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经济学人》:美国成了“美利坚,分众国”


【文/观察者网 刘程辉】

在英国《经济学人》9月1日公布的发表最新一期杂志封面中,美国自由女神像玩起了“一字马”:尽管脚下底座已开始分崩坍塌,她仍尴尬地劈着叉,故作镇定捧着《独立宣言》并高举火炬,而那火焰恰好“烧断”了头顶醒目的标语——美利坚分众国(The Dis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分裂”“对抗”“两极分化”,它们既是杂志封面故事反复提及的形容词,也正是这副讽刺画作想要揭露的美国社会现实。

“如今,美国各州成了两极分化的培养皿。”在即将于3日出版的《经济学人》先导文(Leaders)中,如此形容美国的社会现状。文章指出,美国的政策正在分裂,特别是在有关堕胎权、非法移民和枪支管理问题上,各州逐渐沦为两大集团,这将对联邦体制造成深远影响。随着党派之争激化,全美多州都在各自为政制定政策,甚至为了政治对立推行相反的政策。在政客们选举利益的催化下,一些州开始盛行极端主义和政治对抗,名义上的“合众国”,俨然沦为了“分众国”。这些情况不仅破坏了跨州经济活动,还摧毁了美国民主在世界的形象。《经济学人》杂志给出的建议是,只有实施选举改革才可能使情况恢复正常。

《经济学人》杂志先导文


封面故事:美国政策正在分裂,一个州接一个州,分成了两大集团

就在“蓝州”加利福尼亚州日前宣布自2035年起全面禁售纯燃油车的同时,“红州”得州仍在继续推进着堕胎禁令的“触发式法律”。

文章指出,这两件事看似无关,却预示着一个重要趋势:华盛顿可能在很大程度上陷入了僵局,而各州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制定自己的政策。理论上这并不是一件坏事,美国有50个州,相当于有50个实验室来测试哪些政策有效,哪些无效。人们可据此选择在哪些州定居,公司也可根据当地政策和自身偏好决定在哪经营。此外,任何一个州都可以向那些具备更好的教育和商业政策的州学习取经。

然而,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这种具有建设性的联邦制并不是当今各州政客所追求的。相反,在学校授课内容、枪支交易、跨性别医疗干预、非法移民等问题上,“他们正在打一场全国性的文化战争”。

文章注意到,在过去30年里,由一党同时控制立法权和行政权的州数量几乎增加了一倍。这种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自我发展着,因为每次选举的获胜者都会根据自己的优势重绘选举版图。那些拥有绝对优势的政客不担心普选,他们只担心在初选中落败。在初选中,往往有很多狂热的党派人士参加,他们相比其他人投票更积极,是政客们想要争取的对象。要想赢得他们手中的选票,政客们必须强硬,避免表现出妥协的迹象。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州极端主义开始泛滥。

比如,有很大一部分得州人认为新堕胎法过于严厉,同时也有很多人认为老法规过于宽松。然而,正是因为得州由一党所控,州立法者无法选择一种折衷的方案。

此外,一种新的政治对抗也开始盛行。

比如,一些州在惩罚那些寻求堕胎或变性手术的人,但另一些州却为他们提供庇护;蓝州鼓励人们起诉枪支制造商,红州不这样;一些红州还提起诉讼,要求阻止蓝州加州制定自己的碳排放标准……

“所有这些争议都造成了分裂,都巩固了这样一种观念——在美国,红蓝两党是无法求同存异的。”

党争加剧,也使得在美国做生意变得更加困难。

这个国家曾经是一个巨大的单一市场,但现在加州和纽约正在让企业变得更环保,而得州和西弗吉尼亚州却在惩罚这样做的企业。

更大的担忧在于,美国国内愈演愈烈的党争,可能会破坏美国民主本身。

美国的功能失调给世界带来了风险,世界依赖于美国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威慑军事侵略者,并提供民主治理的榜样。但在最后一个问题上,美国的表现尤其糟糕。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文章提醒,联邦政府应该重拾自己的责任。比如关于移民和气候变化的政策,最好由国家而不是地方制定。为提高行政效率,还可以撤销参议院阻挠议事的传统,除此之外,美国还需要选举改革,比如通过独立委员会重新划分选区,使其非政治化,让地方政客难以一家独大,迫使更多的政客去迎合中间派选民。

在封面故事(Briefing)中,《经济学人》进一步阐释了美国当下的分裂现状。该文认为,美国的政策正在分裂,一个州接一个州地分裂成了两个集团,这将对联邦体制造成深远影响。各州不同社会和经济政策走向,反映出美国日益严重的意识形态两极分化,所有美国人都将深深感受到其后果,其影响将波及全世界。

堪萨斯州利伍德的反堕胎抗议者(上),与此同时,另一些支持堕胎的民众在芝加哥举行游行(下)(《纽约时报》图)

这篇文章注意到,具体而言,美国各州政策的分裂主要集中在三个“战场”:堕胎权、枪支管理以及非法移民问题。

随着“罗诉韦德案”的判决被推翻,美国已有12个州完全禁止堕胎,其中2个州禁止在怀孕第六周堕胎,最终预计将有一半的州将颁布禁令或严格限制堕胎。

与此同时,美国另一半的州却在推行相反的做法,将堕胎权编入法典。比如康涅狄格州通过允许医生助理和护士助产士实施堕胎,扩大了堕胎权的覆盖面。今年8月,堪萨斯州否决了一项限制堕胎的宪法修正案,今年以来,至少有5个州将推动关于维护堕胎权的法案,特别是加利福尼亚州和佛蒙特州,选民们希望将生育权写入宪法。

“枪支是另一个战场。”文章指出,到目前为止,美国已有10个州对购买或携带枪支实施了新的限制。然而,州长和立法机构均为共和党掌控的州正在争取减少限制。许多州正在推动“无需持枪许可”法律,取消对枪支持有者在公共场合携带武器的所有限制。今年6月,俄亥俄州共和党州长签署了一项法律,将教师携带枪支进入教室所需的培训时间从700小时减少到24小时。

非法移民待遇问题,成了美国两党主要存在分歧的又一领域。尽管实施移民法通常被认为是联邦政府的特权,不过在当下,各州正在陆续出台自己的政策。比如今年6月,加州成为第一个开始为穷人提供医疗补助的州,向所有低收入成年人提供医疗保险,无论他们是否为移民,这“事实上”使非法移民合法化。

然而,得州正在向相反的方向推进。得州州长阿博特拒绝将医疗补助扩大到更多的低收入群体,更不用说非法移民了。阿博特下令州警察开始将非法移民遣返回边境。他还表示,得州将停止为非法移民儿童就读公立学校支付学费。

“除了在政策上存在分歧,各州似乎对制造冲突也越来越感兴趣。”

比如在2016年,加州通过了一项“制裁制度”,禁止州政府的资金支付前往“歧视同性恋和变性人”的州进行非必要旅行。到目前为止,有22个州在加州的旅行禁令名单上。

《经济学人》写道:“限制州与州之间交流和旅行的政策,即使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也只会导致关系变得更加紧张。”

其实从“合众国”到“分众国”,注意到这一现象的不止《经济学人》。

《纽约时报》7月2日文章

美国《纽约时报》7月2日刊文形容,“在最高法院的刺激下,一个国家正沿红蓝轴线分裂”。美国各州似乎正分裂为不同的国家,推行截然相反的社会、环境和卫生政策,我们把它们称为“分众国”(Disunited States.)。

比如在分裂的堕胎问题上,全美约一半地区将很快限制或禁止堕胎,另一半地区则将扩大或加强获得生育权的机会。然而,意识形态断层线涉及的远不止这个话题,气候变化、枪支管控和性少数群体以及投票权也囊括其中。

“对于一些民众来说,分裂已经变得如此严重,影响到每一个人,人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他们已从一个美国,来到了另一个美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