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阿塞拜疆总统:从来没想与俄罗斯竞争欧洲天然气市场


(观察者网讯)今年2月初爆发的俄乌冲突引发出一系列对俄制裁,进而逐渐演变成了俄罗斯与欧美之间的“能源博弈战”。如今,欧美决定对俄能源限价,俄罗斯则以北溪管道完全停止输气予以回应。

另一边,阿塞拜疆正计划增加对欧洲国家的天然气供应。但阿总统表示,阿塞拜疆从来没有制定与俄罗斯竞争欧洲天然气市场的目标,“欧洲不是我们唯一的目的地”。

报道截图

9月3日,意大利媒体“Il Sole 24 Ore”刊登对阿塞拜疆总统伊尔哈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的采访。综合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阿塞拜疆媒体3日报道,意大利记者罗伯特·邦焦尔尼(Roberto Bongiorni)在采访中提到地区天然气能源情况称,欧洲正在努力摆脱俄罗斯的化石天然气,7月中旬阿利耶夫在首都巴库会见了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双方签署了一项协议,到2027年,阿塞拜疆对欧洲的出口将从100亿立方米翻倍至200亿立方米。

“我想知道,总统先生,这是非常重要和巨大的一步,但与俄罗斯对欧洲的出口,也就是2021年的1550亿立方米相比,这只是一个小数目。”

“在您的领导下,阿塞拜疆是否正在研究可以增加供应的项目,比如通过其他管道,经过欧洲其他地区的供应。那里的需求非常大。”意媒提问道。

阿利耶夫回应称,“实际上我们正在评估投资方面的新选择和新计划。但是你说的是新情况,因此没有人有所准备,包括天然气运输在内,我们所有的能源项目都是基于现有合同。多年前,我们与购买我们天然气的欧洲公司签订了合同,然后投资建设管道,直到一年半前才开始向欧洲供应天然气。”

在此前计划全面实现的基础上,他与冯德莱恩会面讨论如何在短期内提高产量,而这需要投资,需要股东达成一致,这是一个过程。

视频截图

阿利耶夫还说,根据阿塞拜疆目前探明的天然气储量,它有可能增加对欧洲的供应,甚至超过200亿立方米。“但是,我们也应该明白,欧洲不是我们唯一的目的地。我们向土耳其供应和意大利相同的份额,大约100亿立方米,而且土耳其市场的需求也在增长。我们供应给格鲁吉亚,虽然市场不大。”阿塞拜疆今年的出口总额约为220亿至230亿立方米之间。

但他强调了“一件重要的事”:“我们过去甚至现在,从来没有制定与俄罗斯天然气竞争欧洲市场的目标。没有,我们有自己的市场空间。我们已经与意大利、希腊和保加利亚这三个欧洲国家签订了合同。其他欧洲国家也提出了需求,我们正在评估。”

他称如果想要扩大供应,阿塞拜疆目前面临很多“摆在桌面上的难题”,包括与潜在消费者进行谈判,与股东就生产、分销方面的投资达成一致,并就价格进行谈判等。

另据克里姆林宫3日消息,俄罗斯总统普京当天与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通电话,讨论了南高加索地区局势等问题,并同意继续保持联系和接触。

当地时间2日,欧盟表态要对俄罗斯天然气的限价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技术故障为由,宣布“完全停止”“北溪-1”号管道天然气运输,并没有提及恢复供应的时间。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更是直接警告,“欧洲将直接没有俄罗斯天然气可用”。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天然气价格已经飙升至创纪录水平,损害欧洲工业以至一般家庭,并推高了电力成本。欧洲天然气价格在上周跃升至历史最高点后,最近几天有所下滑,下跌了三分之一至209欧元/兆瓦时,但这仍然是过去十年平均价格的约10倍。欧洲各国正争相寻找替代供应,填补冬季的天然气储备。

德国国际政治和安全事务研究所的俄罗斯问题专家詹尼斯·克鲁格(Janis Kluge)称,俄罗斯正通过此举“收紧欧盟的螺丝”,欧洲现在不得不把它节约用气的努力“提高一个档次”。

德国经济部发言人则声称,德国已经看到了俄罗斯作为供应商的“不可靠”,如今的准备远比几个月前要充分。她表示,德国原本计划10月1日达到85%储气量的目标,但现在这一目标的完成可以提前至9月的头几天。

据报道,欧盟各国的能源部长将于本月9日开会,讨论如何应对能源价格飙升;本月14日,冯德莱恩将概述欧盟委员会应对价格飙升的紧急措施的想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