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纽约时报》:特朗普下台后,《华盛顿邮报》陷入困境


(观察者网 讯)作为西方世界主流大报,《华盛顿邮报》过去几年间受益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新闻而蓬勃发展。但在特朗普下台后,这家媒体面临着收入下降和裁员等危机。

据《纽约时报》8月30日报道,多位《华盛顿邮报》匿名员工称,在多年盈利后,报纸可能在2022年亏损。相较于2020和2021年,报纸的数字订阅用户有所下降,广告收入也下降了。为此,公司甚至决定裁员。

但这家已经被超级富豪杰夫·贝索斯收购的媒体回应称,公司不会裁员。而有关广告收入下降的说法,也是“不完整的”。但《华盛顿邮报》拒绝透露具体情况。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业务挣扎,员工越发失望

报道称,《华盛顿邮报》陷入困境的一大原因,是特朗普的离任。他执政期间,为全美媒体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报道素材,许多媒体因此在这段时间内蓬勃发展,其中也包括《华盛顿邮报》。今年,《华盛顿邮报》通过对国会骚乱事件的报道,获得了普利策公共服务奖。

但在特朗普离任后,读者逐渐流失。据两名了解公司财务状况的人士透露,多年盈利后,《华盛顿邮报》将在2022年亏损。目前,报纸的付费数字订阅用户,比2020年底的300万要少。而内部一份财务文件显示,今年报纸的数字广告收入下降到7000万美元,比2021上半年下降约15%。

知情人士还说,报纸首席执行官瑞安(Fred Ryan)最近几周已经向编辑部负责人提出了裁减100个职位的可能,主要通过冻结招聘和其他方式来实现这一目标。目前,报纸的编辑部大约有1000人。

《华盛顿邮报》大楼

公司财政吃紧,还有可能裁员,自然引起内部的动荡。一些高管担心,瑞安在扩大政治领域以外的报道上,并不果断。还有人对瑞安停止营销活动,以及收购另一家媒体失败一事,感到恼火。

基层编辑也有所不满。瑞安对编辑部工作效率,以及办公室出勤率很关注。员工透露说,瑞安一直在“监控”有多少员工来办公室坐班,还以威胁解雇的方式,让他们来坐班。瑞安还曾向自己的领导团队表示,编辑部有很多表现不佳的人需要“被毕业”。

瑞安认为,一些记者“缺乏生产力”。去年秋天,他曾要求公司首席信息官调出员工参加视频会议的记录,以判断他们的效率。近期,他还打算起草律师函,发给那些甚少坐班的员工。但最终,他还是决定直接打电话,并表示欢迎员工提意见。

瑞安在《华盛顿邮报》节目上 视频截图

一些员工直言不讳地表达了不满。曾报道新冠疫情的记者本月给瑞安和公司高层写信称,他们对此感到“严重关切”。“我们呼吁管理层允许员工自行决定,而不用担心被公司惩罚。”

瑞安是共和党人,曾担任里根政府的白宫幕僚长,深耕政府关系领域。离开白宫后,他转投媒体行业,是另一家美国媒体“政客”(Politico)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后,他被任命为报纸的首席执行官,并工作至今。

针对外界的种种猜测,《华盛顿邮报》的一名女发言人表示,公司不会裁员,而是会稳步增加编辑部的人数,并“探索应该重新定位的职位,以服务于更多的美国和全球受众”。她说,显示广告收入下降的文件,描述的是“不完整情况”,但她拒绝透露具体情况。

主编萨利·巴兹比(Sally Buzbee),则呼吁人们“保持耐心”。她表示,编辑部正在增加“100个职位”。管理层还制定了一项“25年到5”的计划,努力在2025年前让订阅用户达到500万。

不过,贝索斯和瑞安拒绝置评。

过去几年间,《华盛顿邮报》称已在努力探索其他领域的报道,并在伦敦和首尔建立了新的办公室,以实现新闻“全天候报道”。

但在传统纸媒式微的大背景下,《华盛顿邮报》受到社交媒体和美国政治环境撕裂的影响,收入环境遭受冲击,报道真实性也遭受质疑。2018年,特朗普曾批评《华盛顿邮报》是“亚马逊的宣传机器”。而在2022年民主党初选阶段,伯尼·桑德斯也批评这家老牌媒体代表了贝索斯的意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