得胜利,并帮助商定一个结束作战的有利结局。

可一旦乌克兰军队开始打击俄罗斯军队,尤其是基辅附近的俄罗斯军队时,拜登政府就转变路线,承诺将帮助乌克兰赢得与俄罗斯的战争。它还实施了前所未有的制裁,试图重创俄罗斯经济。

正如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4月间在解释美国的目标时所称:“我们希望见证俄罗斯受到削弱,到它无力再做入侵乌克兰那种事情的地步。”实际上,美国宣布,其意图是要将俄罗斯踢出大国行列。

此外,美国将自己的声誉与冲突的结果联系在了一起。美国总统拜登称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战争是“种族灭绝”,并指责总统普京是“战争罪犯”,理当接受“战争罪审判”。像这样的总统声明让人很难想象华盛顿会退缩;假如俄罗斯在乌克兰获胜,美国的世界地位将蒙受重创。

俄罗斯的野心也在壮大。与西方一般公众的看法相左,莫斯科袭击乌克兰并不是要征服它,并使之成为大俄罗斯的一部分。俄罗斯主要关切的是,防止乌克兰成为俄罗斯边境上的西方堡垒。普京和他的顾问尤其担心乌克兰最终加入北约。1月中旬,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简要阐明了这一点,他表示“一切的关键是保证北约不会向东扩张”。正如普京在入侵乌克兰之前所阐明的那样,对俄罗斯领导人来说,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前景“直接威胁到俄罗斯的安全”:只有打一仗,将乌克兰变成一个中立或失败的国家,才能消除这一威胁。

着眼于该目的,自战争开始,俄罗斯的领土目标似乎就显著扩大了。到战争前夕,俄罗斯一直致力于执行保持顿巴斯作为乌克兰一部分的“新明斯克协议”。但在战争期间,俄罗斯占领了乌克兰东部和南部的大片土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普京眼下打算吞并这些土地的全部或大部分,这可能在事实上将留给乌克兰的部分变成一个功能失调的残存国家(rump state)。

俄罗斯今天面对的威胁甚至比战前更大,这主要是因为,拜登政府眼下已打定主意,要推回俄罗斯的领土收益,并永久削弱俄罗斯的实力。对莫斯科来讲,更糟糕的是芬兰和瑞典正在加入北约,而且乌克兰获得了更优质的武器装备,与西方的结盟也更加紧密。莫斯科承受不起在乌克兰失败的代价,它会动用一切可能手段避免失败。俄罗斯最终将战胜乌克兰及其西方支持者,对此,普京显得有信心。 “今天,我们听说他们想在战场上打败我们”,7月初,他表示。“你能说什么?让他们试试。这次特别军事行动的目标将会实现,这一点没有疑问。”

对乌克兰而言,它的目标与拜登政府相同。乌克兰人决心夺回在俄罗斯那里损失的领土,包括克里米亚,而且一个较弱的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威胁肯定要小。此外,正如乌克兰国防部长阿列克谢·列兹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7月中旬明确表示的那样,他们有信心取得胜利。当时,列兹尼科夫称:“毫无疑问,俄罗斯会被击败,乌克兰已经展示了如何做到这一点。”他的美国同行显然同意这一点。“我们的援助正在实地发挥真正作用”,奥斯汀在7月下旬的一次演讲中表示。“俄罗斯认为它能比乌克兰更长久,也比我们更长久。但这只是俄罗斯一系列误判中的最新一例。”

从本质上讲,基辅、华盛顿和莫斯科都坚定致力于牺牲对手的利益以换取己方胜利,这几乎没有给妥协行为留有余地。例如,乌克兰和美国都不太可能接受一个中立的乌克兰;事实上,乌克兰与西方的关系正日渐密切。俄罗斯也不太可能归还从乌克兰手中夺走的全部甚至大部分领土,尤其是,过去八年间,在顿巴斯,刺激亲俄分裂分子与乌克兰政府间冲突的仇恨正愈演愈烈。

这些相互冲突的利益解释了,何以相当多的观察人士认为,通过谈判达成停火协议不会很快发生,从而一个血腥的僵局是可以预见的。他们说的没错。但观察人士低估了灾难性升级的可能性,这一升级在乌克兰已演变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战争行为的内在升级有三条基本路线:一方或双方为获胜而有意升级,一方或双方为防止失败而有意升级,或作战升级不是有意选择而是无意中为之。每一条路线都可能将美国卷入作战,或者导致俄罗斯使用核武器,也可能两者兼而有之。

美国军方如何介入

拜登政府一旦认定俄罗斯可能在乌克兰落败,就向基辅发送了更多(也更强大)的武器。除了标枪反坦克导弹这样的“防御性”武器外,西方还发送了高机动多管火箭炮系统(HIMARS)等武器,由此开始强化乌克兰的攻击能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武器的杀伤力和数量都在增加。想想看,3月,华盛顿否决了一项将波兰的米格-29战机转移到乌克兰的计划,理由是这样做可能会升级战事,但在7月,当斯洛伐克宣布正在考虑向基辅派遣同样的战机时,华盛顿没有提出反对意见。美国也在考虑向乌克兰提供自己的 F-15和 F-16战机。

美国及其盟友还在训练乌克兰军队,并向乌克兰提供重要情报,乌克兰正用这些情报摧毁俄罗斯的关键目标。此外,如《纽约时报》所报道的,西方在乌克兰境内有“一只秘密突击队和一个间谍网络”。华盛顿或许没有直接介入作战,但深深卷入了这场战争。现在,它距离让自己的士兵扣动扳机,让自己的飞行员按下按钮,只有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