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中亚基建发展,问题出在哪,该怎么搞?


【文/德米特里·克里茨基、费多尔·阿尔扎耶夫、弗拉迪斯拉夫·安德鲁欣、安东·科蒂克,译/上海外国语学院硕士研究生 夏青】

当前,中亚迫切需要强有力的经济增长动力以缓解社会问题,尤其是贫困问题。中亚的独特地理位置不仅为促进本地区的发展提供许多机遇,而且符合俄罗斯和中国作为中亚博弈中主要参与国的利益。

截至2022年,中亚与世界经济基础设施以及货币金融基础设施的融合程度较低,这不仅极大地限制了中亚在物流和高科技领域的发展,也成为中亚社会问题长期存在的原因。中亚找不到打破贫困问题恶性循环的驱动力,尤其是解决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贫困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缓解了吉尔吉斯斯坦的贫困问题。)

中亚地区投资吸引力低的部分原因在于中亚尚未融入亚洲的货币金融体系,更别说融入全球金融体系了。从更广泛层面而言,原因还在于有些中亚国家的主权信用评级低、投资风险高、在国际组织中的地位低,还包括土库曼斯坦的封闭型经济。目前,亚洲拥有世界上非常发达的金融机构,中国、韩国、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企业不仅在为自己的产品积极地开拓市场,也在中亚寻找投资机会。中亚地区的投资需求很大,但该地区能供应的东西仍然很有限。

“危机时期的中亚基础设施发展问题”,本文截图来自全球事务中的俄罗斯

除了上述外部因素以外,中亚投资吸引力低还与中亚内部固有的一系列风险有关,比如政治不稳定、因贫困和毗邻阿富汗所导致的犯罪问题、易受外部危机影响、中亚公共机构与西方及亚洲伙伴国的机构存在多方面不适配的问题。

更何况,中亚地区无法置身于新的地缘政治局势之外,该地区面临着反俄制裁带来的经济动荡风险、俄罗斯减少投资、货币风险、次级制裁、新市场准入壁垒增多等许多其他问题。

需要注意的是,中亚在国际贸易领域面临的情况也不乐观——中亚国家愿意出口更多的商品,却没有与发达国家竞争的能力。犯罪率高、安全问题和贫困问题是中亚地区重要的社会风险因素,其中贫困还带来了一系列负面影响,成为中亚社会的系统性问题。总体而言,这些问题是由中亚地区内部滋生而来的——教育水平低导致的劳动力素质低,从而使其产品的竞争力低下,随后引起失业率高、生活质量低、城市化水平低和经济低技术。

通过国际合作和优化投资与贸易的方式可以解决这些社会问题的恶性循环,从而提高中亚国家的发展潜力。融入全球基础设施项目是促进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其中的两个大项目就是中国基础设施投资的大型项目“一带一路”和多式联运的“国际南北运输走廊”。这两大项目的实施对许多行业产生了协同效应,能够促进沿线国家社会的稳定和正常化。在中亚地区有一个平衡机制发挥着明显的作用,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受到俄罗斯和印度的牵制:双方都打算将中亚纳入自己的地缘政治势力范围。

同时,这两个项目将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中亚地区的发展,因为中亚现有的基础设施还无法提供足够运力。不仅是中亚国家,如果涉及国际南北运输走廊,伊朗和俄罗斯的运力也不足。在这两个倡议的框架下,欧亚部分的运输走廊将对中亚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积极影响。

先来看看“一带一路”对中亚国家的影响。根据一般均衡模型,“一带一路”陆运的全面实施将使中亚国家的贸易额增加1.9%,中亚区域内部贸易额增加35%,国外直接投资流增加7.3%,GDP增加0.13%。同时,“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将使中亚的贫困率下降1.1%。中亚社会的系统性贫困模式表明,工业化程度低是该地区持续贫困的关键原因之一。

“一带一路”是一个带动沿线国家协同发展的项目,将提高中亚国家在以下行业的产出:建筑业——增加16.2%,机械工程——18.8%,冶金业——15.8%,轻工业——13.5%,食品工业——17.1%,农业——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