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尼克·奥马莱:中国正经历绿色革命,轮到西方紧张了


【文/尼克·奥马莱 译/观察者网 宁栎】

最近,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降低通胀法案》。全世界的气候活动人士和科学家们都松了一口气。

“这是法律,”拜登强调说,“这项法案是有史以来在气候问题上迈出的最大一步。”

这个一揽子计划是非同寻常的。计划将通过各种措施投入3700亿美元。如果成功,每年将创造60千兆瓦的可再生能源产能,这是去年已经建成的两倍。

《降低通胀法案》被看成拜登政府的重头戏(来源:美联社)

但美国的计划还在纸上,世界有可能忽视了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绿色革命。

在全世界的通常想象中,中国是一台用煤发动的机器。2021年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中国、澳大利亚和印度不同意签署逐步淘汰煤炭使用的承诺。新冠疫情暴发后,中国大幅增加煤炭产量,刺激经济增长。气象观测卫星检测到内蒙古各地的煤矿新增甲烷排放。

多年来,西方反对采取有效气候行动的人,一直拿中国对煤炭的依赖当借口。特朗普在2017年退出《巴黎协定》就是如此。“中国要新建数百座燃煤电厂,”特朗普说,“根据这份协议,美国不能建造工厂,但中国可以。”

但只看到煤雾,就忽视了中国能源增长的更关键事实。如果说美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计划非同寻常,那么中国正在进行的革命确实更令人震惊。去年,美国夸口说新建了约30千兆瓦的可再生能源,但中国可能新建了180千兆瓦。2021年,中国就占全球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新建总量的46%。

最近,彭博社报道称,2022年上半年,中国对大型太阳能项目的投资,总额为410亿美元,同比增长173%,对风能项目的投资达到580亿美元,同比增长107%。

这不是利他主义。中国领导人这么做,是因为希望中国将主导未来的关键行业。

尽管中国还没有结束对煤炭的依赖,但正在采取认真的行动来限制煤炭行业。去年,中国领导人在联合国宣布将停止资助海外火电站。这一消息令世界感到意外,有效削减了全球70%的相关投资。

中国领导人当时宣布,中国将进一步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发展绿色低碳能源,不会在国外建设新的火电项目。中国牵头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中,就没有新的火电投资了。

在从化石能源转向绿色能源的背景下,全球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宣布将在匈牙利新建全球最大的电池制造厂,年电池产能高达100千兆瓦时,投资70亿美元,来供应欧洲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市场。

中国在绿色能源领域的动力,符合中国的利益。

洛伊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麦格雷戈指出,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也重视气候变化的紧迫威胁。最近,四川省各地的工厂,包括太阳能电池板、水泥和尿素的制造商,被迫关闭或减产,原因是干旱导致水电短缺而限电。

由于北方夏季的酷热,中国的河流与欧洲和北美部分地区的河流都断流了。虽然夏天会过去,但未来水资源短缺可能还会持续。

中国西部冰川的消退,导致每年春季中国河流系统的源头水量减少。这种挑战,促使中国启动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即南水北调工程。

但这让西方感到紧张。最近,美国能源部长格兰霍姆和澳大利亚能源部长鲍文和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在悉尼开会。这次会议的背景是俄国进攻乌克兰引发的整个欧洲能源危机,欧洲已经无法离开俄国的天然气。

会议的关键信息是指出中国不仅在可再生能源技术的投入和制造方面占据主导,甚至在其基本要素的生产方面也占据主导,比如用于制造光伏太阳能电池的多晶硅,以及关键原料和锂的加工。

西方领导人担心,就像在化石能源上任由俄国这个能源巨头胁迫,在未来脱碳的世界里就可能被中国压迫。西方不担心中国陷入煤炭依赖,现在转而担心中国将主导可再生能源的未来。

美国能源部长格兰霍姆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声称担心中国会主导可再生能源技术和供应链:“从能源安全的角度来看,拥有相同价值观的国家必须发展自己的供应链,这不仅是为了气候问题,而且是为了我们自己的能源安全。”

国际能源署长比罗尔表示,世界上80%的太阳能电池由中国生产,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达到95%左右。“整个世界依赖一个国家提供我们都依赖的技术,这需要从能源安全的角度考虑问题,”他还表示,“中国一省的产量占全球产量的40%左右,两家工厂产量占全球20%左右。如果发生火灾怎么办?”

这里没有明说的是,中国的供应链出问题不一定是火灾。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所长寺泽达也提出,当一艘中国渔船与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冲突后,日本从中国进口稀土遇到困难,日本制造电池和风力发电机所需的关键矿物和稀土来源突然中断了。

“老实说,我们不知道我们如此依赖中国的稀土,”寺泽达也说,“禁运几乎使整个工业活动瘫痪,稀土价格迅速飙升。”

美澳能源部长悉尼会议结束大约两周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跑去台湾。不出所料,这冲击了中美关系。中国的回应措施之一是宣布将停止与美国的气候谈判。

多年来,美中气候合作一直是严肃而重要的。如果没有美国气候特使克里和中国代表解振华之间的会谈,就不会有《巴黎协定》。

中国和美国能够将气候问题与两国间日益加剧的竞争区分开来,这很重要。整个世界紧张地关注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

绿色和平组织驻中国的高级全球政策顾问李硕表示,中国做出的关键贡献有两点:不仅在于其中国投入的绿色技术减少了数十亿吨温室气体排放,还成功地降低了全球绿色技术的成本。世界其他国家出于地缘政治考虑而建立自己的供应链,但他怀疑,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世界能否实现脱碳目标。

(本文发表于2022年8月20日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