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俄罗斯宣布“北溪1号”无限期完全停止输气,外媒:欧洲今年凛冽寒冬已提早到来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今年2月初爆发的俄乌冲突引发出一系列对俄制裁,进而逐渐演变成了俄罗斯与欧美之间的“能源博弈战”。如今,欧美决定对俄能源限价,俄罗斯则以北溪管道完全停止输气予以回应,虽然才到9月,但欧洲的凛冬似乎已提前到来。

9月2日,七国集团(G7)和欧盟接连表态,决定对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产品实施限价,再度升高了能源局势的紧张。随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下称俄气)以“技术故障”为由,宣布“完全停止”“北溪1号”管道天然气运输,且未提及恢复供应时间。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更是直接警告,“欧洲将直接没有俄罗斯天然气可用”。

俄方作出这一反应后,西方主流媒体全都予以重点报道,字里行间表露出对于未来欧洲能源紧张的担忧。《纽约时报》称,俄方此举“争锋相对”,“令人惊讶”,莫斯科正利用欧洲在天然气方面的脆弱性,将双方能源战变为“旷日持久战”。

《华尔街日报》则点出俄罗斯关停“北溪1号”并非“技术故障”,而是带有政治色彩,直言此举将让欧洲的寒冷冬季提前到来。该报讽刺性地指出,面对“能源胁迫”,欧洲放弃俄气的计划竟然就是更多地依赖俄气,试图提前囤积更多天然气熬过这个冬天。

《华盛顿邮报》也赞同“欧洲凛冬提前到来”的论调,并认为由于后续能源价格被进一步推高,除了在气候和体感方面,欧洲还会在经济上遭遇“凛冬”。根据最新发布的经济数据,欧元区19个国家今年8月的通货膨胀率达到9.1%,已经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对于欧美欲组建“买家垄断联盟”来限制俄能源价格,路透社分析指出,此举堪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方面,限价举措可能会适得其反,并导致全球能源价格进一步上涨;另一方面,联合国中许多成员并不愿意在俄乌问题上跟随欧美谴责俄罗斯,中国和印度在客观程度上也可能成为限价举措的阻碍力量。

资料图:德国总理府门外的巡逻警察

《纽约时报》:俄罗斯针锋相对,能源战恐将旷日持久

当地时间9月2日,《纽约时报》在报道标题中就直接指出,在关闭“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以进行三天维修后,俄罗斯未能如期开放而是继续关闭这一管道,这一决定“令人惊讶”(In a Surprise),加剧了人们对俄罗斯将加大利用能源议题向欧洲施压的担忧。

报道称,俄方完全关停“北溪1号”的动作,是要与欧美的限价决定“针锋相对”,似乎是莫斯科与西方就能源问题以及乌克兰局势作更大规模斗争的其中一环。报道还援引欧盟委员会发言人埃里克·马默(Eric Mamer)的话称,俄方完全关停天然气管道的借口“荒谬”,证明了对方“自私伪善”。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报道认为,能源一向是俄罗斯用以达到地缘政治目的的核心工具,无论俄气最新举动的真正原因是何,毫无疑问,能源战已成为俄乌冲突中的一场“代理战争”。目前,俄罗斯正利用欧洲在天然气方面的脆弱性,将整个欧洲的能源价格推升至极高水平,从而引发人们对于今年冬季面临生活困局的担忧。

还有分析人士推测,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的能源战将是“旷日持久的”。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的分析师就表示,俄罗斯很有可能重复其对于天然气所做的事情来报复G7限制俄石油价格,即“关闭生产线并切断与买家的联系,从而提高全球油价和自身收入”。

在担忧“北溪1号”管道永久关闭的国家中,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德国担忧最甚,和其他欧盟国家一样,德国在冬季到来前一直在恐慌性地储存能源,以防止俄罗斯停产。

俄罗斯通过“北溪1号”管道向德国输送的天然气日流量表,自俄乌冲突后逐步限制 图自《纽约时报》

据法新社报道,德国经济部发言人9月2日则声称,德国已经看到了俄罗斯作为供应商的“不可靠”,如今的准备远比几个月前要充分。她表示,德国原本计划10月1日达到85%储气量的目标,但现在这一目标的完成可以提前至9月的头几天。

而“脱欧”后的英国,其能源监管机构上周表示,从10月起,该国2400万户家庭的能源费用将上涨80%,下一任首相有着极大压力,阻止“灾难性冬季”的到来。而面临严峻形势,事实上整个欧洲大陆的政府都在试图出手干预能源市场。

《华尔街日报》:凛冬提前到来,欧洲依赖俄气甚重

当地时间9月2日,《华尔街日报》则发表了一篇社论文章,俄气宣布无限期完全关停“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的决定,让欧洲面对初冬的时刻提前到来。

文章称,今年欧洲的冬季“本来就已注定寒冷”,而俄方此举又让今年欧洲的冬季提前开始,如果所谓的“无限期关停”时间是像许多人所忧虑的那样长,这势必将扰乱欧洲的能源计划。

社论指出,俄方所谓的“维修管道”说辞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此举就是带有政治色彩,由于G7宣布了限制俄石油价格,克里姆林宫正在惩罚极为依赖其能源的德国及其盟国。

《华尔街日报》社论文章截图

作为一家美媒,《华尔街日报》站在旁观者角度点出欧洲面临的问题,尽管俄乌冲突已持续半年多,但欧洲仍在依赖俄罗斯天然气。法国和意大利等国在寻找阿尔及利亚等替代供应商方面取得了些许进展,但这些国家的能源基础设施是一个薄弱环节;而德国则缺少液化天然气(LNG)接收站,无法从俄罗斯以外的地方大量进口天然气。

“因此,欧洲放弃俄气的计划是……依赖俄气。”让人感到讽刺的是,在过去几个月趁着冬季还没到来,德国争先恐惧地通过“北溪1号”储备了尽可能的天然气,但这一过程也因俄气削减产能而放缓。

文章认为,俄罗斯无限期完全关停“北溪1号”是一个标志性的变化,向欧洲传递的信息是——现在可能是时候开始实施一个欧洲大陆没有对策的能源B计划了。而这些,将给欧洲人和他们的政客带来一个“悲惨冬季”以及不可知的后果。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同日报道时也提到,俄方举动加剧了欧洲大陆可能在今年冬季陷入能源短缺的危机,并指出,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尤为依赖俄气为其家庭和重工业提供动力。而自今年6月以来,俄气已将“北溪1号”产能削减至原有的20%,理由是维修和涡轮机无法交付等问题。

CNN强调,欧盟统计局(Eurostat)当地时间8月31日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8月,欧元区19个国家的通货膨胀率达到9.1%,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能源价格上涨是推高通胀的主要原因,欧元区国家8月的能源价格飙升了38.3%之多。

欧元区各领域价格上涨幅度统计,能源领域最大。图自欧盟统计局网站

《华盛顿邮报》:能源价格飙涨,欧洲经济也面临“凛冬”

美联社针对此事件的报道也显得不容乐观,报道称,欧洲公用事业公司在今年夏季始终在争相寻找额外的供应来源,为冬季供暖需求做准备,为此它们购买了通过船只运输的昂贵液化天然气,同时从挪威和阿塞拜疆等地寻求管道天然气供应。

美联社报道截图

分析人士说,随着储存量的累积,本来欧洲对于冬季能源供应的担忧已有所缓解,但随着俄方完全关停“北溪1号”,这可能会给欧洲带来严重困境。比利时布鲁盖尔研究所(Bruegel)能源分析师西蒙娜·塔利亚皮耶特拉(Simone Tagliapietra)说,欧盟需要加大力度来减少天然气的消耗。

“一个没有俄罗斯天然气的冬季将是欧洲的主要中心场景。”这位分析师这样描绘了未来的景象,并说:“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应对,那就是减少天然气和电力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