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伊万·季莫费耶夫:西方会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吗?不会!


【文/伊万·季莫费耶夫,译/上海外国语大学硕士研究生 夏青】

任何冲突迟早都会以和平的方式结束的——我们经常能够从一些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传统观点,他们试图在目前的“制裁海啸”和与西方对抗的局势中寻找恢复“正常”的希望。

这种观点背后的逻辑很简单:战争进行到某个阶段后,双方就会停火,然后在谈判桌前坐下来,军事行动的结束会逐步缓解俄罗斯所受的制裁压力,而我们的企业将能重新与西方伙伴合作。

可惜,我们只能让那些抱有这种憧憬的人们失望了。

即使俄乌战争停火且双方达成了某种协议,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在很大程度上也不会取消,再也回不到“二月以前的正常状态”了。与其追忆过去,不如把重点放在创造一个新的未来上,在这个新的未来里,西方的制裁将是一个恒定的变量。

伊万·季莫费耶夫:西方会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吗?不会! 截图来自瓦尔代俱乐部网站

为什么西方取消对俄罗斯的制裁的可能性很小?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个因素——俄乌冲突具有复杂性。俄乌冲突完全有可能会持续很久,未来双方可能会暂停积极的敌对行动,可能会缔结临时休战协议,但这种休战无法解决引起双方冲突的政治矛盾,况且,目前尚未看到让各方都满意的政治妥协参数。即使莫斯科和基辅之间达成了协议,也无法保证协议的可持续性和可行性。事实证明,明斯克2号协议本身并不能自动地解决政治问题,也不会导致对俄制裁的解除或放宽。

在未来数十年内,乌克兰问题可能会在烟消云散后又死灰复燃——部分原因在于俄乌任意一方都没有能力取得决定性的军事胜利或是完全向对方投降。俄乌冲突可能会加入长期冲突的行列,类似于印度和巴基斯坦、朝鲜和韩国之间的冲突。俄乌冲突的复杂性和长期性使得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长期化。

第二个因素——俄罗斯与西方的矛盾长期存在。在乌克兰发生的军事冲突属于更广泛的欧洲——大西洋安全板块的范畴。欧洲已经形成了一个不稳定且不对称的两极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俄罗斯和北约的安全已经不可分割。俄罗斯不可能在毫无遭受巨大损害的情况下击溃西方。虽然西方拥有巨大的优势,但同样也不可能在不给自己带来巨大损失的情况下击垮俄罗斯。

遏制俄罗斯是西方的最佳战略,乌克兰注定要继续成为西方遏制俄罗斯的工具之一。

对俄罗斯而言,以不对称的方式平衡西方的优势仍是最佳战略。对乌克兰的领土进行彻底的重新分配——分离其东部和南部地区不排除会成为这一战略中的一部分。但这种重新分配本身并不能解决西方的制裁问题。

第三个因素——制裁政策的基本特点。经验表明,制裁相对容易实施,但却很难取消。例如,美国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关于伊朗的“法律之网”,这大大限制了政府取消制裁的能力。即使制裁没有被写入法律,解除或放宽制裁仍然需要政治资本,而并不是每个政治家都愿意为此付出这样的代价。在美国,这样的行为会引起国会的批评甚至反对,而在欧盟,则会引起成员国之间出现分歧。

当然,为了制裁发起国本身的利益,个别制裁会被取消或放宽。对白俄罗斯施加制裁压力的结果表明,在放宽限制的情况下,存在着“制裁豁免”的可能性。不过,制裁的法律机制本身仍然存在,实施者可以在任何时候使用它。

7月19日,伊朗首都德黑兰,伊朗总统莱希(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左)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会谈前合影。(新华社发,伊朗总统网站供图)

第四个因素——对俄制裁具有快速可复性。制裁的解除往往伴随着政治要求,而它的实施过程是十分复杂的。例如,伊朗核协议的最终签署需要经过数年的复杂谈判和实质性的技术解决方案,而恢复制裁则可以在一夜之间实施。

这样,在履行协议义务的过程中就出现了不对称的现象,因为达到制裁发起国的要求需要做出实质性的改变,而恢复制裁则只需要一个政治决定。制裁的快速可复性引起了制裁对象国对发起国的不信任,对他们来说,继续忍受制裁要比冒着受到新制裁的风险而做出艰难的让步更容易。历史经验表明,制裁发起者更倾向于玩领先于对手的“追赶”游戏。让步之后面临的将会是新的、更激进的政治要求和新制裁的威胁。

“蓬佩奥的12项条款”已经成为人尽皆知的例子,这是一份美国对伊朗列出的要求清单,其内容远超伊朗核协议的条款范围。从各方面来看,伊朗的教训对俄罗斯而言是很好的借鉴。伊朗本身正积极致力于在军事核领域实现自己的目标。归根结底,这表明制裁在影响对象国的政治方针方面是无效的。虽然制裁的有效性受到质疑,但这并不能否定对俄制裁正在持续实施并且发挥着作用的事实。

第五个因素——俄罗斯对于制裁措施的适应能力。毫无疑问,俄罗斯将因各国对其实施的限制性措施而遭受巨大损失,但俄罗斯对制裁制度的适应能力仍然很强。

首先,俄罗斯有条件用自己的工业弥补国外供应部分的不足,虽然这需要政治意愿和资源的集中。

其次,俄罗斯可能会在非西方市场寻求商品、服务以及技术的替代源。完成这项任务的关键条件是建立与美元、欧元以及西方金融机构无关的可靠金融交易渠道。这项任务在技术上和政治上都是可行的,但是也需要时间和政治意愿。

伊朗的经验表明,制裁严重打击了国家的发展机会,但这并不妨碍国内农业、工业和技术的发展。苏联的现代化也是在西方严厉制裁的背景下进行的。俄罗斯对制裁的适应能力降低了制裁发起国要求向其让步的动机,特别是减小了进入“追赶”游戏的风险。

综上所述,未来解除或大幅减轻对俄罗斯的制裁压力的可能性极小。美国、欧盟以及其他制裁发起国已经对俄罗斯实施了最严厉的制裁,但不断升级的制裁浪潮至今仍未结束。此外,达到最高限度的制裁措施未必意味着会废除已经实施的制裁。不过,制裁并不意味着俄罗斯经济的“终结”,俄罗斯已经进入一个新的环境,需要适应和寻找新的发展机会。

【俄语原文8月9日刊载于俄罗斯瓦尔代俱乐部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