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伊丽莎白·布劳:瑞典左翼为何失败?学美国选举泼脏水弄巧成拙


【文/伊丽莎白·布劳,译/观察者网 郭涵】

瑞典的左翼政党——社民党、绿党与左翼党,通常并不仰慕或者模仿美国政治的套路。但在瑞典议会9月11日举行的选举前夕,社民党与绿党持续给中右翼对手贴上“棕色”(“brown”)的标签,这种负面抹黑式的竞选策略,却与美国政坛所上演的如出一辙。那些最擅长抹黑的美国政客看到了,怕是也要自叹不如。

每一个瑞典的小学生都在课堂上了解过纳粹德国,他们知道“棕色”这个词与纳粹主义的关系(纳粹党最初的武装团体“冲锋队”,也被叫做“褐衫队”)。这种泼脏水的策略几乎成功了。事实上,左翼党煽动对法西斯主义者的恐慌叙事,反而帮助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取得惊人大胜——将近21%的得票率,一跃成为瑞典第二大党——顺便给中右翼联盟送去意想不到的胜利。

瑞典议会选举各主要政党得票率,红色字体属于前执政的“红绿联盟”,蓝色字体的政党属于“蓝棕联盟”

“我挡在蓝棕阵营(指由瑞典民主党、瑞典温和党、瑞典自由党、瑞典基督教民主党组成的中右翼政党联盟,2006年至2014年联合执政,创下瑞典中右翼联盟一个世纪以来的执政纪录——观察者网注)通往权力的道路中间。”瑞典绿党联合主席兼发言人玛塔·斯泰内维,本月在采访中说道。在整个选举期间,她频繁地用“蓝棕阵营”来指代在野的中右翼政党。其他绿党、社民党成员也爱用这个词。即将卸任的瑞典首相安德森,当初以社民党领袖身份参选。年初与芬兰总统尼尼斯托讨论两国加入北约的问题时,安德森尽可能地表现出政治家的风度。可她却抓住一切机会,用“蓝棕阵营”来贬低每一个政治光谱上偏右的政党。

这些政党当中,瑞典民主党被一些人视为“极右翼”(也就是“棕色”)。然而该党的头号主张是降低瑞典接收的外来移民,他们自视为务实主义者。确实,如果回顾瑞典民主党过去12年来的崛起,在同一时期,即便是他们的对手社民党,处理移民问题的态度也转向更加严厉。

被“蓝棕阵营”这个标签一并抹黑的其它政党,包括了信奉自由市场的保守派(温和党),自由市场派(自由党),以及基督教民主党(他们的政党标志都是蓝色)。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三个党都愿意与瑞典民主党合作。社民党与绿党觉察到这个好机会,将多个对手一股脑打成“法西斯主义者”。我在许多自由民主的国家生活过,从未见过有政党集团,如此孜孜不倦地通过言语修辞给对手泼脏水。

人们会觉得,鉴于瑞典当下面临的严峻挑战,执政的社民党(绿党在去年11月退出了执政联盟)应该尽最大努力说服选民,如果再给他们一届任期,他们将拿出圆满的解决方案。瑞典亟待处理的问题包括:自2013年以来,枪支暴力犯罪问题持续恶化,与欧洲其它地方的趋势格格不入;比如,在人口将近3.8万人的小城卡尔玛,今年已经有三人死于枪击。这些暴力犯罪发生在警方认定的61个移民聚集区,大多源于帮派互斗,但也频繁伤及孩童在内的无辜路人。此外还有能源危机,气候变化问题,瑞典的学校与医保体系等领域也需要关注。

直到选举出结果的当晚11点,社民党与绿党的负面竞选行动似乎奏效了。他们与左翼党还有(曾经持中右翼立场的)中间党一道,看似即将战胜由温和党领袖乌尔夫·克里斯特松领导的中右翼阵营。但天平很快被打破。到本周三晚上,所有计票几乎完成后,克里斯特松的中右翼阵营赢下议会349席中的176席,而安德森领导的红绿阵营只赢得173席。虽然差距微弱,但对中右翼来说依然是场胜利,而且来的出人意料。

瑞典民主党主席伊米·奥克松(左三)在庆祝选举胜利

当地时间周三晚上,安德森承认败选,克里斯特松将准备组建政府。尚不清楚瑞典民主党会获得多少政府职位,甚至能不能分到职位。就算该党成员最终没有人入阁,他们在议会依然能发挥关键作用。毕竟,这个过去上不了台面,直到2010年才进入议会的小党,如今一跃成为瑞典第二大党。

瑞典中右翼的获胜是一个征兆,即美国式的负面抹黑选举策略,不再是掩盖政策主张匮乏的万灵药。是的,“蓝棕阵营”的标签看上去削弱了温和党,他们的得票率为19.1%,相比2018年下降了0.7个百分点。基督教民主党本轮得票5.3%,也降了1个百分点。但最主要的打击对象,瑞典民主党,却毫发无伤。事实上,他们才是这次选举最明显的赢家,以20.5%的得票率(上升3个百分点)站到全国第二大党的位置。

尽管遭受言语攻击,且被外界预测今年选举将走进“死胡同”,支持自由市场的瑞典自由党,却在果断有力的临时领导人约翰·佩尔松带领下,依然拿下了4.6%的票数(较之前仅下降0.9个百分点。由于选前民调过于糟糕,该党原本被认为不可能达到进入议会的4%得票门槛)。

与此同时时,安德森的执政联盟中,左翼党与中间党却遭遇惨败,得票均为6.7%,分别下降了1.3与1.9个百分点。事实上,许多过去投给社民党与中间党的选民,近年来都转而支持瑞典民主党。中间党的情况尤为严重。这次选举显示,在中间党的基本盘——农村郊区选民眼中,该党高层政客无法代表他们,而是更在乎与大城市的精英眉来眼去。

必须承认,社民党与绿党打“法西斯牌”,并非决定这场选举的唯一因素。不同政党在如何解决枪支暴力的泛滥,修补教育体系漏洞,应对气候挑战与能源危机等问题上,各有不同主张。尤其是基督教民主党,作为“三蓝”阵营的先锋,在应对帮派火并、降低医保等待时间,以及瑞典发展核能等议题上,提出了新颖的观点。中间党与自由党可以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完善。

面对这种竞争,社民党政策主张的贫乏暴露无遗。他们最响亮的承诺,是号称要“掘地三尺”,全力以赴打击有组织犯罪。那人们自然要问,社民党过去8年执政时在干什么,为什么当时没做到这一点。

克里斯特松不愿意得罪现成的选民,所以对于提出新主张比较谨慎。这让他在政策讨论中,显得平平无奇。但这位一辈子信奉自由市场的自由派,一定不会是法西斯主义者。

瑞典中右翼政党联盟领袖克里斯特松预计将成为下一任首相

现在,胜利被拱手送到了克里斯特松眼前。周三当晚,他承诺新组建的政府,将迅速着手解决瑞典面对的挑战。温和党秘书长则把加入北约、应对枪支暴力与能源危机列为优先议题。社民党在瑞典执政了太久,以至于他们似乎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权力。相比之下,本次选举的赢家,显然会以更谦卑的态度去运用来自民众的授权。

如果当初我能为社民党的选举出谋划策,我会这样告诉他们:向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学点东西。他经常把“希望”这个词挂在嘴边,而你们却试图用唤醒一个“法西斯幽灵”来恐吓选民。最终,绝大多数瑞典人的票,投给了真正为国家提供政策解决方案的政党。

【本文原刊于9月15日《外交政策》(杂志)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