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陈卓:印度将在2047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卓】

据彭博社9月2日报道,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GDP统计数据,印度经济在2021年最后一季度超越英国,并在今年第一季度继续扩大领先优势,目前已成为位列美国、中国、日本、德国之后的世界第五大经济体。

而印度国家银行(SBI)也于3日发布报告,宣称按照目前的经济增长率,印度GDP有望在2027年超过德国,并很有可能于2029年超过日本,跻身“世界前三”。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首都新德里于8月15日举行第76个独立日庆祝活动,总理莫迪在红堡发表演说,强调印度将出台政策支持本国电力、防务和数字技术等领域的发展,争取在25年内成为发达国家——用印度商工部官员苏布拉马尼亚姆(Subrahmanyan Chandrasekhar)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话来表述,依照莫迪制定的愿景,“到2047年,印度将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有趣的是,早在7年前的印度独立日庆典上,莫迪就放话到2022年要使印度成为“发达国家”;如今时限已到,71岁的莫迪对先前的承诺闭口不提,将目标往后延了25年。

印度总理莫迪在第76个独立日庆祝活动上发表演讲(资料图/印媒)

不管怎样,印度国内,从企业家到政客再到媒体,此刻都在为印度GDP超过英国而欣喜不已。

经济越增长,贫富差距越大

75年前,英国移交政权时,留给印度的是薄弱的工业基础和惨淡的国民收入(1948-49年,印度人均收入仅246.9卢比)。

1950年至1980年30年间,印度GDP以年均3.5%的速度增长;在接下来20年内,GDP年均增速升至5.5%;2000年至2015年是“黄金增长年”,GDP年均增速高达7.5%;2020年受疫情影响,印度经济遭重创,印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2021财年印度GDP萎缩6.6%,不过2021-2022财年又回升至8.7%。

如今,印度已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摩根士丹利也预计,2022-23年,印度或将成为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其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7%,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22%的份额。

印度GDP在“后疫情时代”能获得如此成绩,得益于其在俄乌冲突和中美竞争中左右逢源、坐收渔利,借机推动自身发展。不过,不可忽视的是,印度仍是世界银行所界定的中低等收入经济体。

换言之,一面是印度经济高歌猛进,另一面则是普通老百姓因贫富差距日益悬殊而叫苦不迭。

近年来,印度已然成为收入和财富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印度国民收入中位数从1981年至2019年间几乎没有增长,这表明尽管印度整体GDP增长可观,但没有带来包容性繁荣。《2022年世界不平等报告》也显示,截至2021年,前10%的印度人拥有国民总收入的57%,而后50%的印度人仅占13%;此外,前10%的群体平均年收入(1166520卢比)是后50%的群体(53610卢比)的20倍以上,且这一趋势还在加剧。

各国日均收入中位数(图源:Our World In Data网站)

印度智库政策研究中心的顾问罗汉·文卡特(Rohan Venkat)表示,印度仍面临诸多贫困问题——这些问题与独立时的情况差不多,只是在不同的参数和规模上有所变化。

就业形势日益严峻

过去几十年,随着外资涌入、贸易发展,以及信息技术等新业态的繁荣,印度也曾通过制造业大量创造就业机会。根据印度经济观察中心(CMIE)数据,2014年莫迪政府上台时,印度失业率为5.4%;2016年1月,失业率跃升8.72%;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失业率曾在2017年7月降至3.3%。

然而,随着全球疫情爆发,印度失业人数2020年4月飙升至历史新高。即使如今印度经济已从疫情中逐渐复苏,但其就业形势依旧非常严峻。近几个月,印度失业率维持在7%-8%之间。

在经济环境如此艰难的情况下,6月14日,印度政府出台“烈火之路”(Agnipath)征兵计划,规定新兵的服役期从之前的17年降为4年,且不再享有原有福利津贴。意料之内,新政策引发大规模抗议,多邦心怀不满的年轻人放火焚烧列车,引发持续的骚乱。

CMIE首席执行官马赫什·维亚斯(Mahesh Vyas)指出,“虽然印度(经济)继续保持向好增长,但这种增长并没有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更重要的是,它没有创造足够多的优质就业机会。”印度只有20%的工作在有固定工资和保障的正规部门,而其余大多数工作并不稳定,且几乎没有福利。

需注意的是,统计数据时,如此高的失业率并未纳入大批“隐性失业”人口。

发展经济学家阿马蒂亚·森认为,隐性失业即“劳动力的边际生产力在一个相当大的范围内为零”。例如,印度农村剩余劳动力就是“隐性失业”的代表。

2020-21年,农业岗位为印提供约45%的就业岗位,但农业占印度GDP比重仅为20%左右。随着印度农业地区生产资料现代化和城市化的加快,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然而,城市非农业部门无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大量剩余劳动力只能转回农村地区,从而导致该部分人口变相失业。

印度劳动人口规模巨大,但如果劳动参与率和质量无法提高,社会资源将无法得到有效整合。换上更直白的表述:对印度来说,也许只有人口,没有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