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月咏幻:新冠确诊人数连续6周居全球之首,日本网民竟表示理解?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2022年夏天,日本新冠疫情的消息屡次进入公众视野。

进入7月后,其感染人数不断攀升,一直保持在高位。7月底,日本的每日感染人数一度达到4万人;此后虽然有回落趋势,但依旧牢牢稳定在2万人以上。日本已连续六周成为全世界新增感染新冠人数最多的国家。

8月23日,日本全国新冠死亡人数为343人,这是疫情肆虐以来的最高数据。一直被作为医疗系统危机线的病床使用率,也一度维持在大于50%的水平。所有人最关心的疫苗接种水平,自6月达到约60%之后,也一直没有增长,看来疫苗政策推进情况并不积极。

2022年以来,日本一直没有开启过紧急事态宣言。而2021年几乎持续了一整年的紧急事态宣言看似没那么大的效果,但事实上的确减少了感染人数。

日本的防疫政策走到这一步,严格来说,确实不同于欧美的“躺平”政策,也的确采取了一些努力,但这些“努力”也在迫使我们思考“防疫是否有权宜之计”、“是否有低成本的防疫办法”等问题。根据笔者的一些采访调查,日本疫情目前呈现的情况可能仅是冰山一角。

留日学生的经历

笔者的一名好友,是刚来到日本读博士的女生,下文称小A。她在8月初发现自己感染新冠病毒之后,体验了完整的自我隔离自愈的过程。

小A每天都去学校做研究,因此会穿越东京最繁华的市中心涩谷。在8月10日左右,她感觉自己高烧不断,一度达到39度,便买了自测棒。测试发现自己阳性之后,就赶忙在家附近的核酸点测了一下,得到的结果也是阳性。

按照国内的节奏,此时理应有专门人员直接带她到专门的设施去隔离,或是按照日本早期的规定,自行前往指定隔离中心隔离。但在这次的事情里,没有任何机构联系小A。

束手无措的小A被告知,要去找东京发热咨询中心询问下一步操作。

小A心里慌,想要第一时间得到当地组织的帮助,便匆匆拨打了电话。多次占线后,她终于打通了电话。

对面的接线员询问了她一些问题,例如什么时候发现,在哪里做的检测,症状温度如何等,但也表示就目前的状况来说,并不能正式确诊她是阳性患者,需要到指定的医疗机构进行检测才可以得到正式的阳性证明。

因此,小A被告知要自己去找家附近的医院预约。由于不能乘坐公交设施或是出租车,她也必须找那种走路能到的医院。

此后连续四天,小A依旧在每天早晨9点准时打电话给医院,因为发热中心指定的医院不接受提前预约,必须当日预约上当日的检测名额。在这几天内,她没有被告知不能出门,也没有任何强制措施。倒是学校方面知道了之后,给她邮寄了一些物资。

这时的小A心中充满了恐惧:没有任何人管她,但出于道义和责任感,她没有办法出门买物资和退烧药。她忍不住再次拨打了发热中心,几乎是哭出来了,恳求对面接线员给她一些其他的帮助。但接线员一直非常机械地回答:大家都是这样的流程啦,没有办法呢……甚至连基本的安慰也没有。

第五天,小A通过学长得知,有一家医院支持网上预约+电话问诊,于是火速预约。当时她已经感到嗓子疼痛、痰多难受、咳嗽不断,但不得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下楼去附近的药局,不发一言地买了退烧药,否则她害怕自己会因为高烧而昏厥,甚至命丧异国他乡。

第六天,小A接通了医生的电话,对面问了和发热中心几乎一模一样的问题,并表示她这样的情况可以直接给她开阳性证明。

但此时的小A已经不需要治疗了,已经几乎好了。她拿了阳性证明,通知当地区役所(类似街道办),让工作人员给她邮寄了一些物资。整个过程中,她没有见到一个人,也就是说其实阳性证明开不开都一样。

从事实上来说,小A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得到日本政府的任何实际上的帮助,更多的是在完全没有出门限制的前提下,想办法在社会责任和自保中纠结,最后完成了自愈。

笔者在这个过程中完全没有看到日本政府的实际作为,和过往几乎所有日本官方机构的行为风格一样,完全就是只知道按照并不严格的规章制度办事,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