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朔尔茨宣布650亿欧元能源成本削减计划,誓言“熬过寒冬”


【文/观察者网 周弋博】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欧洲版消息,当地时间9月4日,德国政府宣布了一项价值65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463.94亿元)的救助计划,以缓解能源价格飙升对国民造成的负面影响。

据德国总理朔尔茨介绍,该计划包括推进能源市场改革,对能源交易进行限价,重点是以征收“超额利润税”的形式“打击牟取暴利的能源供应商”,并将税收用于资助各项救助措施。

目前,欧盟委员会正在讨论是否对俄罗斯天然气设置价格上限。朔尔茨称,若欧盟各国能够迅速达成一致意见,德国政府将遵循欧洲层面的规定,或直接从国家层面实施“能源限价令”。

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欧洲版报道截图

“我们会熬过这个寒冬。”在9月4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朔尔茨宣布了一系列的措施和方案,试图帮助德国民众和企业应对能源价格高企背景下的“严寒挑战”。

朔尔茨强调,他的政府将打击在能源价格高企的情况下牟取暴利的能源供应商。Politico报道称,朔尔茨口中的“能源价格高企”主要是由俄乌冲突爆发以及俄罗斯减少对欧天然气出口而造成的。

“一些生产商获得了超额利润,他们可以很轻松地利用非常昂贵的天然气价格来决定电力价格,因此赚到了很多钱。”朔尔茨说,“我们要坚决改变市场规则,让这种暴利不再存在。”

报道指出,在德国,仅有部分天然气被用于生产电力,但由于该国能市场制度设计的问题,天然气价格的飞涨将会推高其他能源的价格,这也导致从其他途径(如风能、太阳能或煤炭)生产电力的供应商获得了巨大的利润。

欧盟委员会网站也显示,欧洲电力市场采取的是边际定价体系,又称“按清算价格支付”(pay as clear)。在该模式下,市场通常先选择最便宜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最后选择昂贵的化石能源电力,直至实际需求被满足为止。此时,满足边际电力需求的电力价格(通常为化石能源电力)将成为统一的系统清算价格。

也就是说,欧盟的电价基本上由煤炭或天然气发电成本确定,天然气价格一旦上升,电力成本必然跟着上涨——即便一个国家的电力大部分来源于清洁能源发电,也得支付高昂的电价。

9月4日,朔尔茨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一项价值65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 图源:Politico

朔尔茨称,通过向能源供应商征税,德国政府将获得“数十亿欧元”的额外收入,这笔钱将被用于资助各项救助措施。

据报道,英国和意大利已经宣布了类似的措施,但德国财政部长、自由民主党(FDP)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一直反对在德国引入“超额利润税”。

而在4日当天的发布会上,林德纳直接站在了朔尔茨的旁边,明确表示支持这项加税提议,还强调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征税”,而是对能源市场规则框架的干预。

与此同时,朔尔茨还提议用这笔收入在国内能源市场制定价格上限。他表示,若欧盟各国能够迅速达成一致意见,德国政府将遵循欧洲层面的规定,或直接从国家层面实施“能源限价令”。

9月2日,美国财政部宣布,G7财长已就限制俄罗斯石油价格达成协议。美国财长耶伦表示,期待在未来几周内最终确定价格上限的具体实施方案。当天早些时候,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德国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她“坚信”现在是时候对俄罗斯天然气设定价格上限了。

同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发布公告称,因多处设备故障,“北溪-1号”天然气管道将完全停止输气。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公告没有透露恢复天然气输送的具体时间,仅提及“直至故障排除为止”。

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也在这天明确表示,若欧盟对俄实施能源价格上限,“欧洲将直接没有俄罗斯天然气可用”。

对此,《华尔街日报》直接在一篇社论中称,该天然气管道并非“技术故障”,而是带有政治色彩,并称此举将让欧洲的寒冷冬季提前到来。该报还讽刺性地指出,面对“能源胁迫”,欧洲放弃俄气的计划竟然就是更多地依赖俄气,试图提前囤积更多天然气熬过这个冬天。

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德国目前正在从挪威、荷兰和比利时获得天然气,总体天然气储备量约为83%,尚未完成供暖季到来之前的存储目标。

俄罗斯通过“北溪1号”向德国输送的天然气日流量表,自俄乌冲突后逐步限制 图源:《纽约时报》 

除了前述能源市场,朔尔茨还在4日的发布会上谈到了对德国民众进行救济的措施。

朔尔茨承诺,未来计划将国家发放住房补贴的对象从目前的70万人扩大到200万人,同时还将向退休金领取人员与学生分别发放300欧元和200欧元的纾困金。

报道称,这两项内容已经需要德国政府花费约300亿欧元了。在此基础上,朔尔茨还希望削减月收入低于2000欧元人群的社会保障缴费额,并增加儿童津贴。

然而,朔尔茨这份的计划并未得到全方位的认同。德国主要行业游说团体德国工业联合会(BDI)就批评称其存在“重大缺陷”,因为该计划主要面向个人家庭生活,而对同样遭受能源价格飙升之苦的企业所提供的支持太少。

BDI总裁齐格弗里德·鲁斯沃姆就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行业希望政府在当前的危机管理中,更好地考虑到企业的利益和实际需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