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游戏研究社:AI骑脸,画师抗议


【文/铂伊西娅】

从去年至今,“AI作画”正在频繁引发人们的关注。似乎每隔很短一段时间,总会有来自不同项目的AI创作在社交媒体上突然乍现、刷屏,用惊艳的色彩和艺术风格引发一波“智械危机迫在眉睫”的大众感慨,然后再回到自己的领域里暗暗发育。

有的时候甚至会引发以假乱真的公共舆论问题

但如今很多人对于它们的存在,已经无法停留于看热闹这么简单了——数月前还有人感慨画师要面对失业危机了,现在这危机似乎已到了眼前。

1

8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举行的一场大型艺术博览会上,主办方将其中一个数字艺术奖项颁给了一组看起来颇为宏大的作品。

该作品名为《太空歌剧院》,熟悉近期诸多作画AI的朋友,不难从中看出典型的AI作画痕迹。而随后获奖者自己的解释,也证实了作品的由来。

根据作者本人的陈述,这幅画原稿是由最近很火的绘画AI Midjourney制作,他则依靠关键词生成了100张,随后经过数周的微调和筛选从中选出了三张、并将他们打印出来,直接寄给了赛事评委。

而上图展示的那张,就是他获奖作品中的其中一幅。

这件事被曝光后,短时间便引发了网友和专业人士的争议,原因不难想象:作者本人不费一笔一墨,就击败了其他花费时间精力的创作者们,并得到了评委的认可,这真的能算艺术家吗?

“有人用AI生成的作品参加了比赛,还拿了第一,这太TM糟糕了”

然而这位作者对舆论也表示不服,坚定自己没错。他声称,作品署名上不仅有他自己,也明明白白地写上了绘画AI Midjourney。他还提醒过官方评委,这系列画作的主体都是以AI作图完成的,但对方依然决定把奖项颁给他。

双方各执一词。网友们抨击成本低下、用AI作画打乱规则的行为,认为这是“试探底线”“开了不好的头”;作者本人则对争议不屑一顾,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理直气壮地表示“艺术界终究要承认AI艺术”。

其实这个赛事并非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奖,赢家获得的奖金也只有300美元,但它所引发的AI作品用途问题,却快速引起了媒体们的争相报道。在所有人当中,职业画师们的紧张更是实实在在无法忽视的。

一个月前,美国《大西洋月刊》记者查理·沃兹在给自己的一篇文章配图时,没有像往常一样从版权网站Getty Images中选取,而是心血来潮地使用了AI Midjourney作画,最终这些内容一起被发表。

文章所使用的画

结果这篇本是抨击极右翼反LGBT+人士的文稿,最引人瞩目的内容竟然成了这些标注着“来自Midjourney”的画。

文章发表第二天,就有不少业界知名的艺术家集体对《大西洋月刊》发表抗议,他们表示震惊和沮丧,认为一个全国性质的报刊杂志,带头使用AI而非付钱给画家来获取,难保其他同行不效仿,结果可能就是原本的客户们纷纷以此借口削减艺术预算。

这种说法看起来很具有冲击力,于是一件原本不起眼的事也迅速引发众人的口诛笔伐。查理·沃兹本人在遭受强烈的抨击后,也连忙发推认错,声称“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为了表示诚意,查理·沃兹特意请教美国知名漫画家马特·博斯来了解其中可能存在的影响,而对方出了这样的解释:

“越来越多的技术被创造,用来做基础工作和为富豪节省成本,但其中的大部分并没有让公众受益……AI技术就是其中之一,它可以帮助一些开发者和技术人员,但对于插画师来说,这是令人沮丧的发展”。

这番话究竟是杞人忧天还是迫在眉睫的问题?使用者的无心之举,却能造成创作者们的忧心忡忡,如此天差地别的反应,正是AI作画正在引发的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