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注射睾丸素后出现副作用,从小想变性的美国女歌手终止数月的变性治疗


(观察者网讯)8月31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了美国一起“去性别转换者”的事例。

这名来自美国加州的女歌手从2020年3月开始变性,并计划通过手术切除乳房。但在注射了睾丸素后,她很快就经受了恶心和心悸等副作用,加之担心自己会失去高音调的嗓子而无法唱歌,因此她选择在当年9月停止变性。

据报道,也就是在那时,她意识到自己作为女性更快乐,所以她决定全面去性别转换,回归女性身份。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截图

这位女歌手名叫卡特·卡廷森(Cat Cattinson),现年30岁,来自加州圣塔克鲁兹(Santa Cruz)。据其称,她小时候总是穿爸爸的衣服,是个假小子,因为她5岁时经历了一次创伤,让她觉得“作为一个女人不安全”。

13岁时,卡廷森第一次意识到可以改变自己的身体,从那时起她就确信自己想转变成男性。“当我十几岁的时候,我发现论坛上都在谈论如何改变性别。那时我觉得我想成为一个男孩。”

15岁时,卡廷森向父母出柜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父母的反应让她受挫。“他们很担心我,说我作为一个男人不会有好的生活,没有人会把我当回事。”卡廷森说道。

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卡特·卡廷森

在经历了数年的性别焦虑后,卡廷森下定决心正式以跨性别男性的身份出现并考虑变性。2020年3月,卡廷森开始转变成一个男人,并给自己重新起名为“托尼”,“我觉得作为一个女人我永远不会快乐。”

卡廷森通过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d)开的处方注射了睾丸素,并惊讶于它的易得。“获取睾丸素非常容易,不需要任何测试或治疗。我很惊讶他们这么快就把它给了我。”

起初,卡廷森对身体的变化很满意——她的声音变得更沙哑、更低沉,她的胸部形状开始变化,成了人们所熟知的“托尼”。

变性时期的卡特·卡廷森

然而,当卡廷森终于开始变性并真正以男人的身份生活时,她又“感觉不对了”。

一方面,作为一名歌手,卡廷森对自己的嗓音变化产生了担忧。“我觉得我必须要变性,这样我才能成为一个男人。但突然间我的音高下降了很多,听起来好像我一辈子都在抽烟。我都认不出自己了。我做了一辈子的歌手,我担心如果我继续下去会有什么后果。”

另一方面,卡廷森也遭受了一些副作用。“我一直感到心悸和恶心。痛感非常强烈,而且越来越疼。唱歌也变得很痛苦,我意识到我可能再也不能唱歌了,所以我停止使用睾丸素。”

就在那时,卡廷森意识到自己作为女性更快乐,因此在2020年9月,卡廷森停止变性治疗与注射睾丸素。据报道,尽管一共只注射了4个月的睾丸素,但卡廷森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恢复,重新“看起来像个女人”。据卡廷森称,使用睾丸素让她的身体机能大幅下降,她“一直卧床不起”。

在经历了痛苦的变性过程后,卡廷森如今更能接纳自己的女性身份。“现在我很高兴回到了我的女性身体里……我对自己和自己的身体更满意了,我意识到,我想成为男孩的很多感觉都源于小时候的创伤。”

卡特·卡廷森近照

实际上,像卡廷森这样因为性别焦虑选择变性但最终却停止变性的人不在少数。今年6月,《纽约邮报》特别关注了“去性别转换者”中的青少年群体,报道称那些跨性别后改变主意,决定再度转变回原来性别的青少年人数,正在惊人地增长。

现年17岁的克洛伊·科尔(Chloe Cole)跟卡廷森一样来自加州,但不同的是,她在后悔时已经失去了身体器官。在科尔12岁时,她认定自己是跨性别者。13岁时,她向父母出柜。同年,她服用了青春期阻滞剂,并被医生开了睾丸素处方。15岁时,她接受了双乳切除手术。不到一年后,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那时她才16岁。

科尔在变性前也经历了性别焦虑,“因为我的身材不符合审美标准,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觉得我不够漂亮,不适合当女孩,所以我还是当男孩比较好。”

但据《纽约邮报》报道,多种研究表明,多达80%的焦虑儿童最终可能会停止焦虑性别问题,或者在不诉诸于变性的情况下接受自己的生理性别。因此,许多专业人士认为,尽可能长时间地推迟医疗干预才是明智的。

另外,所有的变性医疗都有副作用的风险,批评者认为这些副作用太过严重,许多人无法完全理解。在短期内,青春期阻滞剂会阻碍生长并影响骨密度,而长期的影响仍然未知,因为青春期阻滞剂在1993年才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睾丸素的副作用则包括高胆固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血栓,甚至不孕。对于那些最终后悔自己变性的人来说,激素疗法和变性手术的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